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龍馬也感覺有些矛盾,自己到底應不應該感謝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少女對自己實力的信任呢?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她似乎深信不疑,只要自己上場就絕對能贏,她對自己這莫名的信心到底是從哪裏來的?

雖然龍馬自己也覺得自己不會輸。

“不要鬧了,遊子,先給越前治療一下,如果想要看我比賽的話,下次再來不就是了。”

——下次再來?

一邊給龍馬包紮,遊子一邊瞄了看似正直的手冢一眼,怎麼就感覺自己似乎掉到某個陷阱裏面了呢?

而挖陷阱的,就是這個面癱的手冢國光!

遊子的治療水平絕對遠超龍崎教練不知道多少倍,被她包紮過的龍馬根本就沒有十五分鐘的限制,有了更好發揮時間和空間的龍馬,當然不可能輸。

比賽贏了,接下來就是吃午餐了,在公園裏面找個涼亭,包括網球部正選、一年級五人組和龍崎教練和遊子在內,所有人圍坐在一張大大的石桌邊上。

一邊幫着手冢把便當發給每個人,遊子一邊道:

“今天我請大家吃雞料理,味道我敢保證!”

“雞肉嗎?”

桃城期待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便當盒,就等着龍崎教練和手冢說“可以吃了”。

“不是雞肉,是雞料理。”

遊子糾正道。

“有什麼不一樣嗎?”

這一次不止是桃城,其他人也是一臉不解,雞料理的話不就是用雞肉做的料理嗎?桃城哪裏有說錯嗎?

不過被遊子這麼一說,大家倒是更加期待起來了。

很快,所有人面前都有便當了,龍崎教練也看出了衆人的焦急,也沒說廢話,直接宣佈可以開吃了。

“我開動了!”xN

少年少女們同時喊道,然後同時打開便當盒,再然後因爲突然從便當盒裏射出的金光同時捂住了眼睛。

“好刺眼,這到底是什麼料理?”

特異的表現讓所有人都對遊子的雞料理充滿了期待,然而,等到金光消失,看清楚便當盒裏面的東西之後,他們又都呆住了。

“米……米飯……”

桃城磕磕巴巴地道,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從天堂掉到地獄的心情:

“怎麼只有米飯?”

這就是讓眼前的少女一直很自滿的雞料理?這不就是米飯嗎?

除了深爲了解遊子的手冢之外,其他人看着遊子,臉上的表情都很怪異。

現在怎麼辦?難道午飯就真的幹吃米飯嗎?

在一片安靜裏,第一個拿起勺子開吃的卻不是手冢,而是乾。

從便當盒裏舀出一勺米飯,乾很乾脆地放到了嘴裏,然後,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

“這是多麼莊嚴而華麗的甘甜,彷彿波濤洶涌席捲而來,卻又繽紛無比,引人入勝的濃郁口感!我的血液,我好想能聽到體內血液奔騰的聲音!”

把嘴裏的米飯嚥下去之後,乾一臉感動和陶醉地道:

“雞,這是貨真價實的雞啊!”

乾的反應實在是太誇張了,讓其他人也不自覺地開始品嚐起面前的米飯來,然後反應和乾如出一轍,俱都是滿臉的陶醉。

“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美味的雞料理,這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不二露出了冰藍色的眼睛,很認真地望着遊子問道。

“把雞和藥材、酒一起慢慢蒸熟,然後只取放在雞腹中的米出來吃,這樣,雞腹中的米吸收了整隻雞的精華,就能用最完整的方式,表現出雞的美味。”

對自己料理的材料和過程遊子從來沒有敝帚自珍的打算,所以他很仔細地向不二解釋道。

“可是就算是真正的雞也沒有這麼美味啊?”

不二仍然有不解的地方。

“因爲我用的是雞中的珍品,烏骨雞。”

遊子說破謎底。

不用說,遊子的雞料理受到了極大的歡迎,大家好像掃蕩一樣快速地把眼前便當盒裏的米飯掃到嘴裏,好像吃慢了就沒有了一樣。

所有人裏面只有一個人的動作比較斯文,那自然是因爲吃的多了所以對這種美味多少有了抵抗力的手冢了。

微笑着看着衆人搶食的場面,遊子的心裏俱是滿足,自己的料理被喜歡,這樣的景象無論看多少遍她也不覺得厭。

忽然,一勺米飯遞到了遊子的面前,打斷了她的思緒。

擡眼望過去,舉着勺子的不是手冢又是誰?

下意識地張嘴把嘴邊的米飯吞下去,遊子不解地望着手冢,不知道他這是打算幹什麼。

“你沒做自己那份嗎?”

手冢沉聲問道,同時也解釋了他餵給遊子米飯的原因。

“嘿嘿,因爲我沒弄清楚你們網球部到底有多少人,所以少做了一份。”

遊子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笑着道,然後在手冢再次餵過來的時候把頭偏開了:

“你自己吃就好了,我家裏還有,等一下回家吃就是了,反正我上午我又沒參加比賽,根本就不餓。”

遊子無所謂地道,並且決定等一下他們都吃完了就告辭離開,反正比賽也看了,和手冢之間的約定也達到了,禮物他們也很滿意的樣子。

自己和青學的也不是特別熟悉,總不能一直待在一起。

“上午我也沒有下場,所以我們兩人吃一份就可以了。”

聽到遊子說要走,手冢的眼神沉了沉,語氣倒是更加堅定了。

“哎?可是……”

沒待遊子把可是後面的內容說出口,手冢趁機又是一勺飯塞進了她的嘴裏,把她所有要說的話都給憋了回去。

沒有辦法之下,最後遊子還是沒有強硬過手冢,硬是和他分享了一盒米飯。

看着那邊兩個少男少女很沒有自覺地用一根勺子分享了同一盒米飯,已經吃飽了的青學其他人湊到一起竊竊私語。

“手冢和黑崎桑真的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馬嗎?你們不覺得他們倆有點太親密了嗎?”

“我也這麼覺得喵!”

“原來手冢喜歡的人是黑崎遊子,得到好數據了。”

“手冢交女朋友的話會不會影響訓練?如果比賽受到影響就不好了……”

“切,手冢部長還MADA MADA DANE!”

…………

因爲注意力都在手冢的身上,耳聰目明的遊子並沒有留意到青學衆人的私語聲,否則,也許提前知道了某些事情之後,未來就會轉向另外一個方向了。 吃完午餐之後,青學衆人各回各家,既然是青梅竹馬,遊子和手冢住的自然不遠,所以兩人一路。

坐在回家的電車山,手冢忽然掏出一個盒子遞給遊子。

“這是什麼?”

遊子把盒子接過來的時候順口問道,反正他們經常互相贈送禮物,也不是非得逢年過節,遊子一點都沒多想。

“手機。”

手冢解釋道:

“昨天你說手機壞了,所以我給你買個新的。”

像昨天那種聯繫不到遊子的不安感覺,手冢不想要經歷第二次。

“新……手機?”

正準備拆盒子的遊子瞬間僵硬了一下——

壞了!

遊子的心裏咯噔一聲。

昨天爲了解釋自己那麼時間手機沒信號的問題,爲了不暴露出自己跑到戰國時代的事情,才條件反射地說了自己的手機壞了。

當時真是隨便找個理由敷衍手冢罷了,怎麼能想到他竟然這麼認真,還給自己買個了新的!

遊子爲難地皺起了眉頭。

倒不是因爲禮物太貴重了之類的理由,反正更貴的東西她也收過,可是問題是,自己現在在用的手機是前段日子一護攢了很久的零花錢爲自己買的,這麼快就換新手機的話,怎麼對得起一護的心意?

可是,手冢的手機同樣包含着他對自己的關心,辜負哪個人都讓遊子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啊!

“怎麼了,不喜歡嗎?”

手冢很敏感地察覺到遊子的心情並不是喜悅,心裏升起了微微的失落,這款手機是他昨天很認真地到商店裏挑選的,還以爲遊子一定會喜歡的。

“不是不喜歡。”

遊子連忙搖頭,就如手冢可以輕易察覺到遊子的心情一樣,遊子同樣能夠簡單地發現手冢的情緒變化。

意識到手冢的失落,遊子自然馬上否認,同時大腦飛快地轉動着,想要找到一種兩全其美的方法。

“只是我昨天和你分開之後把手機拿到店裏修了一下,現在已經修好了,你看。”

遊子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給手冢看,證明自己並沒有說假話。

宅鬥之春閨晚妝 “啊,既然用不上,就把手機還給我吧。”

手冢伸手要拿回盒子,既然遊子用不上,自己的禮物就是多餘的了。

“送人的東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

遊子把手向後一縮,閃開了手冢伸過來的手:

“我可以兩個手機一起用,不行嗎?”

遊子故作貪心地道,卻讓手冢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了那麼一個小小的弧度——

遊子這是爲了照顧自己的心情,所以才硬收下那個對她來說一點用都沒有的手機。

手冢自然知道,遊子不是那種貪財愛佔小便宜的性格,更加不缺一個手機的錢。

雖然爲了買這支手機,花了他自己好幾個月的零花錢。

“讓我看看國光的眼光怎麼樣。”

既然已經決定收下來了,遊子懷着期待的心情拆開盒子,在那短短的幾秒鐘,手冢竟然發現自己的心跳快了那麼幾分。

“哎呀,很漂亮的手機啊!”

當看到靜靜地躺在河底那支藍色的小巧手機,遊子驚訝了一下,本來她還以爲手冢會買那種小女生喜歡的粉紅色的呢,沒想到他竟然給了自己一個驚喜。

小小的藍色手機,並沒有太過於明顯的女性色彩,可以說是男女皆用類型的。

“我知道你不喜歡那些紅紅粉粉的東西。”

手冢略帶不自在地道,認識了那麼多年,遊子的每一個喜歡,都被他牢牢地記在心底。

“嗯,我很喜歡,謝謝你,國光。”

看着遊子臉上綻開的歡快笑容,手冢的心也跟着柔軟了起來,心情很好。

新的一週,週一的時候遊子放學後照樣沒有去弓道部報道,而是在去了空座綜合病院。

到了醫院之後,遊子並沒有去看望日吉媽媽,直接走進了龍弦的辦公室。

“陪我修煉一下吧,小龍。”

這是遊子見到龍弦所說的第一句話。

“可以。”

合上正在看的文件,龍弦也很乾脆地道,答應的同時龍弦站起來走到牆邊,在某個地方按了按之後,那面牆忽然從中間裂開,露出了一扇門。

待龍弦和遊子走進去之後,門又靜悄悄地合上了,牆面平整地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門內是個用特殊材料製作而成的碩大的空間,不但隔絕聲音和氣息,還可以抵抗很強的攻擊。

這裏的作用和原理有點類似浦原商店下面那個訓練場,區別只在於一個利用着滅卻師的技術,另外一個利用着死神的技術罷了。

既然遊子要求修煉,龍弦在進到密室裏之後,二話不說,直接拉開了弓箭對遊子展開了攻擊。

遊子沒有召喚村雨和虎源太,而是腳尖在地上一點,飛速推開的同時握住了脖子上戴着的乍一看好像十字架一樣的項鍊墜,向裏面輸入了自己的靈力。

輸入了靈力的十字架瞬間變爲了一張閃爍着光芒的弓,以靈子形成的弓箭,遊子立刻和龍弦戰到了一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龍弦一箭貼着遊子的脖子滑過之後,戰鬥結束了。

“呼呼……小龍果然不愧是最有能力和天賦的滅卻師,我又輸了。”

遊子毫無形象地仰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大口大口喘着氣。

“如果連你這個僞滅卻師也打不過,滅卻師就真的應該滅絕了。”

重生之溺殺 龍弦揮手收起自己的弓箭,語氣淡淡地道。

“什麼叫做僞滅卻師,話說得真難聽!”

遊子撅了撅嘴,很不滿地衝着龍弦翻了個白眼。

“難道你擁有滅卻師的血脈嗎?還是僞裝的時間長了,你真把自己當成真咲的女兒了?”

龍弦的毒舌一口說到了點子上,瞬間戳破了遊子的怒氣,整個人變得有些蔫蔫的:

“可是我使用靈力的方式明明和你是一樣的,攻擊方式和武器也也一樣,卻只是因爲沒有滅卻師的血脈就不被承認是滅卻師,真是討厭!”

“你就那麼想成爲滅卻師嗎?這種讓人厭煩的職業?”

俯視着躺在地上的遊子,龍弦的表情淡漠地讓人找不到他的真心,口氣也一反往日對遊子時的溫柔。

“可是因爲小龍是滅卻師所以我纔想要成爲滅卻師的,不行嗎?” 遊子的表情是那麼單純和真摯,一瞬間讓龍弦心底的所有防線全面潰堤,周身冷漠的氣息也立刻變得溫和起來:

“如果我說不行,你就會改變主意嗎?”

“嘻嘻……”

回答龍弦的,是遊子歡快的笑聲。

等到遊子的呼吸終於完全平緩下來之後,龍弦才問出了從遊子剛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產生的疑問:

“爲什麼突然要和我進行修煉?比起弓箭,你更喜歡不是刀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遊子覺得龍弦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裏有些微妙的不滿。

“因爲這週末就會舉行弓道的地區預選賽,和弓道部裏面的人訓練實在是浪費時間而已,所以纔到你這裏來了。”

遊子很老實地道。

“區區一個地區預選賽就需要到我這裏特意修煉嗎?你什麼時候對自己這麼沒有自信了?”

龍弦對於遊子的理由很是不以爲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