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頓時,金色大網收攏,更有一股絕強的力量沖入了那六人之中,將他們體內的力量禁封了起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直到這六人被拉扯到李瀟身前時,這六人宛若廢人一般,體內提不起半點力量,更別提反抗了。

「魔族二壇,天族六翼王爵一脈,呵……」李瀟輕蔑一笑,道:「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罷了。」

「你殺了我們,我魔族二壇不會放過你!」

「我乃天族六翼王爵一脈,你若殺我,莫說是你,連你所在的宗派,都要被覆滅!」

……

這六人眼中帶著恐懼,大喝連連,希望能震懾住李瀟。

然而,李瀟一句話都沒說,手掌成刀,手起刀落,將這六人全部擊殺。

「本皇當年從橫八荒時,二壇算什麼,六翼王爵一脈又是什麼東西,統統要給本皇下跪行禮。」李瀟輕語:「幾個後輩,也敢在本皇面前如此囂張無禮,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說罷,李瀟轉身,便準備去荒城區和楚項等人匯合。

但就在此刻,遠處傳來了幾道長嘯之聲。

「李瀟!我等來救你了!」

「老大!我們來了!」

……

只見遠處,無風,酒徒,長空等人急速衝來。

在他們的頭頂,三張聖人法旨散發著恐怖的威壓,震得虛空都在扭曲。

很顯然,他們借到了聖人法旨,想要回來救下李瀟。

然而,當他們臨近,看到安然無事的李瀟時,一時間神色頓時古怪了起來。

「老大……那六道聖人法旨呢?」

「你沒事?法旨呢?」

……

這一刻,眾人來到了李瀟的身邊,十分好奇。

楚項更是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李瀟,皺眉道:「沒受傷……不可能啊……」

李瀟聞言,差點沒被氣炸,一拳扣在了楚項的腦門上,沒好氣的說道:「你就那麼希望我受傷?是不是我被聖人法旨鎮壓了,你才開心?」

「沒沒沒……我不是這個意思。」楚項尷尬,急忙搖頭。

「法旨呢?難道被荒靈界的法則驅逐出去了?」長空問道,也是一臉疑惑。

而就在此刻,酒徒的神色突然一凝,扯了一把長空的衣角,指著不遠處的一片正在慢慢消散的光雨,嘀咕道:「那……是不是聖人法旨留下的碎片?」

「嗯?」長空皺眉,隨即看去。

當他看到那一片慢慢消散的光雨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靠!?聖人法旨崩碎了!?」

「你可別告訴我,那六道聖人法旨被你擊碎了……」

……

眾人神色古怪,眼中更是閃爍著驚駭之意。

李瀟卻很淡定,微笑著點了點頭,道:「嗯。」

「不可能吧!?法相七重,擊碎聖人法旨!?」

「這……我不信!」

……

一群人使勁的搖頭,更是嚷嚷著不信。

然而,當他們看到李瀟那淡然的神色后,卻突然發現,這一切似乎是真的……

「都淡定點,又不是聖人親臨,不過是擊碎了幾道聖人法旨罷了,瞧把你們給嚇的。」李瀟笑道:「走,去荒城區逛逛。」

「我真是遇到妖孽了!」

「不枉此行,讓我看到了一個怪物!」

……

長空等人心裡腹誹,看向李瀟時的眼神都變了。

在他們眼中,李瀟簡直就是一個變丨態,實力完全不能用常人的眼光來看待!

甚至這幾人心裡默默的在估量,估量自己和李瀟之間的實力差距。

最終,無風等人臉色越來越黑,只因他們感覺到,若是自己和李瀟開戰的話,哪怕他們有著境界優勢,但勝率……幾乎為零……

「在東嶺,我也算是一代天驕了,同代之人,少有人是我的對手……但這小子……我竟然連半分勝算都沒,這他嗎的,是我太弱,還是這世道太瘋狂了?」

諸天地球大融合 「小僧……小僧終於明白了師父的那句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

一群人一路前進,一路上誰都沒說話。

不過,他們的目光,經常落在李瀟身上,那眼神,是越來越古怪,甚至出現了一絲忌憚之意。

「前面就是荒城區了嗎?」

沒過多久,李瀟便看到前方的大地上,出現了一座巨城的輪廓,宛若一頭洪荒巨獸匍匐在大地之上。

一股磅礴的氣息從那巨城中散發,更有一股荒古的氣息瀰漫。

「嗯,那就是荒城區——荒城。」酒徒點頭道。

第四章到了!今天就到這裡啦,明天見!各位,請用手中的推薦票羞辱我一下……請盡情的羞辱!

(本章完) 史冊上,也只是寥寥幾筆帶過。

無外乎是國師是仙人,用了仙法,拯救歐陽皇室於水火這種鬼話。

其實不過是那個國師偷竊了氣運,保護了歐陽皇室的延續。

陣法初成之時,需要獻祭的生命無法估量,還有什麼,比戰爭死的人更多?

那場叛亂后,凡是跟叛亂者有丁點關係的,可都被殺了。

再加上這三十年來,每月都需要人命獻祭,到底死了多少人,恐怕無法計量。

路瑾後退了幾步,避免沾染上那些怨氣。

路瑾睨著那源源不斷冒出來的黑霧,聲音冷冷:「玄音就當是見面禮了,我會帶來歐陽皇室的人來祭奠你們,只希望到時候各位都自覺點滾蛋。」

那些被獻祭的人心中帶著怨氣,死後形成了怨靈一般的存在,全部都聚集在洞窟之中。

他們依靠著洞窟中的強大氣運存活,慢慢的,也污染了氣運。

路瑾肯給她們做交易,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他們離開了洞窟就會消散,但是她同樣需要洞裡面的東西。

交易達成,路瑾離去。

歐陽皇室經過那場叛亂之後,已經死的差不多了。

再加上這任皇帝也是個疑心病重,心狠手辣的主,歐陽皇室已經凋零。

隱婚嬌妻:總裁心動百分百 醫道版玄幻 能消散那些怨靈心中的恨意,路瑾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歐陽皇帝是最佳人選。

現如今的朝野上,除了皇帝,還有幾大世家手握實權,不容小覷。

但是這些人都是老狐狸,各自守著各自的地盤,誰也不做那個出頭鳥,低調的恨不得讓所有人都忘記他們。

畢竟誰都了解皇帝是個什麼鬼畜性格。

若是皇帝死了,那必定是幾大世家把持朝政,剩下歐陽皇室的那些子弟,也只有被人當傀儡的份——智商不夠玩宮斗。

歐陽皇朝的滅忙,應該能消散他們的怨氣了吧?

路瑾一路找到皇帝的寢宮,正巧碰到皇帝在和以為嬪妃做著深夜運動。

路瑾:……

路瑾站在暗處,聽著床搖晃的聲音,還有時不時傳到耳中的曖昧叫聲,腦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徐清風的樣子。

瘦不拉幾的,肯定不行!

歐陽皇帝俊朗的臉上帶著笑,一雙狹長的雙眼卻異常清明。

結束戰鬥后,他沒有一絲留戀就抽身離開。

「出去。」

原本還眼睛迷離的妃子,聽到他的話后,瞬間清醒,連忙從床上爬下來,快速穿好衣服后,行禮離開。

她動作迅速的很,看來對這種完事就拆橋沒少經歷。

長得挺好看的,怎麼就是個提起褲子不認人的呢!

不過,還是沒有徐清風那個小崽子長得精緻。

徐清風是那種從頭髮絲精緻到腳底板,被老天偏愛的男孩子,看一眼驚艷一次,找不到缺點的人。

歐陽皇帝不一樣,他面容雖然俊朗的不多見,但是那一雙陰寒幽深的眼,就給他平添了幾分陰邪氣息。

「女國陛下這麼晚來找孤,是深閨寂寞嗎?」男人衣袍敞開,露出前面大片胸膛。

路瑾走出來,空氣中還殘留著淡淡的麝香味。 路瑾聳了聳鼻子,琉璃似的眸子帶著嫌惡。

男人在少女走出來眸中閃過一瞬間的驚艷后,而後眼中恢復正常,戲謔的問:「南宮絨,你大半夜私闖孤的寢宮,要是讓別人看見,那孤還要不要清白了。」

「不會有人看見的。」等我殺了你,他們就不會關注你還有沒有清白,怎麼樣?怕不怕?

男人依舊斜靠在龍床上,沒有絲毫要起身的打算。

他玩味的說:「看來是早有準備……女皇陛下看來真的是想跟孤來個深夜幽會。」他忽然起身,變魔術一樣,從身後拿出一朵開的鮮艷欲滴的花,「女皇這麼愛慕孤,孤也不能傷了美人芳心,送給你,喜歡嗎?」

路瑾面無表情:「你喜歡嗎?」王八蛋膽敢調戲我!

我可是你爸爸!

歐陽皇帝不明所以,但還是點點頭:「當然喜歡,就如同孤第一眼見到女皇陛下,就被深深吸引了一樣。」

「喜歡就好。」路瑾用手帕接過,繼續說:「我爭取保存到明年你忌日的時候,讓人放在你墳頭。」

歐陽皇帝的臉色,「唰」的陰沉下去了。

「南宮絨,孤這皇宮可不是你說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路瑾想笑。

你怕是不知道,我剛才不僅來過一次,還搞死了你的國師。

牛不牛逼!

路瑾看智障一樣看了歐陽皇帝一樣:「我可以給你個交代遺言的機會。」反正我也不會幫你傳達的。

「年紀不大,口氣到不小。」

路瑾怒了。

槽!

你踏馬再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誰有口氣!

直率不做作的路瑾,直接掄起拳頭就朝男人的臉上揮。

歐陽皇帝並不把小姑娘這點力氣看在眼裡,他自己的武功就不低,所以才這麼有恃無恐的調笑。

結果——他悲劇了。

小姑娘拳頭掄過來的時候,他準備躲,結果身體就像被什麼東西束縛了一樣,只能承受著。

原本以為沒多大的力氣,沒想到看著軟綿綿的,到他身上,卻如同釘子刺進肉里一般的疼。

等他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后,已經為時已晚,只能頂著「豬頭」,雙眼冒著怒火,恨不得殺了路瑾。

「南宮絨!」

路瑾掏了掏耳朵,「其實,這個形象……很好。」

就是有點對不起豬。

歐陽皇帝突然嗤笑:「我認識你。」

咋滴,打感情牌啊!

「認識本皇的人多了去了,歐陽皇帝確實有點排不上號。」

「不!」男人搖頭,「我認識的不是現在的你……」他說著,自己眼中都出現了迷茫,不過很快又恢復清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