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顏愛蘿疑惑的看着她,等着她說。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胡菲菲又看看左右,掙扎了一下,才說道:“我知道江杉曾經跟你在一起過。而在那段時間,蘇繡其實跟過別人,而且,還睡了。”

蘇繡一直跟江杉說,她爲他付出了很多很多,一直在等着他。可其實,在江杉爲了報仇去騙顏愛蘿的那段時間,她去做了別的事情。

“當時蘇繡跟我說,她是爲了幫江杉拉關係,纔去跟人做交易。但現在想想,可能也不光是因爲這樣。在她跟人交易後,我見她買過一些很名貴的東西。”

如果只是爲了江杉去跟人做交易,就肯定不會再收錢。可她很明顯是收了錢,還收了不少。

這性質可就不一樣了。

胡菲菲以前不是沒有察覺到這些,但那時候她自動爲蘇繡做了解釋,之後也沒再提這些。

而這些事也很隱蔽,蘇繡更沒再提過。

顏愛蘿也很詫異。

她之前看蘇繡的樣子,還以爲她是對江杉一心一意的。誰知道,竟也會做出背叛的事。

而且,在江杉來騙顏愛蘿的那段時間,確實沒辦法給蘇繡一些生活上的保障。難道她就是爲了這些,去做毫無道德底線的事?

或者是,覺得江杉未必成功,所以才廣撒網,爲自己尋求更多的出路。

不管是哪一種想法,都只能說明,她對江杉的感情絕對沒有她說的那麼堅不可摧。

而這一切,江杉很明顯不知道。不管之前對蘇繡多麼生氣,但他可從沒有懷疑過蘇繡對他的感情。

顏愛蘿嗤笑一聲,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江杉自認爲聰明,以爲能把別人的感情玩弄於股掌之間,可到底,也被騙了。

這也算報應了!

她唏噓一陣,接着看胡菲菲一臉黯然,又問道:“這些事,你有證據嗎?”

胡菲菲搖頭:“沒有。我也沒想過用這些事來威脅她。而且,她做的隱蔽,我也只知道一點,具體的情況不太清楚。”

沒有證據,也做不了什麼,更打擊不到江杉。

“哦,對了。”胡菲菲又猛然想起一件事:“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爲蘇繡當時被一個人騙了。那人其實沒多少錢,卻爲了追求蘇繡假裝有錢人,騙了她。

後來蘇繡察覺,就把那人給甩了。不過,她還是花了那個人的錢。那個人不甘心來跟她吵的時候,正好被我撞見。”

她說着說着,臉色也有些怪異。

想必當時的場面不好看,她那時也很震驚,還跟蘇繡吵過幾句。只是那時候倆人感情好,蘇繡又會哄人,跟她說了很多自己的苦衷,她就又信了。

她說完後,又看向顏愛蘿:“你打算用這些對付她嗎?”

雖然是她說出來的,但她掙扎猶豫了這麼久,其實也很矛盾。

想到這麼窘迫的過去在訂婚宴上被人當場揭穿,一定會是很痛苦的事。這麼一想,她更後悔說出來,所以看着顏愛蘿的時候,都有點期盼她說不會。

而顏愛蘿也搖頭:“沒有證據,要去收集證據會很麻煩。而且,我覺得蘇繡以後會成爲江杉的一個拖累,我希望他們倆暫時能好好的在一塊。”

名門佳媳 蘇繡愛慕虛榮嫌貧愛富,雖然有心機,但在真正有謀算的人面前完全不夠看。這樣的人,絕不會給江杉帶來任何良好的助力,反而會壞事。

所以,讓他們倆在一起,對她的復仇計劃也更有利。

胡菲菲猛然鬆了一口氣,覺得這樣也挺好的。

顏愛蘿看着她笑了笑,突然明白蘇繡爲什麼選了她做朋友,還對她這麼信任。

這人道德底線比較高,不會做很多卑鄙無恥的事。而且,就算決裂了,也不會狗急跳牆反咬回來。

重要的是,她還很有義氣,朋友拜託的事都會積極的完成。把朋友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來做,有時候比人家當事人還要着急。

這樣的老好人,做拿來坑的朋友,最合適不過了。

顏愛蘿拍拍她的肩膀,嘆氣道:“你活到這麼大,真不容易。”竟然沒被人坑死。

胡菲菲:“……”啥意思?這是嘲諷她?

但是顏愛蘿自覺自己也沒好到哪兒去,也沒再解釋,跟她說了明天會去接她,就先走了。

明天去訂婚宴,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能破壞訂婚宴的舉行,這也是她選擇不拆穿蘇繡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比起讓他們倆決裂,或者是打倒江杉,她更想把爸爸救出來。而陷害爸爸的人,肯定就在明天的賓客中。

明天是她能光明正大出現,且這些人最集中的時刻。所以,一切都要順利進行纔好。 江杉跟蘇繡的訂婚宴準備的很順利,邀請的客人基本上都會到,他想結交的那幾個人也給了面子。

而佈置方面,大部分都是按照蘇繡的要求來的。

她喜歡奢華上檔次,要的都是最好的。

而江杉這次爲了跟人結交,也儘量用好的,以免讓人看着不夠規格。所以,訂婚宴花的錢,早就超過了預期的數額。

如果能達到本來想要的效果,花這麼多錢,倒是也值得。

而蘇繡這時候也很滿意,還在看新做的裙子。那裙子花了很多錢請國外的設計師製作,上面鑲嵌了很多水晶,晚上穿,特別的閃亮。

這是她最滿意的一件裙子,所以一直很愛惜。配上她剛買的珠寶,到時候一定會驚豔全場。

江杉在整理賓客名單的時候,看到兩個陌生的名字,還有點奇怪:“麗麗,這兩個是誰,怎麼沒見過?”

蘇繡過來看了一眼,平靜的笑道:“那是我以前的朋友,你不認識的。”

其實,那兩個名字是給顏愛蘿留的。

怕江杉看到了會反對,所以她纔給改了名字。

她就是要顏愛蘿突然出現,然後把這個失敗者奚落一番。在她最美的時刻,當然要有個失敗者做襯托,這樣才更能顯出她的魅力和成功。

江杉覺得有點奇怪,又看看那兩個名字,依然很陌生:“咱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什麼事都跟我說,怎麼還有我不認識的朋友?”

而且,他記性很好,蘇繡又喜歡說話,他完全不記得有這麼兩個人。

蘇繡怕他懷疑,過來坐在他身邊,摟着他的胳膊笑道:“女生當然要有點自己的小祕密了,哪能什麼都告訴你?”

這倒是。他也有自己的祕密,有些朋友是蘇繡不知道的。

江杉還以爲是自己忽略她的時候她交的朋友,也就沒再追問,只是又看看名單,發現沒有胡菲菲。

他雖然不喜歡胡菲菲,一直覺得這人是在佔蘇繡便宜,但卻奇怪她怎麼不在名單上。

蘇繡依然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菲菲家裏出了點事,不能過來了。哎,我前段時間還給她轉了二十萬,希望能幫上忙。”

錢的問題,江杉知道,也沒追問。

只是更覺得胡菲菲是在騙蘇繡,從她這裏佔便宜。

“那二十萬本來是給你零花的,你卻都給了胡菲菲,你對人好也要有個度,知道嗎?別被人騙了還幫人數錢。”

“知道啦。”蘇繡靠在他懷裏撒嬌:“杉哥,我就知道,只有你對我最好了。以後,我都聽你的。”

江杉看着她小女兒嬌嗔的樣子,伸手摸摸她的臉,笑的一臉寵溺。

不知怎麼回事,腦海裏卻突然出現了顏愛蘿的影像。

她被他騙着轉了股權的時候,也是那麼單純的笑着:“反正早晚都是我們倆的,我不能看着你被公司裏那些人欺負。我的就是你的,分什麼彼此?”

那時候,他剛進啓澤沒有話語權,自然會被人奚落,說是吃軟飯的。

顏愛蘿知道後,還來安慰他,又去找了顏志豪幫他換了有實權的位置。

後來,就在他的哄騙下,瞞着父母把股權也轉給他了。

顏愛蘿果然是個蠢材。

他只是幾句話,用幾個小玩意,就把她騙的團團轉。

呵,蠢材!

江杉意識到自己又想起那個女人,眼神變得冷冽,接着嘲諷的笑了笑。

她那麼狠毒,還一心追着鬱子宸那個金主跑,現在被甩了,下場一定很悽慘。

如果可以,他真想看看,她現在是不是後悔了。

他們顏家一脈相承,都一樣的狠毒,果然都不該有好下場。

蘇繡看出他在走神,眼裏快速閃過恨意。

她知道江杉有時候還是會想起顏愛蘿,雖然每次想起來都是恨,但能想起來就說明還沒忘了那個女人。

對此,她毫無辦法,也不能在他面前抱怨。

所以,她纔會想讓顏愛蘿來參加訂婚宴,讓江杉看看她現在的醜態,讓他知道那個女人不值得。

男人對一個女人念念不忘,是因爲他們心裏留着的是對這個女人最美好的回憶。

可要是把這些美好的回憶破壞掉,這女人在這男人心裏,可就沒什麼好印象了。她要的就是這樣。

蘇繡這麼想着,突然往上探身子,主動吻住江杉,接着還不滿的說:“杉哥,我在你身邊,你還想別人啊?”

說着,還在他身上蹭了蹭。

江杉最是經不起這種撩撥,很快就把她壓在沙發上。

蘇繡的手機在這期間響了幾聲,接連收到了一些信息。因爲太吵,她抽空看了一眼,眼神微變,接着就把手機關了。

那種人,還想威脅她?做夢。

顏愛蘿這邊,休息了一晚上,週六當天早上還是要去公司一趟。

他們是自己創業,也不可能真的雙休,而且,顧客也不會在週六休息。所以,網店那邊,週末也依然上班。

順便還帶着向小妹,把她交給過來報告的向陽。

向陽出差幾天,一直擔心妹妹,儘快把事情處理好,就趕緊回來了。

昨晚因爲車到的太晚,也不好來接人,在家裏睡了一覺,才趕緊來公司。

妹妹是他從小帶到大的,感情一直很深厚,也極少會分開這麼多天。本以爲好幾天不見,妹妹會很想念他,還會對他撒撒嬌什麼的。

結果一過來,就見妹妹好像還胖了一點,精神看着也很好。她正一邊抱着個娃娃,一邊趴在桌上寫作業。

寫一會,還對着顏愛蘿的方向看看,然後笑的很傻很甜。

他妹妹防備心很重,從不會對不熟悉的人露出這樣的笑。除了他這個大哥,他還從沒見妹妹對誰這麼親暱。

誰能告訴他,這才幾天,他怎麼有種妹妹被人拐走的感覺?

向陽覺得心裏怪怪的,拿着給妹妹的禮物走進來,叫了一聲。

向小妹一聽他的聲音,立刻撲過來,但還是沒捨得手裏的娃娃。接着,轉頭喊道:“顏姐姐,你看,我哥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騙我,說他今天回來,就真的過來了。”

聽這說話的語氣,好像顏小姐纔是她親姐姐,他這個哥哥是撿來的。

向陽覺得心裏酸溜溜的,他妹妹被人拐走了,怎麼辦? 向陽酸溜溜的把事情報告完,就想帶着妹妹趕緊回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