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龍神伸手收起石屋,那座黑色的石屋竟然也是一件至高神器,而且是一件防禦至高神器,“不知道這座石屋的防禦和我的玲瓏塔和東皇太一的混沌鍾比起來誰的防禦力更勝一籌。”薛易心中暗想。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薛易他們數人在茫茫的混沌之中行進,都說混沌之中不記年,衆人在這混沌之中行進也沒有時間觀念,在這裏呆了這漫長的時間,世間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也許是一年,也許是一天,也許是千百年。

茫茫的混沌之中,入眼之處都是灰濛濛的一片,除了單調的灰色再也沒有其他任何顏色,也沒有其他任何東西,因爲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完好的存在與混沌之中,而存在於混沌之中的東西都絕對是煉製無上神器的絕世好材料,在這漫漫的時間裏早就被這些混沌至強者搜刮完了,就是煉製薛易那件神魔碑的青石恐怕就是一個。

數人在混沌之地飛速前進,但是卻好像從來都沒有動過一般。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走在前面的龍神才停下來,對着衆人道:“嗯,馬上就要到了,我們最好慢慢的前進。創世神器所在的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裏的能量非常暴亂,如果不小心很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

薛易打起十二分精神,他可不想在這裏丟掉小命,雖然他對自己的玲瓏塔很有信心,但小心總是對的。

四聖獸同時會出一道光芒,四道光柱打在虛空混沌的一個地方,那四道能量好像觸碰到什麼禁止,混沌之地開始翻滾起來,就好像是煮沸的開水。薛易都感覺自己頭頂的玲瓏塔開始晃動起來,這不僅讓薛易心中大大的驚訝了一下,急忙催動法力,穩住了頭頂的玲瓏塔。

然後他們面前就出現了一道空間之門,神龍急忙對衆人道:“我們快點進去,以我們的實力也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

衆人都快速的閃身進入到空間之門,這道空間通道並不是太長,也就十幾丈長,通過空間通道,衆人來到一個奇異的空間,這片空間靈氣非常濃厚,法力波動非常劇烈。整個空間充滿清濛濛光輝,在這個空間的中間懸浮着一件物事。

當薛易看清那件創世神器之時,薛易只感覺自己的心臟不自禁的快速的跳動起來,血液也快速的流動起來,激動,薛易非常的激動。

那裏懸浮着的創世神器竟然是一把青色的斧頭,青色的光芒就是從那把斧頭之上散發出來的,整把斧頭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其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這個世界上的最強者都無法挺直腰桿,當然,薛易是個例外。

當薛易剛剛進入到這個空間時薛易體內的乾坤鼎就不停的波動,這是同爲頂級先天靈寶之間相互吸引所產生的震動。

“盤古斧?這難道是盤古斧?這是怎麼回事?如果真是盤古斧,那他怎麼會在這個異世界?難道這個世界和自己以前所在的世界還有什麼聯繫?”薛易心中泛起滔天巨浪,堅如磐石的道心也開始出現波動。 (書友如果感覺好看,請不要忘記收藏。頭點鮮花,謝謝,俺自己的新書《天妖傳》,希望大家前去捧場,多多收藏。)

薛易身上出現的異常情緒波動也讓他體內的法力出現了一絲波動,間接地也讓他周圍濃厚的靈氣出現了一絲輕微的波動,雖然很輕微,但是仍舊被其他人察覺到薛易的變化。他們都以爲是他第一次看到創世神器太激動的樣子。因爲他們第一次見到這件創世神器時比薛易還要激動。

薛易當然不知道他們心裏在想什麼,就是知道他也不會給他們解釋。

其他人在距離創世神器數丈遠的時候就停了下來,因爲他們感覺到有一層無形的阻力阻擋住了他們,在這裏靈氣非常平和,敖光他們兄妹倆也各自盤坐周圍修煉,在這裏修煉的速度可是外面的數十倍。

薛易卻是無視那層無形的禁止,直接穿過禁止來到斧頭近前,然後伸手觸摸到那把小巧的斧頭之上,在薛易的手剛剛接觸到斧頭,他就感覺到有巨量的信息涌向了他的腦子。

即使以薛易現在元神的堅固,也感覺自己的腦海一陣充實,甚至還有點難受。因爲從斧頭中傳來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薛易也來不及整理,只能照單全收,以後有時間在整理,按理來說,這些信息應該蘊含了這個世界開闢的印記,這對薛易參悟大道有絕大的好處。

說來話長,但在外界看來也只是一瞬間,一瞬間之後,薛易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開,而這時這裏這個奇異的空間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青色的斧頭閃過一道青光就消失在這個空間,衆人只感覺自己的眼前閃過一道清光,青色的斧頭就不見了。斧頭散發出來的清光分成數股,朝衆人飛來,清光從每個人的眉頭飛進他們的額頭。而薛易卻列外。

還有另外一道青光飛出這個空間,也不知飛到了那裏,可是薛易卻隱隱的有種感覺,那道清光應該去了東皇太一那裏,而那道清光和這裏的數道應該有些不同,那道清光應該也是一個包含信息的東西,就像是傳給自己的信息。而另外這些人得到的清光應該是一種能量,能夠增強衆人實力的能量。

斧頭雖然不見了,但是這裏的這個空間仍舊是非常穩定,衆人也就在這裏開始盤膝打坐,消化着從這裏得到的好處。

薛易坐在這裏的虛空,開始整理得到的紛繁的信息,這些信息都是一些開天闢地和天地未開之前的東西。其中就有這個世界開闢的祕聞。

首先這把在這裏停留的青色斧頭確實是盤古斧,盤古大神的武器。盤古大神在用盤古斧開闢了薛易前世的那個世界後,就隨手把手中的斧頭給扔了,二無巧不巧的是,盤古斧在扔到這裏時震動了三下。

這三下震動雖然不是很大,但是仍舊把這裏的混沌劈開,形成了三個相連的空間,當然這個空間和盤古親自動手開闢的那個三界相比根本沒法比。這個世界連前世那個世界的千分之大小都沒有。

但這畢竟也是盤古開闢的一個天地,所以,盤古就把盤古斧禁止在這裏,定住了這個世界,保住這個世界不被混沌慢慢吞噬而消失。

後來,薛易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乾坤鼎和玲瓏塔,便被盤古施法送到了這裏,想成全薛易,也想看看他自己的造化,沒想到薛易這些年還真的修到了準聖的實力,可以接受這個世界,保護這個世界的穩定。

正當薛易還想再看看其他的信息時,突然感覺周圍開始劇烈的震動,而且是天塌地陷班的震動,就好像是宇宙重回混沌一般,薛易和其他人都從靜修中醒來,看到周圍的變化,都是臉色鉅變。

薛易知道是這個世界失去了盤古斧的鎮壓,開始出現崩潰,他知道現在的位面肯定比這裏還要混亂,也許天地的邊緣已經崩潰了許多。知道原因,薛易當然也知道解決的辦法,辦法還不止一個,可是這件事情不能耽誤,要迅速決定,不然等他決定後這片天地也許就只剩下有數的幾個強者了。

薛易急忙招出乾坤鼎,把乾坤鼎落在了盤古斧所在的地方,乾坤鼎一停下來就散發出一道清光,清光就好像是一道衝擊波,以乾坤鼎爲中心朝四周散發出去,清光所過之處,震動的世界都靜止了下來。很快,整個天地又恢復了正常。

看到自己的乾坤鼎竟然頂替了盤古斧,薛易一陣頭疼。如果沒有其他的東西替代,自己以後可就不能再利用乾坤鼎對敵了。這個世界裏還有一件東西可以替代乾坤鼎,那就是混沌鍾,但是,恐怕東皇太一也不會傻到拿出自己唯一的一件混沌至寶作爲鎮壓之物來用,他可是還得用它爭得天帝之位呢。

就在薛易懊惱的時候,突然感覺有無窮量的信仰之力朝着自己白玉鐲裏涌來,白玉鐲自動的飛出薛易的識海,飛到了乾坤鼎的位置,乾坤鼎好想知道白玉鐲要做什麼,便自動的鑽進了薛易的識海。

無窮量的信仰之力形成了一道乳白色的河流朝白玉鐲涌進去,白玉鐲竟然頂替了盤古斧的位置,支撐起了這個世界,在白玉鐲出現的時候,薛易感覺到龍神和敖鸞他們也都恭敬地朝拜下去,一點細微的信仰之力朝着不遠處的白玉鐲飛去。

薛易感覺到自己的白玉鐲在飛快的成長,慢慢的形成了整個世界的法則,只是這個新的法則非常不完善,因此這個世界的舊規則也開始崩潰,現在是這個世界最混亂的時候。新舊規則更替,會成全一些人,當然也會毀滅一些人。

在這當中薛易得到的好處也是不可估量的,薛易只感覺自己的實力飛速前進,隱隱有突破準聖的徵兆,薛易心裏大急,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實力進步太快,道心不穩,容易產生心魔,那時,實力就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這個奇異的空間現在可以說是薛易的私有空間了,把衆人送出去後,對他們只說了一句話:“你們回去好好準備,這個天地發生鉅變,舊規則在消失,新規則在誕生,只有掌握了新規則才能保持自己的實力。這次,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機會,即使是一個上位神也有可能領悟新規則而成爲和你們一樣的存在。天地重立,必然會有一場大劫,只有經歷一次風雨,才能見到彩虹。”

說完薛易就消失在他們的面前,那個奇異的空間也消失在衆人的眼中,永遠的消失了。 (書友如果感覺好看,不要忘了收藏,還有訂閱哈,新書《天妖傳》,希望大家先收藏)

離開其他人,薛易就直接撕裂空間回到了三界之內,離開了混沌之地,迅速的來到玄黃仙境,薛易打算要在這裏靜修一段時間,好好地參悟一下從盤古斧中傳來的信息,以及這個世界天地規則的變化。

就在薛易的白玉鐲替代盤古斧成爲鎮壓這個世界的神器之時,薛易就感覺自己完全掌控了這個世界,只是這種感覺非常虛幻,而這個天地規則的新舊更替正在白玉鐲中演化,也就是說白玉鐲正在制定這個世界的新規則,新的天地法則。而薛易就是整個新的天地法則的掌控者,只是現在還不行。

現在的薛易和其他同等級的強者相比只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擁有不滅身,只要這個天地不崩坍重回混沌,那薛易就不會身殞,即使是天地崩塌,憑藉薛易身上的靈寶,也足夠保全他的姓名。

現在外面的世界完全陷入了一片大亂,在新舊天地法則更替的情況下,沒有人知道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他們只感覺天地要崩塌毀滅,世界末日要降臨,可在短短的數個呼吸間,這個可怕地徵兆就停止了,整個天地又恢復了平靜,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

但是每個人又都明明的感覺到這個天地的變化,但是具體是哪裏發生了變化,有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

另外還有一個讓任何人都吃驚的變化,那就是很多平時無法修煉的人現在竟然能夠修煉,有的人類強者卻在一瞬間變成了普通人。魔獸之中,有些魔獸突然變強,有些卻突然變弱,總之,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正在整個世界上演。

整個世界上的所有大陸神奇的合併到了一塊,形成了一塊超級大陸,很大新的山脈形成,新的島嶼也開始形成,整個大陸上的勢力也開始了重新洗牌。很多國家開始趁亂吞噬周邊的小國,充實自己的實力。

在這次天地更替之時,修者受到的影響最爲明顯,因爲修者修煉的道路就是參悟天地規則,終極目標就是徹底參悟天地規則,掌控天地法則,成爲傳說中的神靈,甚至是更強大的存在。他們修練出來的實力就是靠着對天地法則的理解才能施展,可是現在天地法則卻突然變化,就法則毀滅或者變化,新法則產生。

這然那些修煉者和神靈都是措手不及,這可以說是從根本上廢了他們的修爲,如果要修爲盡復,也只能重新感悟天地法則,但是他們畢竟有經驗,這重新感悟天地法則也要比平常人要快得多,所以說大道面前人人平等,以往努力也不會白費的。

因此,除了個別非常走運的人之外,絕大部分的強者仍舊是那有數的幾人,但是這些強者也有了明顯的差距。

在天地法則固然改變的時候,新的天地法則產生並不是一蹴而就就的,在新的天地法則形成的過程中,如果有人幸運的被其中的一種法則看重,他就有可能在這種法則的修煉中取的很高的成就,甚至能夠成爲這種法則的代言人,也就是說這個人成爲了一個不滅之人,除非這種天地法則發生什麼變動,這個人的實力纔會變弱甚至灰飛煙滅。

這個天地法則新舊更替會持續多長時間沒有人知道,但是這個過程肯定非常的混亂,因爲只要在這個過程中奪取了對方的神格,那就可以煉化,進而掌握對方所掌握的法則,而且還不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這也許就是天地法則不完善的後果,所有的人都可以鑽這個漏洞。

這個消息也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也沒有人知道這個消息的真假,總之這個消息就好像是突然就出現在所有人的腦海裏。在剛剛得到這個消息時沒有人相信,因爲以往煉化別人的神格的事情也發生過,但也只能得到神格中的能量,至於其中所蘊含的法則和規則卻無人能夠得到,他會隨着神靈死亡而消失。

現在突然冒出這麼一個消息誰會相信,如果這是真的,那還了得,天下豈不是大亂了,誰還認真修煉,只要能夠設法得到對方的神格那不就得到了對方的一切了嗎?

雖然暫時沒有人相信,但是不久後所有的人就開始相信這個消息的真實性,因爲有人試驗過,卻是可以得到對方神格中的能量和所蘊含的天地規則。

利益可以驅使人作任何事情,就是神也不可能免俗,所以在這個消息出現後,雖然沒有人相信,但是仍舊有人開始動起來心思,可以先拿一個弱小的神靈做實驗嘛,如果是真的,那就在開始殺戮掠奪也不遲。於是就有人開始試驗了,因此這個消息被證實是真的。

但是,其他人所不知道的是,一個神靈也只能得到一個另外神靈神格中的法則,再多也只能得到其中的能量,而無法得到新的法則,不然這個世界天道留下的漏洞也太大了。

在外面開始殺戮的時候,薛易卻坐在玄黃蒲團之上露出了笑容,因爲這個消息就是他施展大神通讓世人所知道的,這個神通對薛易來說也沒有什麼難度,因爲他現在可以藉助現在的白玉鐲,因爲這個白玉鐲成爲了這個世界的護法神器,所以能夠直接影響這個世界,想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生靈傳遞消息只不過是輕重的一個附帶的小小的作用而已,其他的用還有很多,這裏就不一一列舉。

現在的薛易能夠輕易地查看整個世界的所有情況,但是卻不太清楚,因爲白玉鐲對這個世界法則的修改還沒有完全完成,其中的漏洞還有許多。

隨着薛易本尊實力的提高,兩大法身也全都凝聚出了真身,完全變成了兩外兩個薛易,和本尊沒有任何區別,區別也只是法力深淺。他的兩大法身可是完全不受天地法則改變的影響,仍舊認真的在冥界混生活的白骨法身仍舊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在那裏拉大旗扯虎皮的建立自己的勢力,不過現在卻回來進入到了薛易的識海之中,玄黃法身同樣也進入到了薛易識海之中。

在白骨法身回來之前已經把將臣和莎莉招到冥界,接掌他所建立的勢力。讓他們在冥界縮小自己掌握的勢力範圍,不要和別的神靈發生爭執,這個時期就是做縮頭烏龜,悶頭修煉自己的法訣,這纔是正途,掠奪只能算是旁門外道。

人間道的八門勢力也全都封山修煉,所有的人都被玄黃法身召回,下令不得隨意外出,一面出現什麼意外。 (俺的新書《天妖傳》,希望多多收藏。晚上還有一章,敬請期待,希望大家訂閱支持。)

現在外面的世界裏再也看不到任何一個玄黃宗的弟子,那些弟子都在最短的時間裏被宗門召回,回到自己的一門閉關修煉。玄黃觀所在的玄黃山也被玄黃法身再來時給發動了禁發,開啓了護山大陣,對外宣稱要閉關修煉。就是被派出去幫助神龍帝國的弟子也全都被召了回來,全線撤出了世人的視線。

薛易給他們的解釋是,只要好好修煉師門傳下的修煉法訣,所得到的結果並不比掠奪來的差,而且是門所傳下的法訣纔是最接近天道,能夠達到大道的法門。掠奪別人的畢竟不是正途,而且會沾染因果。

現在的薛易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整理從盤古斧巨量信息,另外就是分神煉製白玉鐲,現在的白玉鐲正在成長之中,而且其還是形成這個天地新的天地法則的關鍵,所以這時白玉鐲非常需要薛易用心神煉製,否則就有可能是新的天地法則不完善,形成天道的漏洞,那時可就非常糟糕了。

一根漆黑的長髮從薛易的頭上飛下,在落到地上的時刻突然變化成另外一個薛易,這個薛易全身穿着黑衣,一件黑色的道袍,背後畫着一個黑背太極頭,烏黑的長髮,烏黑的鞋子,只有一張臉呈現紅潤之色。

黑衣薛易朝着本尊薛易一禮就消失在原地。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亂,這是黑衣薛易來到面真是看到的情況,到處都在殺戮,強者之間,神靈之間,就是世俗凡人之間也在殺戮。

神龍帝國現在也在指揮大軍攻擊着周圍的小國,不斷的擴大着自己的國土面積,以增強自己國家的實力,因爲所有國家的守護神都傳下神諭說,將來的國運就要看現階段積累的實力,就是護國神靈也受一個國家實力的影響。

黑衣薛易現在就行走在神龍帝國的一座大型城市裏的一個街道上,這座城市距離神龍帝國的邊界還非常遙遠,因此沒有搜到多少大戰的影響,仍舊是一片歌舞昇平,市民仍舊像平常一般生活,好像天地鉅變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影響。

這是因爲普通人沒有修煉,對天地法則沒有任何感悟,所以當時天地鉅變之時,他們也只感覺天地一陣劇烈的晃動,其他的並沒有什麼,只是慌亂了數天,在國家的安撫下就有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黑衣薛易現在就是想看看現在這個超級大陸,以及以前所存在的十大禁地的其他禁地,他現在也完全瞭解了其中的幾個禁地,其他的禁地他連看海都沒有看過,特別是衆神戰場,薛易即使是現在也對那裏感覺非常好奇。因爲,盤古斧裏面的信息並沒有對十大禁地有任何描述,哪些信息主要是對大道的一些感悟,和開天闢地的一些描述。

現在的薛易只要默運元神就能逆時間而上查看過去的事情,很輕易的,薛易就能追溯到這個世界被開闢的情景。

現在薛易感覺自己的實力和境界都已經到了準聖巔峯,而且境界還在飛速上升,突破準聖成爲至高無上的聖人也就只差一個契機而已。

黑衣薛易沒有御空飛行,只是腳踏實地的朝着衆神戰場的方向走去,雖然感覺自己掌控這個世界的時機越來越近,但是沒有真的在這個世界上的大地上走動過,總感覺不太真實,所以薛易決定趁自己閉關,所有弟子封山修煉之際,派出一個分身到整個大地之上行走,只有真正的接觸整個世界才能瞭解整個世界,不然,追求大道只能成爲一句空話。

雙腳他在大地之上有種真實的感覺,雖然在這短短的數百年時間,薛易從一個普通的修煉成成爲了一個絕世強者,但薛易總是感覺非常得不真實,好像是在做夢。現在雙腳踏地,一股真實感充滿薛易全身,走在城市的街道上,看着周圍的市民忙忙碌碌,感覺這纔是生活,普普通通,沒有弱肉強食。

行走在其間,薛易人就能夠看到一些身穿晦澀道袍的道士,薛易知道這都是玄黃宗的外圍弟子,是玄黃宗下八門的弟子爲了擴大玄黃宗的影響而做出的決定,讓這些外圍弟子學習一些基礎的道法,醫術,能夠在行走在世間時爲世俗之人看病,解決一些小的靈異事件,這樣雖然不需要多大的本事,但卻最能吸引人心。

越是普普通通的繁瑣之事越是能夠打動俗人,這樣他們才認爲這樣的宗教才值得自己把精神寄託在那裏。不過,現在普通俗人所居住的地方,很少有強者出現,因爲現在的強者都正在閉關修煉,或者掠奪其他強者的神格。他們現在對世俗之事關心缺缺。

在經過幾個城市以後,薛易便不再從任何城市中路過,而是專門從高山大川中經過,只有在這些地方纔能碰到修煉之人。

時間匆匆,薛易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只感覺自己走了有數年的時間,可是仍舊沒有走出神龍帝國,如果薛易選擇飛行或者傳送陣,早就到了想要到的地方,但是薛易沒有選擇哪種方法。

隨着本尊閉關參悟大道,實力提升,這個黑衣薛易也變得更加飄逸,而全身黑衣又讓他看起來非常孤傲,就好像是一把帶着劍鞘的利劍,讓其他行走在荒山大川之間的其他強者看見後就遠遠的躲開。

這一日,薛易又來到一座巨大的山脈之前,這座山非常高大,成一個圓錐的形狀,在數千米的高山之上還冒着比較淡的煙火,看周圍的環境,這應該是一座剛剛形成沒有多久的大山,所以底殼不穩,變成了一座火上,地底之火順着大山噴出地面,使整座火上還在不停的變高。

金紅色的火焰就好像是一條火龍一般朝着天空不停的吞吐,薛易遠遠地看到後就知道那地底之火的溫度絕對非常之高,就是比起道家的三味真火也來的不差,行走這麼長時間,薛易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火山,而且還是正在噴火的火山。

薛易繼續朝着火上走去,每一步薛易都會出現在數丈開外,這好像是縮地成寸的法術,但是薛易施展起來就好像是普通人再走路,信步閒庭。

周圍並沒有什麼高大的植物,只有一些低矮的植被,這可能是因爲火山噴發所發出來的硫磺氣息是周圍的高達植物無法生存所造成,只有一些對生存環境要求不高的之物纔在這裏周圍生存下來。

很快薛易就來到半山腰,就在薛易就朝着火山口走去時,突然感覺到遠處有一個微弱的生命體在那裏苦苦掙扎,好像是不甘心就這樣死去,“這是怎麼回事?”一路之上,薛易可是看到很多神靈的屍體,聖級強者的屍體更多,因爲他們想要弒神奪取神格,但是成功的機率實在是太小,另外即使還活着也會被周圍窺視觀戰的人給殺死,奪走她身上的一切。

但是從來沒有見到過活着的,即使是兩敗俱傷也都是兩邊的人全滅,從來沒有一邊的活着的,跟何況現在薛易感覺到的這個生命體還有些熟悉,好像自己在那裏見過,所以,薛易急忙趕過去。

在距離薛易數裏外的地方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上百的屍體,那些屍體全都是血肉模糊,眉頭中間都被洞開,應該是被取出神格所留下的,看來這些人的神格全都被人奪走,順着那股生命波動,薛易來到其中的一個屍體跟前,這個屍體也是全身血肉模糊,背朝天的趴在那裏,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也認爲這就是一個死屍。

可是薛易卻感覺到有一股微弱的生命波動從他的身體裏傳出來,走上前,薛易慢慢反過來這個人的身體,就看到一丈熟悉的面孔,雖然面孔非常蒼白,但仍舊被薛易認了出來,這就是被龜老頭蠱惑着薛易偷看過的火神之女,那時他還偷窺這個火神之女洗澡呢?

不過後來自從從那個火神位面逃出來後就再也沒有回去過,也不知現在那個火神位面怎麼樣了?還有那個火神還記不記的自己當年和他之間的恩仇。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現在的薛易如果想要殺死那個火神,可以說和碾死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區別,實力差距是臺式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人。

生命波動越來越強烈,薛易非常納悶,怎麼神格都被挖了還能活?薛易看到火神之女眉頭上的小洞正在慢慢縮小,而在他的識海里正有一個全新的神格在形成,一顆心的火之神格在形成。

想了一會兒,薛易終於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沒想到火神之女竟然幸運的被新的天地法則中的火之法則選中,成了火之法則的世上代言人,當然,薛易知道這樣的人並不少,火之法則肯定選取了佈置一個人,而是很多人,他需要這些人競爭,只有最強者才能能夠成爲唯一的火之主神,掌控天地間的火焰。

薛易非常感興趣的看着眼前慢慢恢復的未來的火之女神,很可能是未來的一個主神的存在,現在當然還不能肯定。 (這是昨天的第二章,今天仍舊是兩章,希望大家支持,新書《天妖傳》,希望大家先收藏)

主神,這是薛易對未來世界修者實力境界的安排,也就是這個世界規則變化後的一個體系中較爲高層的強者代名詞。主神,顧名思意主宰神靈的強者。

這個新世界的實力體系劃分只是在薛易腦海裏形成了一個雛形,還沒有真正的定下來,但是也在慢慢的完整充實,等到了一定時機新的劃分方法就會真正的流傳下來,到了那時,也就是這個新的世界徹底穩定下來的時候。

躺在地上的火神之女散發出來的生命波動越來越強烈,臉色也開始慢慢的紅潤起來,眉頭上的那個血洞終於消失了,呼吸聲也開始出現,最後眼皮也開始出現抖動,最後終於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剛剛醒來的火神之女還有些迷糊,他明明記的自己被別人滅殺,而且神格也被別人取走,自己的神魂也被那人打散,眼看就要消失在天地間。就在火神之女要絕望的時候,突然間,天上降下一道紅色的霞光,紅色的霞光照射到將要消散的神魂之上,已經變成細微的碎片的神魂卻又開始慢慢的凝聚。

雖然神魂快要消散,但是火神之女還是有一些思維,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神魂能夠凝聚完全是天上突然間莫名其妙的降下的紅色霞光有關,雖然不知道這道紅色的霞光究竟是什麼東西,但絕對不是害自己的,而應該是幫自己的,幫助自己凝聚神魂。

薛易雖然沒有見到當時的情形,但是也有一些猜想,因爲最近一段時間,薛易感覺自己的白玉鐲上面放出數道極其細微的霞光,那幾道霞光上蘊含着一絲天地法則,應該就是新的天地法則有了選中的目標,那些霞光應該就是飛到那些選中的人之中,助那些人在修煉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

火神之女終於張開了眼睛,迷茫的眼睛也開始變得清澈起來,最後好像才徹底想起了一切,看到眼前的黑衣人,火神之女濡染又緊張了起來,因爲他記得前來滅殺他們的那人就是穿了一身黑衣,只是和眼前這人還是有些差別。

但是火神之女仍舊感到非常緊張,自己可是好不容易纔復活的,這在長長的歷史長河中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現在自己竟然在將要消散的時候竟然有奇蹟般的凝聚成一個完整的神魂,終於復活。

不過很快火神之女的臉色就開始變化,因爲她終於想起了,自己曾經見過面前這個人,但是在哪兒呢?一時之間確實想不起來,因爲剛剛甦醒而且又是神魂重新凝聚,腦袋裏面一片混亂,但是他明明記的自己以前曾經見過面前之人,可是就是想不起來。

火神之女知道面前之人不是敵人,也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危險,所以就放鬆下來,開始歪着腦袋想自己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見過眼前之人,腦子裏混亂的記憶終於被整理起來,眼前這個面孔也開始清晰起來。一切都想起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