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鬱悶的心情剛剛升起,蕭戰立時感到自己心靈深處一個與眾不同的詛咒出現了,當這道詛咒出現的剎那,他體內原本已經化成詭異符文的詛咒瘋狂震動起來,那模樣就像似在朝拜,對這道詛咒產生了一股強烈的臣服意志。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念頭觸及這道詛咒的剎那,蕭戰的心中立時升起了一道明悟,這是「大詛咒術」,所有詛咒中最高的存在。幾乎就在蕭戰心中產生明悟的剎那,無數「大詛咒術」的詛咒閃爍起來,一道道奇異的光波洗滌著他的身心,隨著時間推移,這枚符文越來越璀璨,綻放出萬丈幽光,將蕭戰的血肉與靈魂照射得詭異一片。

隨著符文光芒越來越盛,蕭戰體內所有的符文像似受到了招引般,不由自主的向著這枚符文衝去,只在熟悉之間就被吞噬一空了。

當一切被吞噬之後,這枚符文突然一分為二,閃電間進入到了蕭戰的雙眼之中,只在瞬間,他的身體猛地一震,緊接著一雙眼睛綻放出恐怖、深邃的幽光。

雙目緊盯著身前的紫夢,蕭戰發現這最後「大詛咒術」所化的符文並未在她的心靈中顯形,這不由讓他鬆了口氣。其餘的詛咒雖然重要,但統統加起來也沒有這「大詛咒術」來得重要,只要有了這一道詛咒,完全可以剋制時間任何的詛咒。

蕭戰的目光忽然從紫夢的身上移了開來,猛地向著虛空某處望去。幾乎是剎那間,他看到一雙眼睛望破虛空與他對視著。這雙眼睛詭異、幽深、對視間無數恐怖的詛咒隔空襲來,對蕭戰展開了咒殺!

「詛咒之眼!」

蕭戰很快就判斷出,這雙眼睛同樣是「詛咒之眼」,只是比他身前的紫夢強悍上了無數倍。不過對於這雙眼睛附帶的詛咒,蕭戰毫無動作,當這些隔空襲殺而至的詛咒一接近他的雙眼,立時就化做了最本源的詛咒之力,被他的雙眼強行吞噬了。

同時蕭戰雙目所附帶的詛咒也毫不示弱的展開了反擊,透過這人的目光侵蝕而去。

那雙眼睛很快消失了,蕭戰皺了皺眉頭,也跟著取消了「詛咒之眼」,看著身前一臉茫然之色的紫夢,他嘆了口氣。

等了很久,紫夢終於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蕭戰,她很是茫然的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感覺自己突然間掌握了很多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詛咒?」

蕭戰還未開口說話,一道聲音從遠處飄來道:「夢兒這回算是得到了天大的福緣,剛剛你同這位蕭公子因為同為『詛咒之眼』而產生了不可思議的突變,你所得到的那些詛咒都是來自這位公子。」

這人的出現非常突兀,蕭戰一行人完全沒有察覺到他的到來,二十位傀儡女衛立時將蕭戰幾人護在中間,一臉戒備之色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

而這個時候的戰龍亦是神情凝重的盯著這人,漆黑如墨的長槍更是被他緊握在了手中,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啊!」

而這個時候紫夢反應過來了,她先是介紹道:「大家千萬別誤會,這位就是我們棄靈一族的大長老。」說到這裡,她扭頭看著蕭戰,遲疑道:「這……該如何是好,紫夢並不是有意窺探蕭公子的咒術?」

蕭戰沒有理會她,而上看向了不遠處緩緩走來的一個渾身裹在黑袍中的男子,這是一位老人,雖然他的面目被斗篷給遮住了,但他還是一眼看穿了對方的虛實。這名老者就是剛剛同蕭戰對視的那雙眼睛的主人,皺了皺眉,他遲疑道:「那真是棄靈一族的大長老?」

渾身裹在頭蓬的老者忽的露出了真容,詭異深邃的雙眼,一張布滿詭異紋路的老臉,只讓蕭戰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這是一種秘術,專門配合「詛咒之眼」,蕭戰的目光觸及的剎那,一種恐怖的詛咒就已悄無聲息,霸道的侵襲而來。不過這無形霸道的詛咒一接近蕭戰立馬就被還原,回歸了最原始的詛咒之力。

自己的殺招頃刻間被迫,老者沒有一絲的尷尬,與憤怒,他反而異常興奮的道:「這是沒有想到,公子的『詛咒之眼』竟然進化到了『原咒之眼』,一切的詛咒在公子的注視下都將回歸本源,化為詛咒之力。」

蕭戰對老者所說的「原咒之眼」一點興趣也沒有,而是緊蹙著眉頭道:「我說老人家,你到底想要幹什麼,見面二話不說就展開偷襲,現在又莫名其妙的搞這些,你們棄靈一族將本公子找來,到底所為何事?」

老者很快收起了臉上興奮的神情,看著蕭戰,他笑得異常燦爛的道:「公子是否非常想要離開惡魔界呢?」

蕭戰心臟猛地一跳,十分驚異的道:「你知道離開的方法?」

老者嘿嘿笑道:「老夫的確知道。」

蕭戰雙目一亮,不過很快,他又皺眉道:「既然知道,那你們棄靈一族為何還呆在這惡魔界之中?」

老者嘆道:「並未不想,而是憑我們自己的能力根本難以出去。」

蕭戰皺眉道:「哦,這是為何?」

老者搖頭道:「這個說來話就長了,公子如果真想知道,就隨老夫來吧。」

蕭戰眉頭一皺,同身邊四女以及戰龍對視了一眼,隨即一行人緊跟著老者向著惡靈谷深處走去。 蕭戰一行人真正踏入了棄靈一族聖地的核心之地,這是一座由森森白骨建成的樓塔。帶靠得近了,蕭戰發現充當建築材料的白骨非同尋常,表面詭異波紋閃現,透過真實之眼的觀察,他驚異的發現,這些白骨強度遠超一般神器。

這怎麼可能?

每一塊白骨內都散發出恐怖的死亡之力與詛咒之力,走在骨塔中,蕭戰感到一陣心悸,這股心悸的感覺並非來自他本身,而是他腦域中的九顆劍魄。

九顆劍魄原先可是真正的神劍,能讓它們產生心悸的感覺,這些白骨在品級上絕對遠超過了以前的它們。這一發現蕭戰感覺不可思議之極,這可是骨頭,並非什麼特殊材料,生前這白骨的主人到底強大到了很等境界,才能讓其骨骼強到這種程度。

看到蕭戰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離他不遠之處的紫夢微微笑道:「蕭公子,你是否已經瞧出這座古塔的奇異之處呢?」

蕭戰點頭道:「建造這座古塔的這些白骨到底來自何種生物,竟然強成這樣,我看就算是古塔本身就已堪比神器了,加上上面附著的無數法陣,它絕對能成為一件強大的神器。」

紫夢微微笑道:「這些白骨據族中典籍記載,它乃是由異界一名修為已至巔峰齋武隕落後留下的,單論防禦力,它絕對相當於巔峰級的神器。」

巔峰級的齋武!

蕭戰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這可是相當於巔峰神器級別的骨骼啊,要將其煉製成骨塔,這人的實力絕不是什麼玄武,很有可能就是傳說中強大的齋武。能拿這等武者的骨骼修建骨塔,這棄靈一族還真是大手筆,難道他們族中擁有齋武不成?

「你們族中難道擁有這傳說之中的齋武不成?」

紫夢搖頭道:「怎麼可能,要是我們棄靈一族真的擁有齋武,豈會甘心偏安於一偶。」

蕭戰驚異的道:「那這座古塔到底是如何建造的?」

一旁的大長老出聲道:「這座古塔並非是我們棄靈一族煉製的,只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的而已。據傳在二十萬年前的那場大戰中,無數強大的人物隕落,這白骨原先的主人就是其中之一,根據記載,擊斃這名強大齋武的乃是一名來自戰族的高手,這具古塔很有可能就是戰族之人煉製的。」

聞言,蕭戰同天宓四女的臉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沒想到在這裡,他們竟然不但能聽到先輩的光輝戰績,還能見到其留下的強大兵器。而一直跟在蕭戰身後的戰龍卻顯得很是疑惑,他的臉上不時閃過一些奇怪的表情。

蕭戰沒有注意到身後戰龍神情的古怪,而是好奇的道:「難道你們棄靈一族同戰族交好不成?」

大長老搖頭嘆道:「戰族乃是天元第一強族,我們器靈族一族在上古時期雖然強大,但與之一比只能算是一個小族了,豈會同戰族交好。」

說話間,一行人很快就進入到了骨塔的核心之處,棄靈一族長老的議事之地。剛剛踏入其中,一副巨大的壁畫吸引住了蕭戰一行人的目光,不過當他們看到畫中火花內容之時,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是震驚與不可思議!

大長老很快就注意到了蕭戰幾人的表情,他不由錯愕的道:「這畫有什麼問題嘛,難道你們曾今見過?」

蕭戰幾人古怪的對視了一眼,他們感覺太不可思議了,因為這畫中的人物正是一身漆黑戰甲,手持漆黑如墨的長槍,那神態,那模樣,就跟戰龍出場時一個摸樣。既然將戰龍狠狠打量了一番,最後蕭戰眼珠子微微一轉,開口道:「這倒是沒什麼問題,我們只是對這人竟然是來自戰族很是意外!」

大長老目光一閃,詫異的道:「意外,這話從何說起?」

蕭戰微微笑道:「因為我們也是來自戰族。」

「什麼?」

大長老很是震驚,表情驚異的道:「公子是來自上古戰族一脈?」

蕭戰點頭道:「我們幾個都是。」

說到這他扭頭看著身後正緊盯著壁畫的戰龍,咽著口水道:「那畫中的人物,怎麼跟你當初的模樣那麼像,你不會跟畫中人物有什麼特殊關係吧?」

戰龍蹙眉,同樣傳音入密道:「的確很像,只是為何我沒一點兒印象?」

蕭戰苦笑,搖了搖頭不再詢問。

出乎預料的是,大長老將蕭戰一行人帶到了一張骨鏡前,這裡乃是整座骨塔的核心處。立於骨鏡旁,大長老神情淡然的道:「這是我們棄靈一族的至寶,我們之所以會知道幾位的一些情況,都是來自這張骨鏡。」

天宓好奇的來到骨鏡前,瞪大雙眼道:「這骨鏡難道能夠看到我們進入這惡魔界的情景不成?」

大長老微微笑道:「這張骨鏡叫預靈境,它可以對事情進行預測,就在諸位進入惡魔界的剎那,它告訴我們,你們是我們離開這惡魔界的契機。」

天露亦是來到骨鏡旁,伸手剛欲撫摸骨鏡,霎時一陣詭異波動襲來,將她的手給彈開了,這一情況只讓這丫頭很是不高興,撅著嘴道:「什麼嘛,摸一下都不行。」

大長老淡然笑道:「這乃是一件神情,具有自己意識,它既然不喜歡讓人碰它,外人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

蕭戰對這些都不是很感興趣,而是直奔主題道:「不知大長老有什麼辦法,讓我們離開這惡魔界呢?」

大長老神情肅然道:「公子一行人要想離開惡魔界其實非常的簡單。」

蕭戰愕然道:「很簡單?」

大長老點頭道:「惡魔界乃是聖武的世界,如果世界的主人,聖武隕落了,那陷入其中任何人都休想離開,不過如今世界的主人都處於被封印的狀態,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衝擊封印,從而使得整個惡魔界鬆動。如果老夫沒有料錯的話,近期他們又會對封印進行衝擊,公子想要出去就可以趁這個機會。」

蕭戰震驚道:「他們?這惡魔界內被封印的聖武難道還不止一個?」

大長老神情凝重的道:「的確不止一個,不過這些聖武當初被封印之時都已受了難以癒合癒合的傷勢。這惡魔界的震動是最近萬年才出現的,想來這些被封印的聖武應當是傷勢好轉了,所以才會衝擊封印。」

戰龍忽然道:「知道這些本封印聖武的情況嗎?」

大長老搖頭道:「能夠將聖武封印的人,那是何等可怕,尤其是我們棄靈一族敢窺視的存在。」

蕭戰皺了皺眉,問道:「惡魔界出現鬆動,那我們要如何離開?」

大長老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淡然道:「只要公子答應老朽一件事情,老朽就將如何離開惡魔界的辦法告知?」

蕭戰想了想之後道:「只要力所能及,我定當竭力辦到。」

大長老點頭道:「這件事情對於公子來說只是小事一樁罷了,很容易就能做到的。老朽的要求很簡單,只要公子離開惡魔界的時候能夠將紫夢帶上,並讓她做你的女人。」

「大長老!」

紫夢紫色的眼眸內滿是羞澀。

蕭戰看了一眼羞澀的紫夢,皺眉道:「要將聖女殿下帶出去這倒沒什麼,只是不知為何要讓她成為在下的女人?」

大長老嘆息了一聲,道:「但凡深陷惡魔界中的生物,其體內都被種下了一種類似禁制的存在,他們一輩子都無法離開這惡魔界。雖然每次惡魔界的巨大震動,會使得惡魔界鬆動,但是我們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

蕭戰不解道:「那既然如此,大長老為何要讓我將紫夢帶出去了,難道就不怕她發生意外?」

大長老看著蕭戰微微笑道:「這個老夫就不大清楚了,只知道公子一定有辦法將她帶出去。」

蕭戰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我要真知道就不用問你了。」

一旁的天月兒蹙眉道:「將她帶出去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讓她做我們男人的女人也完全沒有問題,現在您可以將如何離開的方法告訴我們了吧。」

看了一眼蕭戰,大長老微微笑道:「既然夫人都點頭了,想來蕭公子是不會拒絕的了。」

蕭戰點頭道:「大長老請說。「

大長老笑得很是燦爛的道:「公子是否擁有一件可以傳說虛空的法寶存在?」

蕭戰愕然道:「這個你們這預靈境也能預測到?」

大長老點頭道:「我們從預靈境中所見到的情形就是,公子駕馭著這件法寶離開了惡魔界。」

蕭戰瞪大雙眼,很是不可思議的道:「就這麼簡單?」

「沒錯,就這麼簡單,一切都只不過是被公子想複雜了而已。」

大長老神情淡然道。

蕭戰幾人面面相視,不過很快他還是皺眉道:「那這個惡魔界鬆動時需要等到何時?」

大長老剛想開口,一陣恐怖的波動立時襲來,剎那間整個古塔都在劇烈震動,這一突變只讓蕭戰幾人措手不及,以為有人突然進攻這惡靈谷了。

大長老嘆了口氣道:「沒想到來的這麼快,看來公子想要出去,是不用在等候了。」

蕭戰沒有理會大長老,此時的他神情顯得異常的驚異,在剛剛那恐怖的震蕩之力襲來的剎那,他感到自己的血脈之力一陣激蕩,這一情況只讓他感到莫名其妙之極。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

ps:抱歉了,昨天有事,沒時間更新。 蕭戰的臉上露出了震動的神色,能夠引起自己血脈之力的震蕩,這種情況對於他來說很是陌生,除了當時進入戰神殿前,戰神對他血脈進行提純時,他還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難道?

念頭一閃,蕭戰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很荒謬,不過當他看向身後的戰龍時,立時發現在戰龍的臉上同樣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心中一動,蕭戰不由問道:「難道前輩也感應到了?」

戰龍神情凝重的道:「血脈之力的震蕩,這種情況在咱們戰族來說一般同一血脈,並且是那種血脈精純度非常高的族人身上才會出現。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這名族人的修為達到了聖武之境,只要是同脈之人,初次相見都會引起血脈的共鳴。」

蕭戰不可思議的道:「難道被封印在惡魔界中的聖武之中,有我們戰神一脈的人不成?」

對於這一個猜測,蕭戰感到異常的震驚,到底是誰,竟敢封印戰神一脈的強者,而且這封印的還是世間最強武者聖武。蕭戰的神情凝重異常,這裡乃是正一派的禁地之中,被封印在其中的武者據說可是他們的開山祖師,這人為何要封印他們戰神一脈的先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