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12到15級是稱為魔導士,攻擊力相當強悍,在軍隊中也是萬夫長級別的,是各個家族的中流砥柱,中堅力量。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15到18級那稱為大魔導師,一般都是各個大組織大勢力的長老和首領,攻擊力毀天滅地,是絕對恐怖的存在。

18到21級那叫傳奇法師,到了這個地步,名字可永載史冊,成為一個傳說,整個鬱金香帝國為人所知的也就3位傳奇法師,是宮廷魔法軍團的首領。

21到24級這是法神,是人們仰望的存在,整個大陸曲指可數。

24到27級為法聖,傳說中的存在,人們甚至懷疑是否真正存在過。。。。。。。

27到30級統稱為『神』。

其他的職業劃分基本都大同小異,像魔武士職業中,一樣是分為30個級別,比如15到18級的魔法師稱為大魔導師,而魔武士這個級別則稱為大魔武師,都是相照應的,龍飛的爺爺龍震天就是一位17級的大魔武導師。也正是因為一位大魔武導師元帥的存在,比蒙帝國才不敢在邊境輕舉妄動。

現在說說我們的主角龍飛大爺這5年來的成果,從出生的第二天起,可憐的小龍飛便開始了在這一世的修鍊之路,沒辦法啊,這個世界強者為尊,等級森嚴,要想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不受傷害,也只有通過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有可能實現,於是龍飛毫不猶豫的投入到了修鍊大軍當中。

首先第一步就是打通身上的奇經八脈,戒指里的老頭也是這麼說的,打通經脈那才是真正修鍊的開始,在老頭的幫助下,龍飛可是整整花了半年的時間才終於八脈齊通,這要是讓前世的高手知道,恐怕得集體吐血,半年就打通八脈,還敢說整整兩個字,敢情還覺得時間太長了?

要知道大多數修鍊之人,哪怕是絕頂高手,打通八脈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若是沒有高人在一旁護法的話,不僅有可能會武功盡廢,還有生命危險,曾經多少天縱之才倒在這條路上在也沒有起來,哪怕是天才中的妖孽沒個三五十年也別想打通奇經八脈。

也就是現在的龍飛還敢哼哼兩句,其實龍飛之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打通八脈,也不是沒有道理的,這裡面有天時,地利,人和,種種因素。首先這片大陸自然生態沒有遭到絲毫破壞,靈氣充沛,這是先天條件之一,這點很重要,不像前世世界,到處都是鋼筋水泥,生態平衡被嚴重破壞,導致靈根萎縮,前世的修鍊之人往往為一個好的修鍊之所大打出手,哪有如今這種先天條件,根本就沒人跟你爭。

在一個就是,龍飛以一個嬰兒之身去打通八脈,相比別人也佔了很大的優勢,一般人都是在修鍊之後才開始慢慢打通經脈,最小的也在四五歲之後了,那時已經吃了不少的五穀雜糧,經脈已經被後天的污穢堵塞了,哪有像龍飛這樣一生下來就什麼都懂的,當然,也不是沒有人想過借用外力在嬰兒初生時期就打通其身上的經脈,只是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嬰兒初生時,經脈異常脆弱,根本就承受不住外力的進入,也只有龍飛這個異數,天生神經大條才行得通。

還有一個不得不說,那就是老頭的功勞了,沒有老頭的話,龍飛是不可能打通八脈的,上輩子龍飛也不過才打通其六脈,已經是站在絕頂高手行列了,這還是因為老酒鬼的關係,使龍飛得到少林慧陸大師的言傳身教才打通的第六脈,其難度可想而知,上輩子的世上已沒有什麼修真者,只有內家高手而已,這也是老頭在跟龍飛說修真者修鍊到一定程度后可以移山倒海,白日飛升時,龍飛目瞪口呆的原因,實在是難以想象移山倒海,一念千里,馭劍殺敵於千里之外,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以龍飛當年站在內家高手巔峰時的力量來說,一拳打飛一輛卡車,一腳震裂地底三尺,那是小意思,但是要移山倒海那就是傳說中的神仙了,怎麼也想象不出來。

當所有的因素都聚集到一個人身上的時候,那麼妖孽也就這麼誕生了。 從老頭那龍飛也知道了修真者也是分很多階段的,初期有開光,靈虛,辟穀。中期有結丹,元嬰,出竅。後期是合體,渡劫,大乘。每一期又分初,中,后,三個階段。老頭做為一名8劫散仙,當年是何等威風,可以想象,雖然現在淪為一個靈魂之體,但是幾千年來的修為還有經驗和心得,都不是現在的龍飛可以比擬的,前世的龍飛也不行。

所以龍飛也常暗暗想到,必須得給這個老頭找個合適的肉身,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老頭活了幾千年,可是一個極品寶貝啊。

龍飛目前魔法已經修鍊到了8級准魔法師的境界,這要是讓人知道了,恐怕整個大陸都要發狂,5歲的准魔法師,那是什麼樣的妖孽啊,修真目前也達到了辟穀初期,食物對於龍飛來說可有可無了,只不過兩世為人,已經習慣了飲食,在家裡一天到晚總不能什麼都不吃吧,那豈不是要被家人當成妖怪了。

按照老頭的說法,這樣的修鍊速度也算不上快了,只能說是馬馬虎虎還過得去,這個時候正是修鍊的黃金時期,加上龍飛八脈齊通還有老頭子在一旁親自指導,這要是還修鍊不到這個程度,那還不如搞塊豆腐碰死得了。

老頭嘴上雖然說的狠,其實對龍飛的修鍊情況還是相當滿意的,只是怕龍飛有驕傲之心,所以才不斷打擊龍飛,好讓龍飛不敢鬆懈。

其實不用老頭說,龍飛也不可能會對修鍊有任何怠慢,龍飛心裡深知實力的重要,有實力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有實力才能保護身邊的人,兩世為人的龍飛對這點尤為明白。

對於魔法龍飛有自己的理解,魔法不過是把空氣中無處不在的各種元素,通過精神力將其進行各種各樣的排列融合,然後通過一個中介物施放出來各種各樣的魔法,這個中中介物指的是人,通常人們總是利用冥想鍛煉精神力的同時把空氣中的各種元素攝入到自己的身體中累積起來,這也就是魔法師所謂的魔力了,魔力累計的多的就是高級法師,累積得少的就是低級法師。

在龍飛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個錯誤的修鍊方法,把人的身體作為一個存儲倉庫根本上是不可取的,首先元素是永遠存在於世間的,不管是何時何地,空氣中都存在著無數的元素體,元素體本身也是一種另類的生命,只要用精神力便可與其溝通,那為什麼要將它強行抓到自己的身體里來呢?!難道怕它不聽自己的使喚?對,其實就是這個原因,這就涉及到元素的親和度了,當然所有的魔法師都知道元素親和度很重要,但是對於這個世界的魔法師來說,這是天生的,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感覺,這就叫天賦。

要是有人告訴他們元素親和度是可以後天增加的,那他們肯定會說這人是個瘋子,但是龍飛知道,因為龍飛之前在判官那得到兩本功法,其中一本叫是《萬元之祖》,裡面講的就是如何跟元素體進行溝通,如何去驅使駕馭元素體,讓它們就像是自己孩子似的聽話,這幾年龍飛一直在研究這本功法,早已爛熟於心,對於元素體龍飛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真正做到了元素之主的感覺。

一個人的身體是有形的物體,就像一個超大的桶,就算它再大,難道它能裝得下整個大陸,裝得下整個空間嗎?所以這極大的限制了這些魔法師的發展,而空間則是無限大的,孰多孰少,一眼即明。之所以龍飛目前還是個8級魔法師,那不是因為魔力不夠,龍飛可謂是魔力無限,而且永不枯竭。主要是因為精神力強度不夠,這就好像有無數的人站在你面前,他們都很聽你的話,但是因為你的聲音不夠大,遠處的人根本聽不到你在說什麼,不知道你要他們去做什麼,所以只有聽得到你聲音的人才知道要怎樣來配合你,龍飛要做的就是要把音量擴大,擴大,在擴大。

但這並難不倒龍飛,只要龍飛堅持鍛煉精神力,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個質的飛越。至於修真就不一樣了,用龍飛的話來說,這是一種源自靈魂的淬鍊,沒有什麼捷徑可走。

龍飛對於前世的武術和內功可也沒落下,不要小看神州大地的武術,特別是修鍊了內功心法后催動出來的武功招式,同樣是博大精深,練到極致一樣可以移山倒海,白日飛升,就像當年武當創始人三豐哥,他就是以武入道,白日飛升的,只不過以武入道比修真和魔法更難,這是一種對身體的要求,當肉身達到一個極限后,才有可能白日飛升,當然龍飛也不知道什麼才是肉身的極限,只不過量變最終會引起質變,只要堅持鍛煉身體,終有一天會達到那樣的境界,而武術和內功則是鍛煉身體的最好手段,所以龍飛是不可能丟下的。

精神!靈魂!肉體!龍飛相信只要自己朝著這三個方向不斷努力,終有一天自己會站在世界的巔峰。

小龍飛伸了一個長長的大懶腰,接著一個鯉魚打挺,便穩穩的落在了床前,雙手利落的穿上鞋子,只一步便跨到了十幾米外的門邊,此時要是有人看到,准以為眼花了,此乃道家的縮地成寸,是修真者的一個神通之一,龍飛現在可是辟穀初期階段了,施展一個小小的縮地成寸,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拉開了房門,在一步便到了成列兵器的架子旁邊,此時天剛露出魚肚白,龍飛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頓時感覺腦清神明,不由再次感嘆,清晨的空氣就是好,芳香撲鼻,靈氣濃郁。隨手便給自己來了個水系魔法,清洗術。洗漱完畢后,接著雙手一叉腰,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搖頭晃腦的做起了熱身運動。

幾分鐘後龍飛停了下來,隨手在武器成列架上操起一把鐵劍,退到院子中間,開始了一往如常的修鍊。

只見龍飛抬手一個豎劍式,沉吟一會,此時身上的衣裳無風自動,頗有幾分世外高人的味道,只聽刷,刷,刷……的聲音,龍飛面前劍影翻飛,劍過不留痕,無數的劍影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劍牆,時左時右,忽上忽下,靜若處子,動若瘋兔,精妙無比,每招每式都讓人不敢直視,似乎隨時會把人的靈魂都一劍湮滅。

龍飛此時耍的正是前世的武林絕技,獨孤九劍。此劍法是當初華山掌門打賭時輸與老酒鬼的,當時老酒鬼看也沒看就隨手扔給了正在一旁畫圈圈的龍飛,別看它是一個凡人所創的劍法,卻威力極大,精妙無比,就連老頭以一個散仙的實力,也讚嘆不已,要不是相信龍飛的為人,老頭是絕對不敢相信,凡人怎麼可能創造出如此精妙絕倫且威力強大的劍招,對此老頭也自愧不如。龍飛可是知道,當年這位獨孤前輩浸淫劍道幾十年,后創出此劍法,改名獨孤求敗,幾十年間只求一敗,卻致死也未能如願,由此可見獨孤九劍絕非浪得虛名。

獨孤九劍共有九式,一式更比一式強,集九式而出其一為最高境界,以龍飛目前的能力只能單獨耍出九式,想要集九式而出其一那是做夢,而集兩式出其一是龍飛目前正在靠攏的目標,儘管如此,劍法的威力已不可小覷。

練了一會後,龍飛又轉練崆峒劍法,峨眉劍法,武當劍法……練罷,龍飛又開始耍上了拳法,掌法,以及輕功暗器等等,最後才盤坐下來開始調息,接著便運起了易筋經內功心法在體內轉了幾個大周天,長長的虛了一口氣,這才算是打完收工了,抬頭一望,此時已是日上三竿風露消了。

「你說什麼?龍飛怎麼可能會這麼多功法?騙人?」

我了個去,這是哪家的倒霉孩子,告訴你小子,龍飛大爺在前世那可也是個響噹噹的牛逼人物,職業軍人是他的主活沒錯,但咱龍飛大爺可是有個兼職的,那就是順手牽羊,已經是登峰造極,當年多少人跪求學藝,你是不知道。

想當初龍飛從福利院逃出來還沒碰上老酒鬼前,可是靠這個糊口的,那可不是吹牛逼,龍飛這「順「的天賦尚在武學天賦之上,無師自通,自學成才。只要他願意,就算偷了你的小JJ也能讓你毫無發覺,當年龍飛自老酒鬼那出師之後,上了五嶽三山,把他們偷得那叫一個慘,就差沒出去當掉內褲了,在追殺龍飛的時候往往莫名其妙的就丟了這,丟了那,甚至在和龍飛交手時連揮到一半的劍都被偷走了,當時武林中一提到龍飛大家可都是齊齊捂住褲兜的,儘管明知捂著也不管用,但由此可看出,龍飛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後來也因為這件事惹惱了幾個老不死,滿世界追殺龍飛,最後龍飛逃到歐洲一個鄉下躲了3年,這事才算稍微平息了點,直到後來老酒鬼帶著龍飛將東西還給了各大派這才算徹底了結,那還是因為龍飛只偷東西沒有傷人的緣故,大家這才賣老酒鬼一個面子,不過3年下來各大派的武功秘籍可都被龍飛看了個遍,嘿嘿…… 看了看天色,龍飛大步流星的朝著房間走去,不一會來到洗漱盆前,沾了個毛巾擦了把臉上的細汗,盯著臉盆里的倒影喃喃自語到:「妖孽啊,這明明是個妖孽嘛,不信你看,此人面若冠玉,目若朗星,鼻若懸膽,劍眉闊口,鬢若刀裁,俊逸出塵,好一個妖孽!」龍飛暗暗自得。

雖然龍飛如今才5歲,但正所謂3歲定80,龍飛這英俊瀟洒的相貌是不出其右了,不管怎麼說,有個好的相貌,那也是一種本錢啊。有的選的話,誰又會願意跟一個醜八怪呆在一起呢,是吧?!

龍飛這會正陶醉得入迷,這時院里傳來了一男一女兩陣奶聲奶氣的聲音,「龍飛哥哥,龍飛哥哥……。」打斷了龍飛的陶醉,不用猜龍飛也知道,這是自己那淘氣可愛的弟弟妹妹龍翔和龍羽,這是龍飛母親在龍飛兩歲時生的一對龍鳳胎,這兩個小淘氣的到來把老爺子給樂壞了,當場就賞了龍勇期盼已久的一把青龍寶刀,作為辛苦耕耘的獎勵。

看著老爹龍勇接過寶刀時激動那樣,龍飛真想裝作不認識,心想,等你兒子我長大后,到時給你搞把真正的神器玩玩,那豈不是等於害了你,一把八階下品的破刀就把你樂成這樣了,到時不得瘋掉。

說到這裡就得說說這個世界的武器排行了,這個世界沒有煉器師(除了龍飛和老頭啊),只有鐵匠,鐵匠分為初級鐵匠,中級鐵匠,高級鐵匠,傳奇鐵匠,神匠,5個級別,其中以矮人族的鐵匠為佼佼者,只要能打造出一階武器的都稱為初級鐵匠,能打造出四階武器的就能稱為中級鐵匠,可以打造出七階武器的就是高級鐵匠了,而能夠打造九階武器的那就是傳奇鐵匠,更牛逼的那就是神匠了,每一階武器又分上中下三品。

其實也不能怪龍勇,要知道這可是一把貨真價實的高階武器,在這個世界,普遍都只是初級鐵匠,中級鐵匠也寥寥無幾,高級鐵匠更是鳳毛菱角了,傳說級鐵匠你也知道那只是個傳說,神匠?神經病還差不多。

八階武器那可不是誰都能有的,哪怕是下品,拿到怕賣行去那可也是天價,龍勇以前用的是一把七階中品的寶象刀,這會鳥槍換炮了能不激動嗎,特別是對一個愛刀如命的軍人來說,那不是刀,是命!

也只有龍飛這貨敢對其不屑,一把七階上品的武器和一把八階下品的武器在戰鬥中,那真是一個天一個地,當然,這跟使用之人的實力是成正比的,龍勇擁有了這把刀,弄好了都能越階戰鬥,這就是一把高階武器的重要性了。

誒…我說這又是哪家的倒霉孩子,說什麼呢你,龍飛雖然生在龍家,但也不定還叫龍飛吧?這都什麼倒霉問題啊?好吧!就這事我跟你好好聊聊。

所謂無巧哪能成書那,這個世界的至高神,也就是我了,我就是作者抽煙,我規定的由龍飛他爺爺龍震天實施的,龍飛還叫龍飛,我還規定這個世界的人類只有一種語言,一種文字,那就是普通話和漢字,如還有規定,以後在出告示,哈哈哈哈…。。。。。。

龍飛這時已經走到門口,看著弟弟妹妹正朝自己飛奔而來,笑道:「慢點跑,步子別邁得太大,小心扯到蛋!」汗。。。大汗。。。這貨說話幸好沒讓別人聽到,誰要聽到準是一頭黑線。

這時落在後面的妹妹龍羽突然蹲下大哭起來,龍飛一看也著急了,三步並做兩步快速走到小妹跟前,蹲下急道:「羽兒怎麼啦?是不是跑太快哪磕著了啊?」

龍羽哭的傷心極了,邊哭邊道:「飛哥哥,羽兒…羽兒。。。羽兒也想跟翔哥哥…翔哥哥那樣…那樣跑得快,可是羽兒…羽兒沒有蛋扯怎麼辦啊?」說完,一臉傷心中帶點疑問的看著龍飛。

龍飛聽完,此時一頭都是黑線

「妹妹,你別難過了,要不然我…我。。。我分你一個好了,反正…反正爸爸說我有兩個。」這時立在一旁的龍翔,一臉很猶豫很捨不得但是又下定決心的表情小聲說到。

龍飛此時張著嘴望著小龍翔,分你一個?!黑線噴得一臉都是,心想,我這造的什麼孽啊,難道這就是報應,一報還一報?汗,看來以後在小孩子面前說話要注意點了。龍飛可從來沒把自己當成小孩看,開什麼玩笑前後兩世加起來都三十幾歲的人了。

又哄了一會小妹,終於在龍飛掏出兩顆平時給他們吃的「糖豆」之後,總算是擺平了這兩個小傢伙,這可不是什麼糖豆,這是龍飛平時煉製的一種靈丹叫聚元丹,對人有幫助提升靈力感應的作用,對人體也有極大好處,比如百病不侵之類的,對兩個小傢伙將來的修鍊有巨大的好處,能碰上龍飛也算是他們走大運了。

「說吧,你們兩個小淘氣來我這有什麼事?」龍飛輕撫著兩人的小腦袋,一臉疼愛的問道。

「龍飛哥哥,羽兒想你了,所以過來找哥哥陪我玩。」龍羽咯咯的笑道。

龍飛哪能猜不出這兩小鬼心裡打的什麼算盤,假裝生氣道:「我看你是想哥哥的糖豆才對吧?」

小龍翔紅了半邊臉,拉著笑咯咯的羽兒,撒腿就跑,邊跑邊說:「羽兒,我都說了哥哥肯定會猜到的。」

「慢點跑,小心……」龍飛連忙捂著嘴,硬生生把下半句給憋了回去,心道,差點又給說漏嘴了。

望著兩個小傢伙漸遠的小身影,龍飛收回目光正打算回屋在練會內功,這時腦海里突然傳來了老頭的聲音。

「小子,你現在到了辟穀階段了,該給自己練個本命法寶了,出去找找,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材料。」

所有的修真者都會有一個自己的本命法寶,將本命法寶煉化,打入靈魂印烙后,會與靈魂融為一體,可以收入體內,隨時可以祭出幫助戰鬥,威力強大,作為本命法寶,初期不一定非要很好的法寶,它會隨著你的強大而變得強大,也可以在實力提升之後重新祭煉,在上面布上陣法,或是加入更好的材料。當然本命法寶是不可以更換的,它會跟著你一身一世,絕對跟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本命法寶受創時,主人也會根據法寶的受創程度而身受重傷,如果本命法寶破碎,那身為主人同樣難逃一死,所以在修真界,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是沒有人會祭出本命法寶對敵的,如果看到誰拿出了本命法寶,那丫就是在拚命了。

本命法寶對修真者來說可謂至關重要,它不僅僅是提高你的整體實力和攻擊手段,所謂修真,既是逆天而為,大道無情,天道更無情,在漫長的修真歲月中,會有各種各樣的心魔產生,也許是你的貪念,也許是你的慾望,或者其他,心魔會讓你喪失本心,從而讓你變成一個白痴,或是一個不分敵我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到時想登大道那是永生無望,本命法寶則可以護住你的靈魂,讓你在對抗心魔時,保持一份清明,不至於失了本心,這才是本命法寶最重要的。

雖說煉製本命法寶,初期時並非一定要最好的材料,但是傻子也知道當然是越好就越好嘍。

龍飛想想,也覺得是時候搞個本命法寶了,自己目前還真是一件拿得出手的武器也沒有,之前煉製的一些不錯的法器,寶器,以龍飛現在的眼光哪還瞧得上,更不要說拿來做本命法寶了。

煉器也分為很多品級,依次是法器,寶器,靈器,聖器,仙器,極品仙器,神器,上古神器,混沌神器,也分為上中下三個品級,當然上古神器和混沌神器是沒有分品級的,至於仙器,像老頭那樣實力還是有機會煉製出來的,但是極品仙器那就必須是仙人才有可能煉製出來了,因為那個前提必須要體內靈力轉化為純粹的仙力才可以,沒得談。

龍飛目前也只能練出法器和寶器,靈器連想都別想,那必須是結丹期后使用比三昧真火更高級的丹火(也稱六昧真火)才可能煉製出,顧名思義靈器之所以稱為靈器,那是因為在煉製法寶的過程中產生了器靈。法器,寶器決不可與其同日而語,這相當與一個分水嶺。

煉器師當然也是有分等級的,有初級煉器師,中級煉器師,高級煉器師,煉器大師,煉器宗師,煉器神師。煉器師的煉器水平和本身實力並不掛鉤,當然也有一定的關係,首先他必須是一名火屬性修真者,其次是必須達到辟穀的程度,因為只有辟穀的階段才能發出最基本的三昧真火,要不然你拿什麼煉器呢,當然也有例外,比如天外異火就是一種例外,當然前提是你要找得到它,並能收服它,這需要機緣和強大的實力,這比要達到辟穀期難到天上去了,純屬扯蛋。 在這裡就要說說修真所要具備的條件了,要想成為一名修真者首先要具備靈根,這東西不可言傳,只可意會。

世上絕大多數人是沒有靈根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擁有靈根可以修真,這可能是大道無情的一個出處吧,修真修的五行之力,為金,木,水,火,土,據說萬物都由此五行構成,靈根的種類也不離其中,分別為這五種不同屬性的靈根,靈根屬於哪個屬性就只能修鍊哪個屬性的功法。當然也有些特殊的存在,比如有人同時擁有兩個不同屬性的靈根,或兩個以上,當然這個情況是極少的。

偷偷告訴你們哦,我們的龍飛大爺可是五屬性靈根的存在哦,不許不服氣啊,人家就是這麼妖孽,用老頭的話來說就是,擁有雙屬性靈根的人已經是千年萬年難得一見了,可以說是祖墳冒青煙了,龍飛這個妖孽竟然是全屬性靈根,這貨簡直就是**祖墳都著大火了。

龍飛現在是五行全修,正因為修鍊的比較博雜,所以現在才剛剛達到辟穀期,要不然早都結丹了。也幸好老頭以前是個名滿神州的8劫散仙,活了上萬年,才能湊出全屬性的功法,要不然龍飛光有妖孽天賦頂個屁用,統統都得作廢。

在修真界中,陣法大師不一定會煉器,但是煉器大師通常都身兼陣法師,因為煉器的同時需要在法寶上布置陣法,一個沒有陣法的法寶不是一個好法寶,法寶本身只是由各種材料融合所構成,並不具備太大的攻擊力,而陣法可以賦予法寶攻擊和防禦的能力,讓法寶變得威力無窮,一個優秀的煉器師必須掌握好陣法知識。

所謂的陣法說白了,就是各種各樣的力量,物體之類的組成一個特定的形狀,從而驅動天地之威,藉助大自然的力量,使其達到各種各樣的目的。

陣法師的等級分為,初級陣法師,中級陣法師,高級陣法師,陣法大師,陣法宗師。

而陣法是不分等級的,因為任何陣法都蘊含無上奧妙,陣法的強弱取決於啟動陣法之人的實力,以及陣法的環境,還有陣眼是否強大。陣眼是一個陣法的核心,想要破陣首先必須要找到陣眼,破掉陣眼,才能破掉陣法,作為陣眼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也可以這麼說,一個陣法強大,陣眼不一定強大,但是一個陣眼強大的陣法,其威力必然更強大。

陣法師的能力高低取決於所布陣法的複雜度,一般的陣法師只能布置出單一的大陣,而可以布置出複合聯合的陣法,那就是高級陣法師了,總之陣法越複雜,陣法師的水平就越高。

龍飛走進房間打算換件衣服就出門去看看材料,打開衣櫃龍飛一陣頭疼,這世界穿的都是什麼呀,清一色的長袍,雖然不失華麗,但是這也太單調了,以一個21世紀人類的眼光,這簡直是不堪入目,穿上這種衣服,別說身材了,連行動都不便,怎麼穿怎麼彆扭,龍飛暗想,看來有時間得給自己設計幾套衣服了,當下也不在猶豫,拿了件黑色的長袍換了起來。

換完衣服,龍飛跑到母親那拿了一些錢便出門了,龍飛母親可是出身在經商世家,娘家是個大財團,在整個帝國都有不小的勢力,所以自從嫁到龍家后,就掌管了龍家的財政大權,龍老爺子見兒媳婦確實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於是便把龍家的所有產業都交給了龍飛母親,自然龍飛母親也從沒讓人失望過,在她的手上龍家的產業可是翻了數翻,連老爺子都對她豎起大拇指。

走出門口,龍飛這才想起,對於王城自己根本就不熟,這幾年來龍飛一直在修鍊很少出門,基本也就是在龍家周圍轉轉,現在要他去找個市場,那真是兩眼一抹黑啊。

龍家坐落在王國王都萬馨城的東南方,王城非常之大,光本地人口都有一千多萬,別看只是一個王國,因為大陸版圖的寬廣的原因,一個王國的封地可是極大的,萬馨王國坐下所設72個行省,整個王國上千億的人口,可見一斑。龍家門口便是一繁華的主街道,路上車水馬龍,行人絡繹不絕,著實熱鬧。

龍飛頓了頓,心下不在猶豫,抬腳跨進了熱鬧的人群中,一路走來,穿過幾條街,正打算找個人問問路,這時一個穿著簡樸的年輕人朝龍飛走了過來,一臉討好的道:「這位小少爺,有什麼是小人能幫得上您的嗎?小人在這王城呆了20幾年,對王城這一代頗為熟悉,要是少爺您需要帶路什麼的,小人每公里只收一個銀幣,您看如何?」說完便退在一旁恭敬的等著龍飛的回話。

媽了個巴子你以為你是出租啊,還按公里計價,龍飛心裡暗道,打量了下旁邊的青年,穿著粗麻布的短打衣服,身上還算乾淨,一看就知道是貧苦之人,長得也平平無奇,不過有點不太老實,真把龍飛當成什麼也不懂的二百五少爺了,要知道這個世界,普通家庭一個月下來有二三十個銀幣就過得不錯了(這個世界通用金幣,銀幣,銅幣,比例是一金幣=100銀幣=10000銅幣)帶路一公里就要一個銀幣,那不等於是搶錢,龍飛見他還算是恭敬,當下也沒計較,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你帶我去交易各種材料的市場。」說著掏出一個金幣拋給年輕人,年輕人接過金幣后,一臉激動,嘴上連忙說道:「謝謝少爺,少爺您要去材料市場,請跟我這邊來。」說著躬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其實對於龍飛來說,自己曾經也經歷過各種貧苦的生活,深知生活在社會底層的艱辛,特別是在這樣一個等級深嚴的世界,對於貴族來說平民只不過是奴隸,想殺就殺,根本不用擔心有人會找你麻煩。龍飛一是同情這些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二是這貨根本就沒零錢,總不能一個金幣拿出來掰一半給人家吧,那也太失貴族的風範了吧,不過龍飛對錢確實也沒有多少概念。

跟著年輕人又穿過了幾條街,來到了一個頗為氣派的大門口,只見石門上方懸挂著一塊大扁,上書『城南商貿市場』幾個氣魄的大字,下面竟然還有署名,龍飛仔細一看,上面分明寫著『龍震天』三個字,心道,沒想到爺爺還會給人做廣告,不知道拿著龍家的令牌能不能打折啊,龍飛身上可是藏在一塊呢,這時年輕人轉過身來恭敬道:「小少爺,這裡就是城南市場了,據說裡面東西多得不得了,只不過小人也沒進去過,不知該如何介紹,小人就先告退了。」說完鞠了一躬,轉身離去。

龍飛看了看四周,一副繁忙景象,這才緩緩的走進了市場,一進市場裡面果然是商家林立,滿目琳琅的商品,各種招呼聲,砍價聲,送客聲,真是好不熱鬧。

在裡面轉了一會,來到一家叫聚寶閣的店門口,見人來人往,正打算進去瞅瞅,這時店裡的夥計已經熱情的迎了出來,邊打手勢邊道:「這位少爺,您裡邊請,我們聚寶閣,可是這城南市場裡邊最大的商鋪,你要買什麼,在這裡都能找得到。」說完堆著一臉奸笑,跟在龍飛屁股後面進了商鋪。

龍飛對這類人可沒什麼好感,看著自己衣著華貴,年紀幼小,就以為自己是個好宰的冤大頭,等下有你哭的時候,龍飛暗想。

進了商鋪只見大廳中整齊的立了十幾個貨櫃,商品種類繁多,倒是有幾分氣勢,龍飛挨個轉了一圈,也沒見什麼瞧得上眼的東西,都很普通,無非就是些低階的刀劍,鎧甲,療傷葯,普通礦石和珠寶之類的,這些東西龍府多了去了,要是想要哪用到這裡來。

一旁夥計見龍飛轉了一圈,興趣缺缺的樣,心下著急,他們可都是拿提成的,要是龍飛什麼都不買,那豈不是白忙活了,於是湊上前去道:「少爺,您是想買點什麼呢?我們聚寶閣共有三樓,二樓三樓都是賣高級貨色的,您看您要不要上樓看看。」

「噢,還有這事,那就帶我上去瞧瞧。」龍飛此時正納悶,城南市場最大商鋪怎麼就賣些這種貨色,聽夥計這麼一說,自然是要上去瞅瞅的,說完跟著夥計往樓梯走去。

剛走到樓梯口,從樓上迎面走下來一個,此人生得甚是醜陋,眉宇間透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隱隱還有點陰狠的感覺,看到夥計和龍飛正打算上樓,操起自己那渾然不知的公鴨嗓厲聲道:「李二,你是不是不想幹了,什麼人都敢往樓上帶,要是丟了什麼東西你付得起責任?一個小雜種有什麼資格到樓上去,你驗證過他的支付能力了嗎?」聲音高亢,整個大廳都聽得清清楚楚,這時大廳里的幾十個顧客統統都轉過眼來,都以為有好戲看了。 夥計李二這時被嚇得渾身發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裡懊悔極了,剛剛一心只想著提成,忘了要驗證支付能力,這下被抓到可是真的飯碗不保了,特別是被眼前這位給抓住,此人叫張大,為人心狠手辣,仗著是掌柜的侄子,在店裡是耀武揚威,常常打罵他們這些員工,還強行剋扣他們的工錢,李二心想,這回算是真完了。

龍飛心裡怒了,剛剛張大的話已經很明顯的侮辱了他的人格,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龍飛做人向來秉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打死在說的原則。雖然眼前只是一條亂吠的狗,狗咬人一口,人是不可能咬回去的,但是打死還是可以的。

只見龍飛一個箭步衝到張大面前,抬手一片掌影印在了張大臉上,隨後張大被直接甩到樓下,砸倒了貨櫃,發出一聲慘叫。從龍飛衝上前去到張大發出慘叫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眾人都看得有些獃滯了,要不是親眼看到,誰又敢相信一個幾歲大的小屁孩,轉眼間把一個大漢給摔了出去,這種震撼是直指靈魂的。其實別看龍飛才5歲,但是經過幾年修鍊下來,個子已經比同齡人高出太多了,抬手觸到一個八尺大漢的臉根本不是問題,加上龍飛長期習武,那一巴掌的力道可是不下百斤啊,幾十巴掌下來,普通人不給甩飛出去那才見鬼呢。

這時只聽旁邊有夥計急道:「掌柜的來了!」

來人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臉上五官都快成親了,一臉的奸詐刻薄樣,活脫脫一個奸商,讓人怎麼看怎麼不舒服。

「你就是掌柜的,爺告訴你,剛剛你手下用臉把我的手給拍疼了,你看著辦吧!」龍飛一臉無恥的說道。

眾人差點集體昏倒,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見過這麼無恥的,也沒見過無恥得這麼理直氣壯的。

掌柜剛要說話,愣是被龍飛的話給硬生生逼了回去,瞬間被氣笑了,拍手連道三聲:「好!好!好!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英雄少年出啊,不過我獨孤家也不是好欺負的,今天你不僅壞了我店裡的規矩,還打了我的人,若是不讓你交代點什麼出來,我張發財以後也不用混了。」說完一雙陰毒的眼珠盯著龍飛打量著。

眾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獨孤家,哪個獨孤家,整個王國就一個獨孤家,那可是掌握了王國一半軍權的八大家族之一,傳聞聚寶閣背後很有勢力,沒想到竟然是獨孤家族的產業,眾人心裡此刻都在慶倖幸好沒多管閑事,同時心裡也在感嘆,可惜了這麼一個清秀的小孩,竟然要夭折在此,眾人雖然也看到龍飛穿著不凡,但是心裡也只當是哪個小貴族家的子弟,小貴族又怎麼能和獨孤家族斗呢,當下以斷定了龍飛的下場。

龍飛看著張發財那怨毒的眼神盯著自己,笑了笑,道:「張胖子,小爺今天不僅不會給你任何交代,我還要你們聚寶閣給爺個交代,如若不然,後果自負。」說完雙手抱在前胸,等著掌柜開口。

眾人聽聞,無不駭然,此時各有猜測。有人認為,這小子只不過是強攻之末,故作膽大,也有人認為這小子是個二百五,不知死活,唯獨沒有人把他往八大家族的方向去想,哪個大家族的子弟會一個人跑出來呢,大家族子弟出門那都是一幫下人伺候著,哪會像他這樣孤身一人,當然龍家可不是沒有安排人保護少爺,只是龍飛怕麻煩所以把那些暗中保護的人全甩開了,只怕這會那些護衛還在到處找自己呢。

張發財此刻臉上呈豬肝色,五官都擰成了一團,他生平最討厭別人叫他胖子了,自從給獨孤家做事之後,有誰見了不得給個面子叫聲發財哥,此刻被個小屁孩羞辱,是真的被激怒了,指著那些夥計吼道:「把這小子給我亂棍打死,有什麼後果我兜著,誰要是敢偷懶,下場你們自己清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