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駱修身影停下,垂了眸,似無奈又溫柔的笑:“怎麼跟只小狗似的。”

2022 年 2 月 24 日By 0 Comments

顧念聲音還帶着睡意裡初醒的喑啞,低低的不滿,“看不清嘛。”

“……”

駱修眼底最後一兩分因她被誆來駱家而駐的涼意,在這一聲不自察的撒嬌似的呢喃裡,坍塌,柔軟。

過去半晌,駱修抑下翻涌的情緒,他輕嘆了聲,扶着女孩身側的沙發椅扶手微微俯近,在她脣上輕輕吻了下。

顧念在睡意裡,循着本能擡起下頜迴應他,仍舊是困得眼睛都睜不開的懶貓模樣。

駱修沒忍心折騰她,剋制地直了直身,啞聲問:“怎麼一個人睡在這兒?”

“唔……等你?”顧念寫慣了劇本,情話信手拈來,語氣卻懶困得極不走心。

駱修卻順着她:“下次等我,要記得帶條毯子。”

“好。”顧念終於睜開眼,慢吞吞點頭答應着。

“不睡了?”

“不,”顧念搖頭,“不睡了。”

“……”

話是這麼說,小姑娘的胳膊卻很自覺地擡起來,然後纏到他腰上。顧念把臉頰貼到他腰腹前,聲音輕得發懶:“但是不想動。”

駱修垂低了眼,無奈地摸了摸小姑娘腦袋:“那我們坐一會兒,就下樓好麼?”

“下樓?”顧念仰頭,“這麼早就吃晚餐了?”

“不在這兒吃晚餐,回家我做給你吃。”

“…?”

顧念怔了幾秒,慢慢從睡得混沌的大腦裡反應過來:“你找駱爺爺談過了?”

“嗯,是我疏忽了所以才被他們來打擾到你,對不起,念念。”駱修聲音溫柔,“你不需要擔心,我會處理好。”

顧念聽得茫然,然後慢慢皺起眉,她不贊同地糾正:“這不能叫打擾。”

“嗯?”

“我們是說好了要一起走下去的啊,”顧念嚴肅地繃着臉,牽起駱修的手,在他眼皮底下晃了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和你有關的,怎麼能說成好像和我無關一樣的打擾呢?”

“……”

駱修怔然地望着兩人緊扣在一起的手,須臾後他啞聲失笑,然後點頭:“你說得對,是我說錯了。”

顧念滿意地點了點頭:“孺子可教——”

“也”字尚未出口,顧念就被一隻修長的手溫柔地托住下頜。

面前的人負着身後的夜色和月色俯身,眸子裡沉沉起起的情緒,像是昏暗的笑意:“叫誰孺子?”

顧念心虛頓住。

駱修低下身,聲音裡的笑意也啞了幾分,他作勢去吻女孩的脣,聲線像蠱惑:“已經這麼親密了,媽媽粉的本能卻還在?”

顧念察覺“危險”,慢吞吞後挪,表情嚴肅:“我能改,很快就能改得一點不剩!”

“真能改?”

“能!相信我!”

“那怎麼這麼久了,還沒改完?”

“……”

耳邊聲音越發近,也越發溫柔,顧念退到後背完全貼合沙發椅的靠背,退無可退,她苦蔫下臉:“再、再給我一次機會?”

“好啊。”駱修溫聲笑。

顧念鬆了口氣。

駱修:“不過這一次,我會更努力地幫你改的。”

顧念鬆到一半的那口氣噎住了,她茫然擡眼:“——?”

“一定是我之前做的還不夠,”駱修的聲音裡壓着逗弄她的啞然的笑,“今晚回去我們好好‘改’。”

顧念:“……”

顧念:“?!”

……

林易很茫然。

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使得原本對於留在駱家好像很蔫很不樂意的顧小姐今晚表現得十分奇特——

都已經送到駱家宅門外了,顧念還依依不捨地眼巴巴地看着他和他身後的駱家大門:“我我我想再住一晚。”

駱修溫柔地拉開車門:“乖,你不想。”

顧念把住車門,泫然欲泣:“我真的還挺想的。”

“真的想?”

“真的嗚嗚嗚。”

“好……”

林易只見到他們大少爺扶着車門,俯身下去在女孩耳邊說了什麼。

聽完,那位好像只有在他們大少爺面前纔有很多情緒的小姑娘一下子就激靈起來。臉蛋還慢慢可疑地紅了。

然後林易聽見駱修溫柔地笑:“還想麼,我不介意。”

“不不不不想了。”

“……”

小姑娘嗖的一下坐回車裡,自己拉上了車門,然後乖巧並膝目視前方。

站在車外的駱修啞然失笑。他隔着車窗在車門外的涼夜裡站了很久,才垂下眼笑着繞去駕駛座。

“林管家不用送了,回去吧。”

“好的,兩位路上小心。”

“嗯。”

林易退身到宅門外,臨走前餘光瞥見,車裡的駱修俯身去幫副駕駛座的小姑娘檢查安全帶,然後一擡眸間,眼神溫柔得如溺春水。

是和那麼多年假作面具不同的,是深得能看見一腔真心的,刻骨溫柔。

林易在駱家這麼多年,曾親眼見那個十幾歲的少年獨身一人回到這個對他來說更像異國他鄉的家中,邁過主樓大門的那一剎那時,眼底冰冷的漠然。

林易也親眼見他心牆高築,像繭子,盔甲或者壁壘,一層一層無比冰冷而堅硬,不叫任何人看到他的真心。

甚至那時候林易和駱敬遠一樣,以爲他沒有真心。

原來還是有的。

被創傷磨上了厚重的刀槍不入的繭後,他到底還是遇上這樣一個女孩,讓他甘願打開那無數層的城牆和壁壘,把最脆弱的真心捧到她面前。

“……還好啊。”林易笑着搖了搖頭,轉身。

“什麼還好?”

突然的聲音驚了林易一下,他擡頭,看見駱敬遠從宅門後走出來。

林易苦笑:“老先生,您既然想送,那大大方方來送就是了,這麼偷摸的可不好?”

駱老爺子板着臉:“我想送什麼了?我不就是下來散散步嗎?”

林易無奈:“行,您說了算。”

駱老爺子瞪他:“你是越來越敷衍我了。”

林易:“您誤會了,只有我們兩個在的時候,我一直這樣。”

駱老爺子氣得想吹鬍子。

林易也沒再捋這隻老老虎的鬍鬚,他笑着上前攙扶:“夜色太涼,我還是送您回去吧。”

駱敬遠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早就沒了車影的門外,點點頭,拎着柺杖轉身:“走吧。”

林易扶上去,想起什麼,問:“大少爺和您談出結果了?”

“嗯。”

“他同意了嗎?”

“……”

林易沒聽見動靜,回過頭去,就見駱敬遠半眯着眼,似乎在思慮什麼。

林易問:“沒同意您就這麼放他們離開了?”

駱敬遠回神,沉吟:“他確實同意了,但我怎麼想都覺得他答應的太輕易——他那個九轉十八彎的心思,我看到婚禮結束前,一秒都不能鬆懈。”

林易笑着點頭:“好。”

另一邊。

車內。

顧念抱着安全帶靠在窗邊,開出去沒多遠突然想起什麼,亮着眼睛回頭問:“等過幾天放寒假了,我們邀請唐染來家裡玩吧?”

駱修放在方向盤上的指節微頓了下,“唐染?”

“對啊,她最近功課比較緊,沒什麼時間——但是等寒假、尤其臨近過年的時候,就差不多了。”

駱修眼神微妙:“你好像很喜歡唐染?”

“當然了!”顧念想都沒想,歡欣雀躍,“小染那麼那麼可愛,誰會不喜歡?”

“……”

駱修沒說話,輕眯起眼。

顧念完全沉浸在跟小可愛的回憶裡,並沒察覺身旁某人身上逐漸冒出來的“黑氣”。

“不過今天駱爺爺跟我說,你不喜歡孩子,是真的嗎?”顧念突然想起來,回頭問。

駱修神色不動:“你喜歡?”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