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杉菜先是一愣,立馬反應過來,鈴蘭的意思是剛剛那小孩是藤野家的孩子。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怎麼會?”杉菜不可置信,藤野家沒有窮到要孩子乞討的份上吧,況且……藤野家的小屁孩不是小區裏的小霸王嗎?可沒聽說對方啞了啊?!該不會……

杉菜立刻轉身朝那小不點跑去:“站住!”小不點聽到喊聲卻撒腿就跑,還不忘回頭吐舌頭做鬼臉:“傻不拉幾的傻妞!!”

杉菜想追卻遇到了紅綠燈的阻礙,一轉眼,小不點已經消失在街角了。

回來時,杉菜抱怨道:“鈴蘭你怎麼不早說!便宜那個臭小子了。”

“藤野家。”鈴蘭提醒道。眼中閃爍着看好戲的光芒。

果不其然,杉菜聞言立刻有精神了,“我們回家吧!等會我就去拜訪藤野家,看那小鬼怎麼逃!!什麼不學好,學騙人,還是利用別人的好心!!這臭小鬼……”罵罵咧咧地,卻難以掩飾杉菜的擔憂。

鈴蘭看了杉菜一眼,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姐姐,我好想你們!”牧野蘭直接撲了過來,杉菜一點也不給情面地閃開,幸好後面有個鈴蘭穩穩地接住牧野蘭。當然,鈴蘭是懶得閃開。

牧野蘭直接抱着鈴蘭撒嬌道:“鈴蘭姐姐,你最好了,杉菜一點都不疼我。”

鈴蘭輕輕鬆鬆地抓起牧野蘭,丟給杉菜,然後坐上位置,繼續看書。

“鈴蘭姐姐不喜歡我,我果然是討人嫌的孩子。”牧野蘭蹲在一邊畫圈圈。

“行了,別演了。”她一手教育的孩子,她會不清楚嗎?

話說,杉菜想當好姐姐的願望在鈴蘭這裏碰了壁,在弟弟出生後,她就在弟弟身上加倍找回來。成功地把弟弟培養成三好男孩,不僅學習好、體育好、交際也好……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不尊重‘師傅’——她本人。偏偏對一向懶懶散散不願意搭理他的鈴蘭十分敬重,杉菜表示,很不開心!!!

“媽呢?”杉菜還想找牧野媽媽麻煩,不料卻找不到人。

“去旅遊了。”

黑線,她們前腳剛入學,她媽後腳就去旅遊,這其中沒有貓膩,誰信!!

“上一次藤野太太是不是拜託過媽要請家教?”杉菜想起了這麼件事情。

牧野蘭有預感,藤野家的孩子有麻煩了。

“去和藤野太太說,把孩子送來我們家,媽媽走之前吩咐給我們的任務,我們要好好完成它,是不是?”杉菜微笑。

牧野蘭表示……當然好啦!終於有人能夠和他同甘共苦了,哦不,杉菜說的是他們也就是說,他也可以教育的吧?想到這一點,牧野蘭不用杉菜催,直接跑去藤野家要人。

順便說一下,爲了教育妹妹,杉菜曾經好好地專研過一段時間,可惜一直都沒有機會在妹妹身上嘗試,反倒是弟弟成了她初次教育的犧牲品,也無怪乎牧野蘭對杉菜不尊重,實在是當初作爲教學菜鳥的杉菜讓牧野蘭遭受了大量的罪。

杉菜如今的教學水平,都是牧野蘭的‘血淚’澆灌而成的。想想就是淚啊,這也是杉菜雖然對弟弟不尊重自己很不爽,但是也不好意思怪罪的原因。

鈴蘭在一旁眼中泛起笑意,然後接着看書。

另一邊,在兄弟們的簇擁下,道明寺和美作、西門找到了睡在天台的花澤類。

西門不禁對美作報以敬佩的目光。美作高深莫測地笑了笑。

“放學了?”花澤類迷濛着雙眼,不確定地問道。總覺得,某人和某人好像。

“本少爺餓死了,快走了。”道明寺看到花澤類醒了,催促道。

“唔。”花澤類打了個哈欠,跟在後面。

美作和西門對看一下,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私底下,剪刀石頭布,美作出剪刀,西門出布,美作贏了。西門認命地上前攬上道明寺,美作拉起花澤類。

花澤類毫無知覺似地,但乖乖地跟着美作走,道明寺卻沒那麼配合了,甩掉西門的手:“動手動腳什麼!非禮啊!”

“噗!”西門緊接着咳了幾聲,對於道明寺的奇葩和單純,西門表示各種無力。回去得多練練剪刀石頭布。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西門露出認真而堅定的目光。

“我們趕快走吧,你不是肚子餓了麼?”西門很明智地沒有和道明寺討論‘何謂非禮’的事情,他有預感,如果真的討論,他絕壁會被‘單純’的道明寺大少爺打擊得五體投地!!

道明寺果然被轉移了心神,不用催自己走得最快了。

這就是道明寺,也正是因爲這單純直白的性子,得到了他們這羣人的友誼,他們的世界到處都是勾心鬥角,正因爲世界的複雜,他們才更珍惜擁有這麼一個單純的朋友,珍惜這一段珍貴的友誼。美作出神地想着。

不過……美作想起道明寺的叛逆,不禁爲伯母拘一把淚。有這麼個單純脫線的兒子。想起道明寺家姐弟的單純叛逆,美作覺得其實道明寺伯母纔是最溺愛孩子的人吧?

不然怎麼養出這麼一對姐弟這麼單純的模樣?不過我家爸媽也不錯,如果媽不要那麼……就更好了……

事實證明,神遊這行爲,不是個人的特權,所有人都有這習慣,越閒的人越容易神遊。美作亂七八糟地想着道明寺家的事情接着聯想到自家的事情。

“不對啊!”道明寺突然叫出聲,“我幹嘛給那女的榮幸和她單挑啊?我明明是想貼紅紙條的!!”越想越不對勁,他幹嘛眼巴巴地和對方單挑啊?

道明寺的腦子迴路不僅奇怪,還很長,吃飯都吃這麼久了才冒出這麼一句話。

西門倒是興致勃勃地慫恿道,“算了吧,對方是女生!”作爲花花公子的代表,西門很是憐香惜玉的。

美作意味深長地說道:“你別後悔就成。”美作表示他已經好心提醒過了,至於道明寺骨子裏的叛逆,美作表示,他忘記了。選擇性失憶,美作用得十分熟練。

花澤類還不在狀態,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看美作和西門都反對了,他也就反對了。顯然,美作和西門比道明寺靠譜,花澤類也是知道的。

道明寺本來還只是這麼一提,沒想到竟然引起了三個兄弟的共同反對,他怒了!!

沒想到那女的沒身材沒樣貌的,竟然勾引了他的三個好兄弟,不行!他一定要抓出那女的的醜態,不能讓三個兄弟被勾引了。一次性勾引三個,是要離間他們f4的兄弟感情嗎?!

道明寺心裏不舒服,自然而然的理解成,不高興自己的三個單純的兄弟被欺騙了。作爲老大的責任心起,決定要好好地揭露那女的的真面目!!

若是被美作、西門知道了道明寺把他們形容成單純的話……

另一邊,乾淨利落地教訓完熊孩子,將其鎮壓着學習的‘家教’——杉菜不知道自己明天回迎來什麼……

熊孩子藤野京成,此時正乖乖地坐着,乖乖地寫着作業,只有那時不時地看向杉菜的敬畏的目光,才能依稀讓人看出,他到底遭遇了什麼。

杉菜很滿意地盯着自家弟弟和熊孩子藤野京成做作業。隱隱地,她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家教這項工作,很偉大,很有意義,最重要的是,很……爽!……杉菜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嚇得兩個小孩立刻認真努力地做作業。

杉菜現在是天不怕地不怕!!熊孩子都被她給收拾成三好乖孩子了,還有什麼能夠阻擋住杉菜彪悍的步伐呢!!

一邊的鈴蘭繼續看着書……

f4vs牧野姐妹

道明寺vs牧野杉菜

財勢vs才運

大戰即將爆發……

無節操星人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5-01-0902:25:23

睡神木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5-01-0912:34:46

o(n_n)o沒想到一次性來了三個地雷!!!鞠躬致謝!! 張雲華與蘇夢棠聞聲從船艙裡面走了出來,一起來觀賞這西湖美景。

三潭印月島是西湖中最大的島,與湖心島、阮公墩鼎足而立,合稱西湖三島;因與神話傳說中的蓬萊三島相類,因此西湖主湖也被稱作「小瀛洲」。剛剛船夫提到的「三潭印月」,便是這「小瀛洲」的點睛之筆。

所謂「三潭印月」其實是由三座立於水中的石塔而得名,這塔的鑿制頗有雅趣:塔頂呈葫蘆狀,塔腹中空成球狀,球身上鑿著五個等距的圓洞。

白髮的船夫搖動著雙槳,將船身漸漸的靠近了那幾座石塔,秋秋看到那塔心似乎點著燈燭,外面的圓洞罩著薄薄的的紗網,將那明光透出,三座石塔在冰冷的湖上,顯得熠熠生輝。燭光的倒影,也就似一個個渾圓明亮的滿月,均勻地鋪灑在石塔周圍、漆黑的湖水之上,壯觀而又溫暖。

漢血長歌 「小秋,你數數,湖面上一共有多少多少個月亮?」趙清州問秋秋道。秋秋飛快的數了一下,每個石塔旁邊有五個,便是十五個,三座塔的正中間還有一個,一共是十六個。可是,多出來的那一個,是哪裡來的呢?

她正疑惑,趙清州笑著說道:「小秋,你看天上。」秋秋順著他的手指仰頭看去,此刻的月亮剛剛掙脫了雲海的束縛,坦露在長空之上,如水般皎潔的月光殷切地灑向地上的山河,可潔靜如水的月亮周圍,一圈的閑雲卻因借了些許的白光,而顯出了建盞般晶瑩油亮、璀璨奪目的華彩。

月華翻飛的夜空中,明月冷冷地高懸著,可它那不甘寂寞的影子,卻千里而下,與湖上的十五個難辨真假的光影,溶溶地平鋪在一起,成了湖上的第十六個月亮。到了湖上的月亮,借了燭火的溫度,似乎也變得溫暖起來,與四周的無數光影交相輝映。

船槳越近,越將這些月影攪得波光粼粼,像是被一池秋水煮沸了的月酒,秋秋被這景色給迷醉了,她獃獃看了半晌,才想起來對趙清州說道:「清州伯伯,一共是十六個月亮,對么?」清州低下頭對秋秋說道:「不對,還應該有一輪明月,已經映在小秋心裡了,是不是?」

秋秋笑了起來,只覺得剛剛在船上的鬱結之氣蕩然無存,天地間只剩下了無數輪月亮,映照在今夜的西湖上,讓人也變得心曠神怡,通達靈澈了。正神思搖曳之時,忽聽得老船夫喊道:幾位船客,是否去這北邊島上遊覽一番,若是不上岸,咱們就沿著九曲連橋,去湖心亭島了。」

已經走出船艙的張雲華與趙清州對視了一眼,雲華道:「咱們不看戲的,去島上逛逛也無妨。小瀛洲的景緻,三潭印月島獨佔了一半。」趙清州哈哈一笑道:「果然雲華最懂我,那咱們就上去看看。」蘇夢棠便回頭對船夫說道:「老人家,我們想上島上去看看,約莫半個時辰,您看行嗎?」

那划船的老人,似乎有些猶豫,聲音懇切道:「照理說,我送各位去到湖心亭,就可以回去碼頭,接下一船客人了。一晚上接上幾船,這租船的開支,才有著落。若是耽誤太久,怕是就要往裡賠錢了。」他雖這樣說著,卻已經將船向北面的三潭印月島而去。

幾個人原以為船夫撐的是自家的船,沒想到他是租來的,聽這話語,生活也著實不易,心下有些不忍。蘇夢棠向後穿過青篷遮蔽下的船艙,來到船尾,從荷包裡面掏出一錠金子,放在了老船夫手上,和顏悅色道:「老人家,您看今天晚上,您的這艘船,我們包下來行不行?」

老船夫鬆開一隻握槳的手,接過那金錠子,在月光下眯起眼睛仔細瞧了瞧,驚訝地說道:「金子?這……」「您只管收下,老人家。天快入冬了,湖上太冷,若是哪天雪大風急,您沒法出來划船載客,這點錢能貼補一下租金和家中用度。」

蘇夢棠的一番話,讓老漁夫深受感動,他低頭揉了揉眼,只喃喃說道:「多謝了。」蘇夢棠知道他或許是家中有什麼難處,剛想勸慰幾句,卻見老船夫抬起頭朗然道:「今晚上,幾位哥兒姐兒無論想去哪,咱就划著船去哪,老朽年少時便住西湖邊上,莫說這外西湖小瀛洲百頃湖塘,就是西里湖、北里湖、岳湖、小南湖,也沒有老朽去不到的地方。」

張雲華聽到蘇夢棠和老人的談話,也走過來道:「敢問老人家,夜遊西湖,可有什麼清幽獨絕、值得觀賞的去處?」老人一面划船一面笑道:「老朽見幾位帶著個娃娃,去那邊小南湖的紅魚池正好,那裡的燈火亮堂,池裡蓄滿了金鱗紅鯉,旁邊有賣魚餌的,頑上一晚,小娃娃豈不盡興?」

秋秋沒有作聲,不料蘇夢棠卻十分感興趣,幾個人一番商議,決定由趙清州先帶著秋秋上「三潭印月島」旁的「望月亭」,船夫帶著雲華與蘇夢棠去紅魚池,再回到島上接上清州、秋秋,眾人去湖心島與看戲的八個人匯合。

秋秋便跟著趙清州先上了島。「三潭印月島雖是小瀛洲最大的島,卻不如湖心島顯得熱鬧,幾家並排商鋪後面,便是一座小小的山丘,山頂有一個八角的小亭子,稱作望月亭。趙清州在商鋪里買了一串馬蹄糖給秋秋,便背起她,向著山上走去。

他忽然想起剛來臨安的時候,有一次小長帆跟著他去一戶人家借書,回來已經月上中天,小長帆困得邊走邊打瞌睡,他便背起他,走了一段山路。現在想起來,有種恍若隔世之感,趙清州低沉的嘆了一口氣,不讓自己陷入對往事的回憶之中。

他聽見背上的秋秋也嘆了一口氣,便問道:「小秋在想什麼?」秋秋咔嚓一聲咬了一口馬蹄糖道:「趙伯父,我在想,此刻西湖的鶯歌燕舞,終究是建立在承平日久的基礎上,若是有朝一日國事動蕩,生靈塗炭,西湖恐怕就要成為臨安百姓的傷心地了。」

趙清州忽覺脊背發涼,自己背著的這個八歲女童,為何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哈~”鈴蘭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跟着走。

杉菜的目光繞着鈴蘭轉了幾圈,臉上露出驚訝的目光:竟然沒有帶書?!這話當然沒有直接說出來啦。但是杉菜本來就不是會隱藏自己心思的人,直晃晃的目光搜索還是暴露了她內心的想法。

鈴蘭翻了個白眼:今天好戲開鑼,我怎麼能錯過呢!

以鈴蘭的能力,自然能夠察覺如意光環的蠢蠢欲動,通常出現這種現象只有一種情況,有人想要針對她。

而以她這一輩子懶散程度看,唯一一個可能就是杉菜昨天得罪的f4,她隱約還記得,f4似乎有貼紅紙這項全校運動吧?真這樣,那就好玩了。

想到這裏,鈴蘭的嘴角浮起玩味的笑容。

杉菜汗毛豎起,妹妹的笑容似乎有看好戲的意味?杉菜將疑惑放在心裏。

杉菜和鈴蘭一邊說笑,一邊走進校園。當然,絕大部分時間都是杉菜在唱獨角戲,不過妹妹難得地聽她講話,已經讓她欣喜莫名了。然而,今日並非幸運日,進入校園沒多久,她就感受到整個校園詭異的氣氛。

杉菜疑惑,想找同學問問發生了什麼事。拉住一個同學問道:“今天怎麼了?”

“沒,沒什麼。我還有事。”這名同學慌亂地甩開杉菜,逃也似地離開了。

一連幾個同學都是這樣,杉菜也察覺到不對勁了。

突然,杉菜發現樓上一名女同學將一盆水放在扶杆上,露出了得意猖狂的笑容,就要往下潑水。

杉菜和鈴蘭站立地點正好在水的正下方,這麼潑下來,杉菜壓根躲不過去,鈴蘭要躲也得暴露武功。不過作爲即將的受難者,鈴蘭面無表情,眼中透露着好奇。杉菜也是輕輕鬆鬆,同樣眼中透露着好奇。

“啊!!f4!!”尖叫聲響起。

正要潑水的女同學眼睛一亮,把水盆放在一邊張望着,這時候,教訓杉菜沒有f4要緊。

杉菜眼中浮起失望。鈴蘭撇嘴,繼續往教室走,儼然忘記了還在原地的杉菜。

道明寺遠遠地看到杉菜站在原地沮喪失望的模樣和鈴蘭遠去的背影,扯出一個嘲諷的笑容,氣勢洶洶地大跨步走向杉菜。

此時杉菜沮喪失望完了,發現鈴蘭已經走遠,追上了幾步。

“牧野杉菜!”道明寺見杉菜完全無視自己要去追那個背叛她的朋友,心裏不爽,叱喝道,一邊快步向前。

杉菜聞聲才注意到道明寺,轉身見道明寺正好走到水盆底下,注意到水盆搖搖欲墜,杉菜誇張地長大了嘴巴。

道明寺見此,只以爲杉菜怕了,得意地改成了慢步,扯出了個得意的笑容,然而得意的笑容剛剛揚上,剛要說什麼,一盆水潑了下來。

道明寺的全身被淋溼,得意的笑容還僵硬着,一會兒,道明寺咬牙切齒地罵道:“fu——ck!”面容猙獰,其怒火滔天顯而易見。

道明寺此時忘記了牧野杉菜,緩緩地走到向樓道上水盆旁的女同學。一路行來,周遭的同學盡皆退散。

“對不起,對不起,道明寺少爺,這是意外!!”女同學趕忙下跪求饒。

“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道明寺湊近女同學,一個字一個字地說。一句話打破女同學期望得到原諒的希冀,她已經可以預見未來學校生活的悲慘了。偏生她不敢退學,一來父母是不會答應的,二來也擔心道明寺把報復的目光,從她轉到她父母身上。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這不是沒有先例的,想到曾經的惹火道明寺少爺卻沒讓他消氣就直接逃逸的人,如今已經被趕出家族。

道明寺看着女同學癱軟絕望的模樣,一方面滿意f4的威嚴不容忽視,一方面心裏對這女人充滿鄙視,隨手貼了張紅紙條在女同學身上。自然會有人幫他教訓這個膽敢得罪他的女人!突然想起另一個得罪他的完全不同姿態的女人,望過去,卻只看到杉菜匆匆離去的背影,一個字一個字地:“牧——野——杉——菜!!”

似乎,無視他們f4權威的,比無意中得罪他們f4的更可恨!

女同學見道明寺轉移的視線,鬆了口氣,一瞬間有點感謝牧野杉菜,然而想起自己會得罪道明寺的原因,女同學那點點感激化作了更加巨大的怨恨。

“道明寺少爺,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吧,我一定幫您教訓那個人!!”

道明寺玩味地看着女同學,在女同學趨於絕望之際,“哼!”了一聲,沒有拒絕。但也沒有去掉紅紙條,遊戲越來越好玩了。

“鈴蘭,你剛剛走太快,錯過了一場好戲了。”杉菜說道,“剛剛那個想潑我們水的人,反倒把水潑在了道明寺身上,你說諷不諷刺?”

鈴蘭微微一笑,如意光環一如既往地給力啊!

杉菜自然也是知道這樣的結果是怎麼出來的,笑得賊兮兮地。然而,接下來,她卻笑不出來了。

只要一離開鈴蘭,她就開始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路上突顯香蕉皮、筆等東西,雖然她的謹慎讓她躲過了大多數,卻仍卻差一點被放在樓梯的鋼筆滑倒。

要知道,那可是樓梯啊,一摔下去不死也殘了。

若說之前的她還抱着這些同學真幼稚的想法,這麼一手出來,就不是幼稚了,是惡毒了!她不知道這麼惡毒的人是誰,這個全校性的整蠱遊戲,完全找不出實施人,於是她一股腦地全都算在了f4身上,特別是道明寺。

杉菜憋着氣,決定要給道明寺一點顏色看看。不過當無之急……

杉菜趕緊跑進廁所,人有三急!這也是杉菜爲何離開鈴蘭單獨出行的原因,要知道,只要和鈴蘭在一起,一切惡作劇都會自動消散。

憑空地整個學校多了好多牙疼請假的、肚子痛請假的、家裏有事請假的……杉菜猜想,會不會是他們把注意達到了鈴蘭身上?雖然無從考證,但是想想就歡樂。順帶着,對這羣出事的同學,一點兒同情心都生不起來了。

“咔!”廁所上到一半,杉菜突然聽到‘咔’地一聲,頓覺不妙。麻利地穿好褲子推門出去。

“砰!砰!”推不出去。外面傳來了囂張惡意的笑聲。

杉菜雙手握拳,怒氣滿值,擡腿一腳踹開了門。

驚呆了門外的一羣人。

“真抱歉,讓你們失望了,老孃我是跆拳道黑段。”杉菜雙手環抱,居高臨下地看着這羣被嚇軟了腿的嬌嬌女們。

“你,你想幹什麼?!”

杉菜半蹲下來,“告訴你們,惹急了老孃可沒有不對女的下手的規矩,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瞭解嗎?”

“了,瞭解!”說着,嬌嬌女們慌亂地離開了。

杉菜雖然沒有不對女的下手的規矩,但是冤有頭債有主,對付一羣嬌嬌女,只要嚇唬嚇唬就夠她們慌很久了,杉菜仍舊有一堆火藏在心中。

杉菜面無表情地走回班級。

“看你一直不離不棄的,還以爲你有多大膽子呢?不過也是個怕事的。”一個畫着濃妝的女子,拿起了杉菜的書包,拿着刀子要刮。

此時,長時間沒有來上課的f4,全員出現在了教室,引起班上一陣尖叫。濃妝女子也跟着尖叫起來,f4走過鈴蘭她們的座位,並沒有阻止濃妝女子的意思,道明寺嘲諷地一笑。

美作眼神探究地看着鈴蘭,沒有看到杉菜,他不準備幫這個莫名其妙多出來的牧野妹妹。

西門聳聳肩:“牧野小妹妹,需要幫忙麼?”他對牧野小妹妹頗有好感呢!

竹馬賴青梅:天上掉下個巫俏俏 鈴蘭淡定地搖搖頭,“不用了。”她更好奇,爲難她的這個女的會有什麼後果。

西門見牧野小妹妹不領情,摸摸鼻子走了過去,等着對方來求助。

花澤類慢慢地走過,好心留了句話:“別太過分了。”不知道是對誰說的。

濃妝女子見西門和花澤類竟然出手要幫助鈴蘭,對鈴蘭升起了嫉妒怨毒之心,又想到f4的頭道明寺默許她的動作,被怨毒的感情矇蔽了雙眼,她拿起刀子就要割下去。

“住手!”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濃妝女子手一抖,刀子掉落直接刺在了她腳上。

“啊!!!!”淒厲的慘叫聲簡直要震破在場人的耳膜。

“把她帶去醫務室!”道明寺揉揉耳朵,不耐煩地說道。立刻有人架起了濃妝女子離開。

杉菜一步一步地走向道明寺,面無表情地問道:“她是派出來的?她們做什麼是你吩咐的?”

“是又如何?得罪了我們f4……”

全場寂靜。因爲杉菜一拳打在了道明寺的臉上,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老孃不玩了!英德學院果然名不虛傳!”杉菜嘲諷地一笑,無視了呆愣住的道明寺,走去拿起書包,叫上鈴蘭:“走了,待在這種學校,還學個屁!”說完,瀟灑地率先離開,因爲她相信,妹妹會跟上來的。

鈴蘭笑了,這樣囂張,真的不愧是她這一世的姐姐呢!

地雷地雷,我愛地雷~~鞠躬感謝~~ 「清州伯父,您怎麼不走了。」秋秋覺察出趙清州的異樣,可並未打算掩飾自己超出八歲孩子認知水平的事實。「小秋,我歇歇。」趙清州替自己找了一個借口,他只覺得心裡沉甸甸的,停了須臾方才繼續抬腳,沿著被秋草遮擋的石階,走到瞭望月亭上。

秋秋坐在亭中,咔嚓咔嚓地咬著手裡的馬蹄糖,天上的月亮好看,湖上的島也好看,每一座島嶼上都是燈火璀璨,在黑暗得沒有一絲變化的湖水中異軍突起。「小秋在看什麼?」趙清州看到秋秋往遠處望得出神,忍不住問道。

「清州伯伯,你看湖上那幾處燈火通明的島,我在想,或許咱們此時飛到九天之上,看到的群星萬座,就如同此時在湖上亭中看的島,那麼大,那麼亮,那麼美,對不對?」秋秋轉過頭來說道,還不忘又咬了一口馬蹄糖。

趙清州看著秋秋,漸漸習慣了眼前這個小孩子的說話方式,與她談論起來:「小秋這個想法很好,是師父教給秋秋的么?」秋秋搖了搖頭,又忽而問道:「是我自己想的,清州伯伯,如果我講話像個大人,您會不會覺得很奇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