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顯而易見的,這所謂的明月花船,應該就是那羣紅衣武者的據點之一。

2021 年 11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從目前的情況看,只是正常的請朝奉鑑寶,所需鑑定之物,也大多是一些正常的器具,並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陳少君卻始終認爲,這羣紅衣武者所行之事,絕不會那麼簡單。

“或許,只是我多疑了?”

陳少君皺了皺眉頭,目光終於落在了這三件寶物之上。

一個茶壺器具,一個生滿銅鏽的罐頭,還有一個青銅簋。

靈眼術掃過。

沖天的煞氣,就撲面而來。

猩紅一片,攪動風雲。

其中那生滿銅鏽的罐頭之上,更是飄着一朵血雲,而在那青銅簋之上,則似是有無數只細小的蟲子,在其中盤踞着,要擇人而噬。

“那茶壺器具,最爲簡單,凝聚的煞氣雖重,但也不過百縷,勉強形成了煞氣蓋頂之勢。

但另外兩個,一個飄着一朵血雲,一個則是形成了無數只細小的蟲子,顯然都不是常物,鑑定起來,也更爲費神一些。”

陳少君很快做出了判斷。

也就是他如今神望之術圓滿,精神充沛溢滿,不然面對這兩件寶物,還真十分棘手,至少也要多多琢磨一番,纔敢下手。

接下來,就十分簡單了。

直接鑑寶就是。

陳少君首先,自然是從最爲簡單的茶壺器具開始。

根本無需點燭燒香。

靈眼探查之下,這件茶壺有無危險,他已經瞭然於胸。

神望之術施展。

精神力彌散,好似泰山壓頂一般,直接往茶壺上蓋壓而去。

滋滋滋……

煞氣被劇烈消磨,只是轉眼間,就消散一空,不復存在。

如今的他,精神力太強了,鑑定這樣普通的煞氣蓋頂之物,當真如降維打擊一般,根本不用耗費多大的力氣,就能夠將煞氣清洗乾淨。

如此,鑑寶完成。

通靈寶鑑探出,茶壺器具,在寶鑑之上浮現。

追根尋源。

這茶壺,本身材質倒也普通,唯一的優點,就是出自名匠之手,外形稍顯精巧,被一個書院老師買下之後,常年就在書院湖邊,一個百年棗樹之下,被用來泡茶招待親朋。

那百年棗樹,自有一些靈性,泡茶的茶水,也多是取自百年棗樹的露水,久而久之,茶壺就多了一種獨特的棗香氣息。

十餘年後,書院老師靜極思動,打算出仕某一官身,卻在上任的路上,遭遇了山匪,茶壺也由此旁落。

幾經週轉,落在了一個商行之中,商行隨即將茶壺運送往盛京城,參與珍寶會,誰料一羣紅衣武者出現,將商行洗劫一空。

……

“這羣紅衣武者,與我之前看到的,並不是一撥人。”

陳少君微微一怔。

之前,他所見到的紅衣武者,正是那章管事所帶領的一羣人,總數大概在三十位左右,一個個都是好手,很輕易就將當時的商隊斬殺一空。

但這一次,他從影像中看到的這羣人,雖然同樣一身紅衣,人數也大概是三十位左右,但面孔卻十分陌生,帶隊的則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唯一讓他印象深刻的,則是這青年的右手手指,被削掉了三根,只餘下了大拇指和小拇指兩個。

而這青年武者,出手也相對狠辣殘暴,似是極喜歡折磨人。

那商隊的慘狀,讓他都不忍直睹。

“看來,這紅衣武者的人數,也不少。

而且有組織有預謀。

顯然實力不小,估計他們的圖謀,也不會小。”

陳少君結合着諸多信息分析,越來越覺得,他們的身份神秘了。

所圖謀的,估計也絕對不只是一些寶物,財物而已。

只是,追根尋源中,所能夠看到的畢竟只與對應的寶物有關,他還是難以從中,發現這羣紅衣武者的具體身份和謀劃信息。

很快,畫面消失。

通靈寶鑑,判級定品。

法級上品。

獎勵,靈茶種子。

接着,他就感覺到手中多了一個一個小紙包,打開紙包,一個小小的種子,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只是一個靈茶種子?

這一個小小的種子,從種下到長出靈茶茶葉,得多長時間啊?”

陳少君哭笑不得。

他固然清楚,這靈茶種子絕不會是凡物,畢竟不管怎麼說,也是法級上品寶物的鑑定獎勵,但他估計,沒有個幾年,自己是絕難等到這靈茶種子,生出茶葉的時候了。

聊勝於無吧。

剛好他租的房間院子還算寬敞,足夠種下一枚靈茶種子了。

至於環境是否合適?能否成活?

他就顧不得了。

隨手丟入了儲物戒中。

這儲物戒畢竟不是凡物,他沒敢直接呆在手中,而是用細繩綁着,掛在脖子上。

三仙歸洞還是有些用處的,這一手法作用下,沒誰能夠發現他身上的儲物戒子。

而他要想借助儲物戒子取物納物,也十分方便。

接下來,陳少君沒有過多考慮,很快開始了第二次鑑寶。

這一次,他選擇了那佈滿銅鏽的罐頭。

神望之術施展。

恐怖的精神力量,瞬間碾壓了過去。

滋滋滋……

罐頭之上的煞氣,立即就被快速消磨,煞氣之中那飄蕩的血雲,似是也因此受到了刺激,鋪天蓋地的迎了上去,卻根本難以抵擋分毫,也一同化作濃煙,消磨了個乾淨。

頓時間,那原本佈滿銅鏽的罐頭,就顯露出了本來面目,竟是一個官府之中,裝盛執行令牌的籤筒。

上面本來被銅鏽遮擋,如今銅鏽盡去,頓時顯露出了一個‘斬’字字符。

“難道是專門裝盛斬首令,犯由牌的籤筒?”

陳少君猜測着。

眼前立即就顯露出了畫面。

一幅幅畫面掠過。

陳少君露出果然之色。

這罐頭,正如他所猜測的,是監斬官所用的籤筒,因爲犯由牌丟下之時,難免會沾上許多犯人的血液,其中有些犯人,更是武道強者,氣血旺盛,不由自主就令得籤筒之上,帶着濃厚的血煞。

出現在紅衣武者手中的緣由也很簡單。

那監斬官感覺到了籤筒之中的煞氣,就令手下一個親兵處理掉。

而那親兵,恰好就與那羣紅衣武者有聯繫,或者說,本身就屬於紅衣武者中的一員,於是就將籤筒和一些屬於監斬官的物件,丟給了紅衣武者中的一個頭目,對方則帶到了明月花船之中。

“我的發現,好像越來越多了。

那個頭目,身份成謎,但面容卻被我記下了。

還有這明月花船的船主,一介女流,讓得那頭目那般敬畏,難道地位更高,武力更強?”

陳少君目光微微轉動,倒也覺得正常。

在這方世界中,普通人是很難掌握財富的。

明月花船,是附近有名的銷金窟,日進斗金都不爲過,船主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

有武功,實力地位更高,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如此,這罐頭鑑定完成。

通靈寶鑑,判級定品。

寶級下品。

獎勵,招魂之術。

“招魂?

平時遇到鬼,躲都來不及,讓我去招魂?”

陳少君感覺有些鬱悶。

這法術,怎麼看怎麼讓他覺得心中發涼。

閒着沒事,誰願意招惹一些鬼物過來啊?

雖然如今的他,對於一般的鬼物已經不怕了,但那種東西,畢竟不乾淨,本能中他還是十分排斥的。

當然,他纔不會承認,他這是怕了…… 萬事通聽着洛曉曉的抱怨,瑟瑟發抖的說道:「這也不是我能夠控制的呀,我也是受害者。」

「你受害個頭啊!你趕緊想辦法把這個事情給我解決了,要不然我真不幹了啊!我跟你說,我這人我說到做到,我說不幹就是不幹!」

「好好好,你先不要着急,一步一步的慢慢來。」

「慢?你讓我怎麼慢啊?他都已經……已經……」

洛曉曉想起今天傅雲梟的吻,心裏就緊張的直打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