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魏樂然猛然扭頭,只見譚氏兄弟的老二譚結他被青龍斬斷了一條腿。

譚結他倒在地上,痛苦的慘叫。

鮮血流了一地。

「哼。」魏樂然冷哼一聲,掉頭沖向青龍。

青龍其實也一直在觀察旁邊發生的事情,察覺到魏樂然衝過來,一刀劈了過去。

他手裏的刀,是從山本手中搶過來的。

面對凌厲的一刀,魏樂然也不敢硬碰,只能後退,暫避鋒芒。

可這時,一隻五彩斑斕的蝴蝶,落在了刀尖上。

葉秋與長眉真人同時大喝:

「快棄刀!」

「小心——」

轟!

蝴蝶轟然爆炸,青龍被炸飛出去。

另一邊。

麒麟也被周圍的情況所影響,漸漸落入了下風。

長眉真人見情形越來越糟,快速拿出大還丹,遞給葉秋幾顆。

「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待會兒有一場硬仗。」

葉秋一把將大還丹全部吞掉,隨後單手抓住長眉真人的肩膀,用力一擠。

咻——

毒針飈射而出。

緊跟着,葉秋手掌灌滿內勁,把長眉真人傷口處的毒素全部逼出來后,立刻畫了一道符咒,治癒了傷口。

葉秋準備繼續幫長眉真人治療傷勢,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修長的身影從楓樹林中走了出來。

他是個中年男人,大約五十多歲,臉上塗抹了脂粉,比死人的臉還白。

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東平安時代的狩衣,衣袖特別寬大,頭上還帶着一個尖尖的帽子,一隻五彩斑斕的蝴蝶在帽子上翩翩起舞。

葉秋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心裏就有一種非常直接的感覺,不可戰勝!

這個人雖然渾身上下沒有釋放殺意,但卻給人一種玄之又玄的神秘感。

「你認識嗎?」葉秋問道。

長眉真人搖頭:「從未見過。」

葉秋又看向曹淵,只見曹淵也一臉茫然,也不知道這個大東男人的來歷。

中年男人走近之後,翹著嘴角說道:「想必諸位都還不認識我,那我就做一番自我介紹吧。」

「我來自大東。」

「我的名字叫——安倍青木!」

葉秋對於這個名字沒有任何反應,但是他身旁的長眉真人卻臉色大變,驚呼道:「你就是大東三大宗師之一的陰陽師,安倍青木?」

。 這裡的離開並不是離開日本,倆人來到了沖繩。

做為東方夏威夷,來日本如果不來玩一次,那就太可惜了。

再石垣島,這個沖繩最受歡迎的地方之一。倆人有幸見識到了,海底超過10匹以上的魚群,成群結隊穿梭於清澈的海水中,那場景頗為壯觀。

還去西表島上,在這個東洋的亞馬遜島上,乘坐水牛車遊覽了整個西表島了。

當然,既然到了海邊,肯定少不了吃新鮮的海鮮。

為了吃到最新鮮的金槍魚,李方在來沖繩之前就已經提前預定了這家位於沖繩人氣離島——石垣島上的料理店,「仁石敢當店」的本店。這家店主打金槍魚,還有海葡萄、雜炒、島藠頭等只有在沖繩吃得到的特色名菜。一頓飯吃下來,對於李方和諾諾來說都是一場享受。

在這邊遊玩了3天以後,倆人才踏上了回國的飛機。把諾諾送回家,李方直接開車在晚飯前回到了村裡。

張若梅端著一盆菜走出廚房,看見走進來的李方說道:「你還知道回來啊,以為你還要在外面待上幾天呢。」

李方獻媚的上去接過菜說道:「媽,我這不是出去比賽嗎,順便玩幾天。」

「你還知道你是去比賽的,不知道你是去比賽的人,還以為你是去惹事的呢。這才幾天,都上新聞了,你能不能讓我們省點心啊。」張若梅嘴上說著責怪李方的話,臉上的笑意卻是誰都能看得出來。

「我也沒想到啊,這不是那個本田文夫自己來招惹我的嗎。再說了,我這不也是為國爭光了嗎,多好。」

「行,你真棒,趕緊洗手去,準備開飯。」

「好嘞,我這就去。」

吃過晚飯,李方把在日本買的東西都拿出來,一一的分給眾人。

「媽,這是諾諾給你挑的衣服,給你。」

「這顏色太鮮艷了吧,我穿不合適。」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這鮮艷的衣服就該你穿才合適,人看起來顯的年輕。」

「是嗎,那我拿上去試試。」

「給,還有褲子和衣服,你都拿去試試。」

「好,那我先上去了。」

「爸,這是你的,襯衫皮帶錢包,褲子沒買,怕不合適。」

「恩,知道了,放那吧,我和你爺爺下完這盤棋的。」

「奶奶,這是你和爺爺的,你給一起拿著吧,我就不去吵他們倆下棋了。」

「知道了。對了,這些是你買的還是諾諾買的」

「有我買的,也有她買的,怎麼了。」

「你怎麼能讓女孩子花錢呢,真是的,多少錢,回頭你還給人家。」

「奶奶,我和諾諾還用分那麼清楚嗎,她家裡人的東西我也買了啊。」

「你給她家裡人買東西那不是應該的嗎,你用女孩子的錢就不對。」

「行,我知道了,回頭我給她,行了吧。」

「恩,這才對。你累了一天了,趕緊去洗個澡休息一下吧。」

「好,那我上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李方把東西先放好,然後洗了個澡。躺倒床上以後,李方打開了系統,神秘獎勵的包裹在日本的時候一直沒開,怕出現什麼問題,現在回到家了,他準備把包裹給打開,要不然放在倉庫總是心痒痒。

從系統倉庫中把包裹拿出來,李方無視了系統的提示,直接選擇了確認。

一陣金光閃過(其實是李方自己給配的特效),一本紅色的本本在李方的眼前呈現。

李方一眼就看出了這事一本房產證,上面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動產權證書幾個大字。

看到這幾個字,李方一下子就興奮了。其實李方現在賺的錢可以很輕鬆的買一套房子,每月還貸也是一點壓力都沒有。但是他現在還是在村裡的時間居多,而村裡他又有一個再裝修的院子,還有民宿頂上一套套間,所以就沒有買房子的必要了。

不過如果系統會獎勵一套房子,那也是挺好的一件事。不過支線任務任務三的獎勵也是一套房子,李方在這也就產生了疑惑,但是這個疑惑在李方打開產權證以後就解開了。

這個土地使用證的權利人一欄是李方的名字,但是它所位於的地址和用途讓李方一下子就解開了疑惑。再解開疑惑的同時,也帶來了一陣喜悅。

土地使用證上的地址是杭城市濱江區長河街道濱安路1188號元巢科創園,使用用途是非住宅商性質商業,使用期限是40年。

這個地方李方是知道的,之前開直播公司的時候做過了解。這是一家已經被區里確定的直播產業孵化器,直播類公司是可以申請到直播類補貼的,園區與2018年開始進行整體改建,2019年正式對外招商,總體量3萬方,目前去化率達到了75%,園區三分之一的企業以跟直播相關型企業為主,從產品供應鏈,直播,主播培養,主播簽約輸出等一系列方面,甲方在配合企業的共同發展下形成了優良的直播產業氛圍。

李方最早開直播公司的時候想過把地方選在這裡,在這裡可以直播可以直接解決尋找貨源的問題。而且這邊房租還便宜,價格區間在1.7-2.2之間。

現在他盡然在這個科創園擁有了屬於他自己的一層寫字樓,而且還是最大的1000平方,這讓他想不興奮都不行。

不說這層樓本身所富含的價值,一下子解決了青石傳媒公司的用地問題,這價值就已經體現出來了。

李方想把這件開心的事告訴諾諾,但是冷靜下來以後,又發現這件事情一下子不太好解釋,所以還是決定先不告訴她。

這公司的新場地,到時候還是要諾諾來進行設計,這事也瞞不了她。

等明天去杭城,花個一兩天的時間把這件事情給弄圓了,再告訴她也來的及。

和諾諾視頻了一會,李方就睡覺了。今天不是在飛機上就是在車上,還是挺累的。

次日,吃過早飯以後,李方去了一趟公司,和班少安聊了一下公司的事,就快馬加鞭直奔杭城。

。。。。。。。 霄寶說完,老氣橫秋的邁著小短腿,闊步往浴室走。

他要去把臉洗乾淨了!

為什麼老有這麼多女人喜歡親他的臉?

「恐女症?」繁昱珂一臉吃驚的望著雲琉璃,「你兒子年紀輕輕的,受什麼刺激了?」

雲琉璃嘴角微微抽搐,「他跟你開玩笑呢。」

「幸好,不然太可惜了,這小子再長大一點,絕對是藍顏禍水啊……」

軟軟果斷伸出軟乎乎的小手,一臉賊精,「軟軟不恐女,哥哥接不了的大紅包,乾媽也可以一併給我唷!」

「小鬼靈精。」繁昱珂將另一個大紅包也給了軟軟,心裡特別羨慕,能有這麼帥氣懂事的龍鳳胎。

雲琉璃抿著嘴淺淺的笑了笑,去卧室幫兩小傢伙鋪床。

繁昱珂緊跟了過去,反手將門關上,安慰道,「琉璃,我覺得三少不是膚淺的人,也許你把一切跟他說明白,他會接受你的……」

「如果那個男人不是蕭鈺,也許還有可能,但偏偏是蕭鈺……」雲琉璃心情很複雜。

「好了好了,你別太難過了,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

雲琉璃一邊鋪床,不由得一邊想,厲墨司看到那份離婚協議書,是什麼反應?

爽快的簽字,放她自由,還是勃然大怒?

……

隔天,宸寶起床的時候,發現家裡就剩下他一個小寶寶了。

昨晚雲琉璃說要帶軟軟和宵寶離開的時候,他聽到了,但是沒想到動作這麼快。

撇了撇小嘴,他伸了個懶腰。

哼,她們三個終於走了,以後他的家就要恢復以前的平靜了。

只不過他還是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端倪,比如說,爸比的臉總是臭臭的,傭人總是小心翼翼的,再比如說,沒人陪他一起上下學了。

對著滿屋子的玩具,他都有點提不起興趣。

一天兩天還覺得新鮮,但漸漸的他反而不習慣了,心裡好像空落落的。

「小少爺,我來陪你玩遊戲吧!」一個年輕的小女傭見宸寶放學就在客廳發獃,自告奮勇道。

宸寶懶懶的抬起眼皮,「你?」

「小少爺別看不起我,我打遊戲很厲害的。」小女傭自認自己操作技術非常流暢。

宸寶想著反正現在無聊,便給小女傭讓了一點位置,示意她坐下來陪他玩遊戲。

小女傭心花怒放,覺得自己的高光時刻一定要來了,她興沖沖的坐在宸寶面前,拿起了遊戲手柄,發現這跟她平常玩的遊戲操作方式略有些不同。

「你準備好了吧?開始了!」宸寶一聲令下,遊戲正式開始。

宸寶本來還以為小女傭說自己遊戲很厲害是真的很厲害,起碼能陪他玩上幾招,哪曉得……

「你會不會玩遊戲?」

「你是豬么?」

「防守防守!沒看到對方打算偷襲么,快快快,給我加點血!我要沒血了,你動起來啊,往左攻擊啊……」

隨著宸寶的每一句提醒,小女傭臉上的表情就惶恐一分。

直到最終,偌大的屏幕上跳出來幾個大字「挑戰失敗」,宣告遊戲徹底結束了。

宸寶氣鼓鼓的摔了遊戲手柄,瞪著眼前的小女傭,「你不是說你玩遊戲很厲害么?」

「我……我玩桌游的確很厲害……」小女傭很委屈,可憐巴巴道,「我現在還不太擅長這種類型,等我多練練……」

「笨死了,等你練會了,霄寶已經升上黃金了!」

宸寶開始懷念起霄寶陪他一起打遊戲的時光了。

還有軟軟……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