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骷髏怪,你問我,我問誰啊,好像他要收走那道紫霄劍氣!”煅老鬼咬了咬舌,接着說道,“搞不好,這傢伙收了紫霄劍氣,我們就能出去了!”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出去?”一羣魔頭皆是炙熱的看着那道身影,暗自激動了起來,對夢星辰的抱怨早已化作了希望,甚至心底裏暗暗爲他加油。

夢星辰眼觀鼻,鼻觀心,只是面色扭曲,極其痛苦!即使有鋼豆釋放出的白光免疫了對肉體的傷害,但對靈魂的灼燒卻不能避免,這就是劍聖的威力嗎?

夢星辰此刻意識已經進入了一片紫色火焰組成的空間中,沒有任何東西,只有紫色的火!

這些火燒得極其旺盛,灼熱讓夢星辰皮開肉綻!

正在夢星辰有些支持不住時,那些紫色火焰漸漸凝成了一道女人的身形,難道這就是釋放紫霄劍氣的主人?

“拜見前輩!”夢星辰咬着牙,艱難的說道。

那道女人人影十分冷漠的看着苦苦支撐的夢星辰,擡起纖纖素手,一柄火焰組成的利劍激射而去,夢星辰根本無法躲閃,那道利劍便將夢星辰貫穿,接着,所有的紫色火焰都變成了劍,鋪天蓋地的向夢星辰射去。

萬劍穿心!這纔是真正的萬劍穿心!夢星辰知道這些都是幻象,可太過於真實,根本無法避免這種痛苦,這種痛覺得能讓人願意自己放棄生命!

就在這個感覺出現時,夢星辰打了個寒噤,自己竟然想到了用死來免除痛苦,幸虧回過了神來,否則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只要忍過去,就能收服這道紫霄劍氣!只要忍過去,就能有突破劍宗之上的資本!

“啊!”夢星辰盤坐在魔塔九十九層的軀體突然仰天長嘯起來,附體的火焰紛紛灌入夢星辰的口中。 “我說老趙,都等這麼多天了,夢星辰咋還不出來?”李旋風嘴裏叼着根狗尾巴草,看着旁邊的趙第一。

趙第一看着魔塔的入口,抿了抿嘴:“他一定會出來的。”

李旋風和趙第一因爲有了夢星辰傳授的劍法,心態與實力都不同,如今等在這兒,只爲了接夢星辰出來。

當他們知道林夕叫做夢星辰時,夢星辰已經進入魔塔好幾天了,其實不管林夕也好,夢星辰也好,總之人還是那個人,是他們的朋友!

“你說接近一個月時間沒見,夢星辰實力會是多高呢?”李旋風嘿嘿笑了起來,“我現在已經是劍士五品了!”

趙第一撇了撇嘴:“看你這麼得意,都不忍心潑你冷水,你我都劍士五品,夢兄弟定是更高了!”

李旋風不以爲意,突然眼睛一瞥,一道揹着巨劍的人影站在了門口。

“夢星辰?”李旋風開心的走了過去,就要給夢星辰一個熊抱。

夢星辰擺了擺手:“別抱別抱,我骨頭會散架的。”

李旋風才停了下來,發現夢星辰衣服破破爛爛,有些地方還焦糊着,但也沒有大礙,便故作輕鬆的問道:“喲,這種條件下還能吃燒烤?這些天可是想死你的烤野豬了!”

趙第一走上前來敲了李旋風一把:“把你這頭野豬烤了!”隨即纔看着夢星辰說道:“沒事吧?”

夢星辰笑了笑:“還行,福禍參半!”

“對了,給你們介紹個朋友,藍曾在!”夢星辰向身後招了招,藍曾在眯着眼睛走了出來,還有些不適應外面的光線。

“藍兄!”李旋風和趙第一見還走出了個人,而且穿着內門弟子的衣服,理所當然的抱了抱拳。

藍曾在不知眼睛被光線刺得有些流淚,還是夢星辰真的將他帶了出來感動的,用袖子擦了片刻才說道:“幸會,幸會!”

“對了夢兄,新秀大比已經開始了,我們快去吧!”李旋風突然想起了什麼事,趕緊說到。

夢星辰點了點頭,自己收服紫霄劍氣盤坐了四天,今天出來剛好新秀大比,也不知趕不趕得及。

收服紫霄劍氣後,夢星辰丹田中的那團劍元氣從之前的白色轉爲了紫色,將其他七團元氣排擠在一邊,有一種老子最大的架勢!

夢星辰深蘊這道紫霄劍氣包含的力量是多麼強大,收服紫宵劍氣後,修爲直接暴漲至了劍士七品,而且勢頭不減,還要繼續提升上去。夢星辰害怕丹田內元氣不合,發生爆炸,趕緊封住了那道紫霄劍氣。

除此之外,夢星辰現在是魔塔的真正主人,可以憑藉紫霄劍氣獲得魔塔大陣的控制權,所以很輕易的就將藍曾在給帶了出來,至於那些哭爹喊孃的魔宗,夢星辰鳥都沒鳥。

夢星辰對藍曾在說道:“藍兄,既然如此,你先回去吧!”

藍曾在自然知道夢星辰的意思,就是讓他返回魔族領地去,但是藍曾在星眸流轉,愣愣的看着夢星辰,似乎有些捨不得。

想到這兒是紫霄天劍宗,若是暴露了身份要給夢星辰帶來許多麻煩,最終,藍曾在還是點了點頭。

藍曾在一路未回頭,眼中淚涌,離去紫霄天劍宗數裏地後才停下了身形,渾身光華流轉,化作一名絕世女子。

她回首望去,那紫氣藹藹深處,有着自己無法忘懷的人和事。

想起幾天前,一個小屁孩拖着渾身紫火的夢星辰來到第三層,要她跟夢星辰陰陽交合,否則夢星辰就會身死道消。雖然不知那個小孩子是誰,也不知他是如何識破自己的女兒身,但看到夢星辰那痛苦的神色,她最終答應了。

自己默默付出,夢星辰卻毫不知情,可從來沒有後悔,藍曾在想來,這就是世人所說的愛吧……

幾個騰身之後消失不見,願這段祕密永遠藏在心中吧。

紫宵天劍外門範圍裏,一個巨大廣場上人頭攢動,除了白衣外門弟子外,還有許多黑衣、紫衣劍客在看熱鬧。

廣場上有二十個擂臺同時舉行着比劍,每個擂臺旁邊皆有一名劍尊長老作爲裁判,而主席臺上則坐着一名劍宗長老主持全局。

雲上好食光 在角落裏的一個擂臺上,劍尊長老照着名冊唸到:“第九場,夢星辰與王雷入場!”

一個劍氣飄飄,劍眉傲骨的年輕人迫不及待的跳上了擂臺,抱着劍自信的站在那兒,靜靜等着對手。

他雖然只是劍士七品的修爲,但在外門弟子中可是有些名號的,都稱呼他爲王雷三劍,也就是說,三劍之內,未逢敵手!

當然,這也與他不跟境界高的人比武有原因,虐待境界低的,是他平時的快樂。

可是在擂臺上站了這麼久,怎的那個叫做夢星辰的還沒來?

王雷戲謔的一笑,託關係才分到與夢星辰一組,打敗風頭正緊的夢星辰,自己的聲望定會提升一大截,將來進入內門,也能混到好的位置。

看來這個夢星辰現在是怕了自己不敢來了?

“長老,這個夢星辰還未出現,怕是棄權了吧!”王雷向裁判長老提醒道。

長老也有些不耐煩,也聽過這個姓夢的小子,哪兒都不安生,比賽都不能好好比嗎!聽說前些天早就免了他的懲罰,真的是不敢來參賽了?

“夢星辰在沒在?”長老喝道。

場下觀戰的人也有些戲謔不已。

“搞不好在魔塔裏死了呢……”

“你消息不靈通,據說已經放出來了,但是應該不敢來參賽,王雷三劍可是七品劍士,就算有個長老外公,可他夢星辰就是個屁啊!”

“我看也是這樣,怕輸了丟人,直接不來了。”

“這廢劍脈就是不消停,改天去會會他!”

“到時候叫上我……”

一羣人七嘴八舌,落井下石,有些人嫉妒夢星辰有個好外公,有些人嫉妒夢星辰風聲太盛,總之,就是看不慣別人比自己好,這就是人的心態。

長老拿起毛筆,就準備劃掉夢星辰的名字時,一個揹着巨劍的身影從人羣上空飛躍而來,一個翻身跳上了擂臺,向長老拱了拱手說道:“弟子夢星辰,前來參賽!” “哼,還真是來送死了?”王雷將頭髮甩到腦後,不屑的打量着夢星辰,“還以爲你是什麼三頭六臂奇形怪狀,原來也就這幅樣子!”

夢星辰微微笑了笑,並沒有理他,而是向裁判長老拱了拱手,有些抱歉自己來晚了。

這個長老看了看夢星辰,雖然來得有點晚,但還是趕上趟了,加上夢星辰有個六長老外公,也並不想刁難,便說道:“雙方選手就位,比賽開始!”

夢星辰鬆了口氣,向遠處看去,趙第一和李旋風二人已經跟別人幹上了。

“給你個機會,直接磕頭認輸,交出身上的寶物,饒你不死!”王雷將劍拔了出來,揮舞了兩下,自認爲及其英俊和瀟灑。

場下的觀衆都圍了過來,都想看看這個風頭正盛的夢星辰有什麼能耐,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劍大就沉,對於劍術的施展是極其不利的,看來只是個空架子。”有些自以爲是的高手搖頭晃腦袋嘆息道。

“哼,我看本來就是裝腔作勢,仗着有個長老外公,做什麼大尾巴狼!”

……

夢星辰將這些都聽在耳中,可是一羣狗在對你吠總不可能也叫回去吧?

搖了搖頭,對着面前的這個叫做王雷的人說道:“我也給你個機會,現在認輸,否則會輸得很慘!”

“大言不慚!”王雷十分享受那種萬衆矚目的感覺,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心中就更是得意,心想着要不留點手多與這個叫做夢星辰的人過幾招,太快結束不精彩嘛。

“呀!”王雷拔出寶劍,劍鳴錚錚,打了個套路,劍氣四溢,引得觀衆一陣喝彩。

王雷扭了扭屁股,戲謔的看着夢星辰說道:“這招叫做紫氣蒸騰!”

可夢星辰只是掛着一絲淡淡的笑意,連劍都沒拔出,彷彿不屑與他動手一般。

王雷心中惱火,一劍襲來,一定要把這個小子打得屎尿橫流!所以這一劍出手,便是極其厲害的一劍,臺下衆人又是一聲喝彩。

王雷的劍距離夢星辰就一尺之隔,可夢星辰就是一動不動,王雷心中更是喜悅了幾分,都嚇傻了吧,我王雷何須三劍,看來一劍就足矣!

然而讓衆人目瞪口呆的是,夢星辰根本不去拔劍,手上布上一層劍氣,徒手抓住了王雷的劍!

“這……怎麼可能!”有人吃驚道,“一個小小的劍士怎麼可能徒手抓住別人的劍!”

“王雷是在演戲嗎?”

“不合乎情理啊!”

王雷也有些一愣,彷彿將劍插入了巨石中一般,不可拔出,大叫一聲:“紫氣東來!”

頓時,王雷劍氣大盛,可夢星辰穩穩的擒住那柄劍,紋絲不動!

就在此時,夢星辰一腳踹在王雷的肚子上,將他像個球一般踢飛出了擂臺!重重的摔在臺下,揚起一大片塵土。

“嗷……”王雷痛得嚎叫了起來,怎麼可能會這樣!人家劍都沒出就勝利了?

就這麼眨眼之間,在外門中被稱爲“王雷三劍”的有名高手就這樣被夢星辰一招搞定了,圍觀的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我草,也太牛了吧,還沒有出劍呢!”

“是王雷太輕敵了嗎?”

王雷臉上青紅變換,咬牙切齒的忍着劇痛站了起來,對裁判長老說道:“他犯規!”隨即在臺下又指着夢星辰叫到:“你個垃圾,你耍詐,竟然用腳!”

夢星辰像看白癡一樣的看着這個王雷,手中還拿着他的劍,搖了搖頭,雙手佈滿劍氣,執住劍柄與劍身,錚的一聲就將這柄六品寶劍折斷了。

裁判長老根本不鳥王雷的要求,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夢星辰的舉動,在場的觀衆齊齊的倒吸一口涼氣,劍士修爲,徒手奪劍,更是廢了一柄六品寶劍!

“你!”王雷氣得吐出一口血,“你個垃圾,我要你償命!”便要再次爬上擂臺。

長老一袖劍氣就將王雷吹翻,沉聲喝道:“放肆!本場比試,夢星辰勝!”便拿起筆劃掉了王雷的名字。

“長老你!”王雷在地上翻滾兩圈,好不服氣,指着長老罵道:“你不就看在他外公是六長老嗎?你們狼狽爲奸!”

長老此刻也有些怒不可遏,大聲罵道:“真不知道劍客之中怎麼出了你這種人,分明輸了還不認?”

“你羞辱他,夢星辰有沒有罵你?”

“本來可以殺你,夢星辰卻沒有殺你?”

“輸了就是輸了,連這點氣節都沒有!”

“我宣佈,取消你的所有成績!”

長老一拍桌子,當了這麼多年的裁判,何時受過這等鳥氣!

王雷是外門中高高在上的劍客,走到哪兒都是阿諛奉承,何時受過這等屈辱,一時間被長老罵傻了,指着手顫顫巍巍的說道:“你們……你們給我等着!”

一揮衣袖便羞怒的離開了比賽場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