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10.2會有三更,凌晨先發一章,然後晚上(9-10點)會發餘下的2章。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10.3號起,每天保底兩更,現在均訂2500,均訂3000之前,每多100均訂加一更,到了3000均訂再加三更。

這個騙不了人的,到了3000均訂時會有精品徽章。

看到這裡,我知一定會有人嫌少,要罵我。

請大家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更想寫多幾章,畢竟每寫一章,都是錢啊,我當然十分希望每天十更。

但愈是這個時候,我知道,愈是要穩住,不能崩。

更新多,但是沒有質量的話,是在浪費大家的金錢,也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更是在謀殺這本書。

我今天沒有偷過懶,整個中午到晚上,都是坐在電腦前不斷整理大綱、劇情、主線、支線、輔線、暗線、事業線。

10月2號的三章更新,我現在才寫到第一章。

我比誰都更想寫更多,但更重要的是寫更好。

我之前也說過,我是第一次寫到上架,也是第一次寫到二十多萬字,這本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種長篇幅對我這種新手來說,寫到現在,每天都有挑戰,每天都會卡文。

希望大家能理解吧。

大家覺得不夠看,想養書的,作者也理解,不過如果你們養書時能開著自動訂閱,作者會萬分感激。

好了,說到這裡,碼字去~凌晨會發第一更,早睡的同學明天再起來看吧。 115、統計戰績(1/3,求訂閱)(第1/1頁)

茫茫天空之中,一艘中型飛舟穿梭在雲層之間,遠看就像一道流光。

在洗月谷被覆滅之後,梁朝道就沒有浪費過多的時間,當天就帶著所有人回到戰舟,返航玄天宗。

飛舟頂樓的甲板之上,梁朝道獨自站著,眺望前方,面色……非常陰沉。

任誰也看得出梁部首的心情很差。

原因大家都知道,聽說洗月谷宗主樓松山,在梁部首眼皮之下,跑了。

三十年前血屍宗覆滅之戰,樓松山作為血屍宗宗主的親傳大弟子,成功逃過一劫,然後在大周國內輾轉三十年,創立的洗月谷都發展成二流宗門。

如今洗月谷是覆滅了,但樓松山又跑了。

老實說大家都有點佩服樓松山了,可以在玄天宗的追殺之下一次又一次地跑掉這麼厲害。

由於這一次還是梁朝道帶隊的,因此這事難免會成為梁朝道戰績表上的一個難以洗察的污點。

所以大家都很理解為何會梁部首心情差,都識趣地離他站的位置遠遠的,不敢在這個時候惹到他。

梁朝道看著一望無際的天空,眼神略帶憂鬱。

「媽的……我只是想升個職,不用再回去萬凰山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怎麼就這麼難呢?」

他嘆了一口氣,望向下層甲板之上曬著太陽看風景的黃青,心中又慶幸起來。

還好這次有黃青這個弟子在。

當時他回到地下湖泊,見到計博容那個慘狀,聽了苗小花的報告,才知道他寄以厚望的計博容,還未與洗月谷開打,就差點掉了性命。

之後的情況萬分危急之下,還是黃青突然趕到,斬殺了鶴龍,帶領隊伍反勝。

還好有黃青在啊,如果連整個分部之中的三百多個戰堂弟子都損失慘重的話,梁朝道都不知道要怎樣跟堂主封寒交代了。

怕是不但不能升職,還要被發配邊疆了。

黃青悠閑地曬著太陽,不時看一看每一分鐘就跳動一次的太陽能量值,美滋滋的。

他留意到梁朝道那副憂鬱中年大叔的模樣,心裡同情了一下。

還好梁部首被樓松山騙到了,我才能順利完成任務。

梁部首是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大好人啊……

黃青也很想將樓松山已經死了的消息告訴梁朝道,不過這件事實在不能亂講,只好委屈一下樑朝道了。

他趁現在有空,順便做一個戰後檢討。

這次江州之行經歷過的戰鬥不少,但真正有意義的只有兩場。

一場是與金丹境修為的鶴龍的對戰。

另一場是與元嬰期的樓松山的對戰。

這兩場對戰讓黃青對自己現在的實戰能力有更深一層的認知。

首先,他能夠全面壓制金丹境修士,是無容置疑的。

鋼鐵之軀一階代表的結丹期巔峰極限最強,已經證明了它有多強大。

而與樓松山的一戰……很難下一個很好的判斷。

根據梁朝道的說法,樓松山只是元嬰初階的修為。

另外作為一個邪修,前期可以利用各種旁門左道,加快修練速度,但是去到境界高了之後難免都會有根基不穩的現象。

黃青在藏經書閱中惡補完修練知識之後,對這一點也是清楚的。

所以千萬別以為樓松山的元嬰期能代表所有元嬰期強者的實力,特別是與超品宗門出來的人相比。

黃青認為即使同為元嬰初階,玄天宗之中的元嬰初階實力要比樓松山強很多。

更不要說樓松山與梁朝道大戰過後,本來就受了傷。

所以不可以說他現在就不懼任何元嬰境初階的修士。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他在鋼鐵之軀一階之中,亦不怕神術,因為他一眼就能看出神術之中的破綻。

除非有一朝他能遇到一個沒有任何破綻的神術,不過這個事情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戰後檢討完畢,繼續曬太陽。

在同一層的另一邊,苗小花作為戰堂一枝花,人氣一直是不下於計博容的。

她現在身邊就簇擁著一眾戰堂弟子,猶如眾星捧月般,在七嘴八舌地問她這次間諜潛入所遇見的事。

比如有沒有危險啊,有沒有受傷啊之類的沒營養廢話,自然少不了。

苗小花卻顯得有點心不在焉,好奇的目光不時落到黃青身上。

「這個叫黃青的執法堂弟子……好奇怪。」苗小花也不知為何心裡不斷浮現的,是這個想法。

特別是黃青與其他不斷想討好她的男弟子不同,雖然救過她,但似乎是只為了貢獻點。

說話也一點都不客氣,懟起上來毫不留情,但她卻一點都不感到生氣,反而愈來愈好奇。

哎呀,難道自己是犯賤的性格,對愈是高冷的人愈好奇?

飛舟很快回到玄天宗主峰,停泊在戰堂總部外。

所有戰堂弟子都在這次任務之後獲得了幾天的假期,可以不用這麼快回萬凰山分部。

不過現在得先去總部統計此行的戰績。

由於黃青這次隨隊參加也能與所有戰堂弟子一樣,獲得貢獻點,所以也跟著進了戰堂總部。

進入總部之後,梁朝道深呼一口氣,懷著悲壯的心情,踏進後殿,去見封寒。

其他人則留在大殿,早有幾個執事準備好,開始逐個逐個統計戰績。

輪到統計苗小花的戰績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看過去。

「擊殺十二個築基期邪修,兩個結丹期邪修,獎勵二千二百貢獻點。」

「成功潛入洗月谷據點,利用傳信石指引位置,獎勵四千貢獻點。」

「總共是六千二百貢獻點。」

嘩然之聲四起。

苗小花固然是戰績彪炳,她那潛入成功的獎勵更是令人眼熱。

「苗師姐的首功穩了吧?」

「當然呀,六千二百的貢獻點,還有誰能比她多?」

眾人議論紛紛,本來嘛,以計博容的實力,也是首功的有力競爭者,不過他未開打就重傷,現在是一個貢獻點都沒有。

他們看向另一邊仍然處於昏迷之中,正在接受治療的計博容。

「還好計師兄現在未醒來,不然聽到苗師姐的貢獻點數量,怕是不利他的傷勢啊。」

苗小花統計好,領完所有貢獻點后,很快就輪到黃青。

……

(第2、3更會在晚上21-23點發)

搜狗閱讀網址: 見到黃青,眾人都好奇起來。

大家在回程的戰舟上已經知道了黃青,畢竟他是殺了鶴龍,改變戰局的人,還是來自執法堂。

「他的貢獻點應該也不少吧,殺鶴龍可是有二千貢獻點。」

「我記得他好像也幫忙殺了幾個結丹期的洗月谷長老。」

「看一看他有多少貢獻點吧,雖然不會比苗師姐多,但也應該不少了。」

在場的戰堂弟子都好奇起來。

這時另一邊的計博宮也轉醒過來,吃了幾顆療傷丹藥后,他的傷勢終於穩定過來。

他一醒來,發現自己身在戰堂總部之中,眼中先是一片茫然。

「怎麼這麼吵?」計博容看向統計戰功那邊的人群。

黃青站在執事前,從儲物戒里翻出了此行的所有摸屍摸來的空間法器。

從那一個個空間法器裡面的東西,就可以輕易判斷那個邪修的身份和修為。

得別是洗月谷的結丹期長老都會有長老身份令牌。

執事開始統計起來,先是面無表情,漸漸面色微變,最後化作驚訝。

「擊殺四十七個築基期邪修,九個結丹期邪修,獎勵九千二百貢獻點。」

「擊殺洗月谷少宗主鶴龍,獎勵二千貢獻點。」

「總共是一萬一千二百貢獻點。」

連執事宣布完后,也是目光驚奇。

這麼高,自己沒有數錯吧?

一片倒抽涼氣之聲響起。

苗小花也是有點震驚。

其實她早有心理準備,畢竟黃青在第一次救她時,就殺了六個結丹期的邪修。

女神的合租神棍 然後她又知道黃青去了石殿一轉,將那裡的邪修都清光了。

但聽到這個戰功統計時,她還是有點失神……和想哭。

555555,首功沒啦。

眾人都還未反應過來,後面又傳來驚呼先聲。

「計師兄,你怎麼了!?」

「來人啦,計師兄又吐血暈了過去啦!!!」

……

當黃青走出戰堂總部時,身上多了二萬八千貢獻點。

當中一萬一千二百貢獻點是擊殺邪修的獎勵,餘下的,都是將那些空間法器里的修練資源全部折現之後得來的貢獻點。

他只留下了樓松山的上品靈器,幽冥輪盤。

黃青離開之前也對計博容師兄的傷勢表達了深切的慰問,畢竟他們也是有過一面之緣,計師兄當時還禮讓了一朵九葉紫蓮給他,並約定了來日好好切磋一番。

可惜了,計師兄沒有醒來,聽不到黃青的慰問,而且他傷勢有點重,估計短時間之內那場約戰是進行不了。

黃青接下來本想去找刑元秋報告一下的,但他在執法堂總部中被告知刑元秋出宗門了,說是有事要辦。

他有點驚奇,原來刑元秋也有不閑的時候呀。

不過執法堂堂主不閑……怕是代表有人要遭殃了。

抗戰之血肉叢林 「那麼,是時候提交任務了。」

黃青從執法堂總部出來之後,直接跑去清微域。

畢竟學完飛行技能之後,第一件事一定是試飛,回神霄峰倒是不方便做這件事。

清微域百萬大山,自然是試飛的極佳場所。

黃青踏進了清微域,輕易地找到了一座渺無人煙的無名大山,站在山巔。

他點開了系統的任務面板,按下提交。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