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

林寒陷入了深深的震動之中。

他一直以來,都在尋找太古大地的線索。

現在才突然發現,他其實,一直就是在「太古大地」上。

只是,龍帝前輩口中的那個太古大地,已經過去了三千年,變成了如今的靈界大地。

也就是說,自己黃金神火中沉睡的龍帝前輩,真正身份,竟然是三千年前的太古聖朝的聖帝,他隕落之後,穿梭到了三千年後,將太古龍帝訣這份造化機緣,送給了自己。

而林寒現在的敵人,就是如今已經統治靈界大地三千年的冰霜神朝統治者,冰神女皇,這個如今在世人眼中,已經是媲美神靈的偉大存在。

「呼……」

深深吐出一口氣,林寒只覺得心情有些沉重。

他不知道這個冰神女皇當年為什麼要殺了深愛著她的龍帝前輩,也不知道若是自己修行的太古龍帝訣暴露出去,被冰神女皇知曉,會惹上什麼樣的禍端。

但林寒知道,無論是為了龍帝前輩,還是為了自己,日後,自己肯定要面對那一位被世人奉為神靈的冰神女皇。

西門清雪終於發現了林寒神色有些不對勁,但她以為林寒是一瞬間接受不了這麼多的訊息,連忙說道:「林寒,你沒事吧,其實三年前,在父王告訴我這些『真相』的時候,我也是震驚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緩過神來。」

西門清雪玉手伸出,將林寒額頭上溢出的一滴冷汗擦去,出聲安慰,想要平復林寒心中的震動。

不過,她永遠也不知道,林寒心中的震動,到底是因為什麼。

若是西門清雪知曉了林寒此刻心中想法,是要擊殺那仿若神靈、高高在上的冰神女皇,不知道,她會作何感想。

終於,七彩香車在神武錢莊門口停了下來。

林寒和西門清雪,還有古大師從香車中走下。

此時,林寒已經平復了剛才劇烈波動的心緒。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既然知曉了終極目標,乃是冰霜神朝的統治者,高高在上的靈界之主,冰神女皇。

那就一步步來,直到有一天,林寒能夠站在這冰神女皇面前,對她說一句:龍帝前輩的傳承者,我,回來報仇了…… 神武錢莊,並不是一個莊園,而是一座十分雄偉的大殿,坐落在風雲主城之中。

一隊隊身披青銅鎧甲的魁梧侍衛,昂首闊步,手按在腰間的刀柄之上,目光銳利,守護在錢莊周圍。

神武錢莊,背後有著靈武大陸最為龐大的天才集中營——神武學府。

更是有著來自真正靈界中心大地的強者支撐。

無論是在靈武大陸的何處,神武錢莊,代表著一種絕對的權威。

縱然這風雲主城中的神武錢莊,只是一個小小的分部,但在林寒眼中,其防禦能力,恐怕比大晉皇宮,還要難闖。

「拜見清雪郡主殿下,古大師。」

神武錢莊中,一個身軀佝僂的老者走出來,對著西門清雪和古大師恭恭敬敬一拜,隨即他看到林寒,眼神閃過一絲驚異,道:「想必這位,就是最近風雲主城中聲名鵲起的林寒,林公子。」

林寒有些詫異,自己如今在風雲主城中,竟然這麼有名了?

林寒並不知道,他連續殺了春秋門的少主,還有十大暗衛中的血殺衛,又擊敗了薛羽,這些消息,被有心之人傳出,他在風雲主城中,也算是小有名氣。

畢竟,薛羽可是大晉真龍榜上的存在,雖然排名靠後,但一個神宮境武者將其擊敗,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

這神武錢莊,有著巨大的情報網,自然立馬就將林寒的所有訊息和面貌,都是查了出來。

林寒看著這佝僂老者,道:「我聽說,神武錢莊能夠交易一些珍貴的寶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佝僂老者笑了笑,道:「自然是真的,當然,若是林公子想要出售什麼寶物,需要經過我神武錢莊鑒寶大師的鑒定,確定其價值后,才能夠評估出林公子想要售賣的寶物的價值和支付對應的靈晶。」

「這麼麻煩?」

林寒皺了皺眉,他來到了神武錢莊,兩個目的。

第一,在真龍比斗台上比斗,得到巨額的靈晶獎勵。

第二,小白這廝良心發現,一下子給了林寒不少古老的強大武學和修行功法,讓其拿出去賣掉,賺取靈晶。

小白可是萬載前的蓋世魔頭,拿出來的東西,自然都是不凡,無論是功法還是武學,都是十分罕見的高級貨。

別說在這小小的大晉帝國中,就是在整個靈武大陸,絕對都是讓無數武者趨之若鶩的存在。

林寒有著自己的考慮,他本來是準備拿來拍賣,但時間不等人,他現在沒有太長時間去揮霍,只能鋌而走險,直接面對面和別人交易。

而神武錢莊,向來誠信很好,後台那麼龐大,底蘊深厚,應該不會黑吃黑。

因此,林寒才問這神武錢莊出來的招待人,能不能直接交易,但他沒想到,在神武錢莊中買東西,還需要這麼多的程序,他現在根本沒有時間。

林寒微微沉吟,想到了一個辦法,對著那佝僂老者道:「實不相瞞,我這筆交易不小,想要和你們神武錢莊的莊主親自商談,不知道,這位老前輩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

「哼,你是什麼身份,也敢和我父親莊主大人親自商談,別說你是清雪郡主的朋友,九王府的王爺親自來此,恐怕還差不多。」

一道略帶譏諷的冷笑聲從神武錢莊中傳出。

噠噠……

伴隨著一陣腳步聲,一個面容帶著孤傲的年輕男子,一身錦衣,手搖著一柄摺扇,居高臨下看著林寒,面帶不屑。

「此人叫做柳元,是大晉神武錢莊莊主柳纏風的獨子,沒想到,他竟然也在這風雲主城。」西門清雪小聲傳音給林寒。

林寒點點頭,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那佝僂老者。

佝僂老者顯然沒想到少主柳元竟然這個時候出來,似乎是可以為林寒一樣,他年老世故,自然知曉柳元肯定是因為清雪郡主,才對林寒發難。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柳元身為神武錢莊少莊主,對於西門清雪這個九王府的郡主殿下,一直心中都是有著仰慕之心。

但這些時日,他聽說清雪郡主身旁,出現了一個神秘年輕天才,叫做林寒,似乎和清雪郡主的關係十分好。

調查之下,柳元知曉,那林寒,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神宮境武者,還是乾坤劍宗的叛徒,與他相比,根本就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柳元從心底,看不起林寒這種沒有任何身份和背景的鄉野小子,他認為,清雪郡主只是被林寒用了什麼手段迷惑,才對林寒如此親近。

https://tw.95zongcai.com/zc/38316/ 現在抓住了機會,柳元自然不會放過羞辱林寒的機會。

柳元淡淡道:「林寒是吧,你如果真的有什麼寶物,可以與本少談,你還沒有資格見我父親。」

林寒搖了搖頭,道:「你身份太低,這筆生意你做不了主。」

「你……!」

柳元本是淡然的神色一變,目光湧出慍怒,道:「小子,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竟然敢這麼對本少說話?」

「神武錢莊的少莊主,我勸你不要這麼鋒芒畢露,我說的是實話,這筆生意很大,你還真的是做不了主。」

林寒不想和這柳元爭辯,而是看向那佝僂老者,道:「這筆大生意,若是你神武錢莊吞不下,那我就去黑市交易了。」

黑市,和神武錢莊一樣,背景大得嚇人,據說也是來自靈武大陸之外的真正靈界中心武道大地。

據說讓人聞風喪膽的『地府』這個殺手組織,就是黑市暗中扶持的勢力,如同神武錢莊暗中扶持的神武學府一樣,都是能夠主宰整個靈武大陸的存在。

神武錢莊和黑市,一個是明面上的,一個是暗地裡的,兩大實力爭鬥多年,分庭抗禮,是死敵。

因此,聽到此時林寒說要去黑市,那佝僂老者頓時有些慌了神。

他很清楚,若是這林寒手裡真的有什麼了不得的寶物,在黑市交易,賣給了黑市,那他們神武錢莊上層,必定會怪罪於他,錯失了一個大主顧。

「林公子稍等,我去通報莊主大人。」

佝僂老者抱了抱拳,隨即立馬朝著錢莊深處走去。

柳元一臉的陰沉之色,他見到林寒這麼輕輕鬆鬆反駁他,堵住了他的嘴,不由感到自己在西門清雪面前丟了臉面。

他心中不甘心,自己堂堂神武錢莊的少莊主,日後肯定是要進入靈武域的神武學府,甚至是重返靈界中心武道大地的真正神武學府總部,成為一代武道強者的存在,竟然在這小小的地方,被一個鄉野小子給輕視了,柳元怒不可遏。

但現在,他也無法多說什麼,只能心中冷笑,「哼,小小的一個神宮境武者,身上能有什麼寶物,父親他肯定不會見你,到時候本少便可光明正大將你轟走。」

林寒觀察到了柳元看向他的陰沉目光,也猜出了這位神武錢莊少莊主心中在想些什麼,但對此林寒神色無波,只是負手而立,默默等待。

西門清雪和古大師看向那柳元,都是暗暗搖頭,他們本來還以為神武錢莊的少莊主乃是英雄豪傑,但現在看來,這柳元心性太過輕浮,沒有絲毫穩重可言,與林寒比起來,差距太大。

足足等了將近半個時辰,那佝僂老者再次出現,對著林寒道:「林公子,莊主大人答應見你,還請隨我來。」

話音落下,林寒便是跟著那佝僂老者走入了神武錢莊。

原地,西門清雪和古大師對望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詫異,他們沒想到,這神武錢莊的莊主大人,地位堪比大晉中霸主勢力的掌控者,竟然真的要接見林寒。

西門清雪和古大師沒有跟著林寒,因為他們還沒有資格進入神武錢莊的深處,面見莊主大人。

看著林寒隨著佝僂老者遠去,柳元一臉的不可思議,「怎麼可能!父親他高高在上,竟然會自降身份,面見這鄉野來的落魄小子,這小子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柳元收其心中的不甘,隨即看向西門清雪,臉上露出自認為溫文爾雅的迷人笑容,道:「清雪郡主,今日來我神武錢莊,不知道所為何事?」

柳元直接略過了古大師,在他眼中,古大師雖然是丹道大師,但還不足以讓他重視,他想要的,是西門清雪這位貌美如仙的佳人。

在柳元的思想中,他可是神武錢莊的少莊主,身份尊貴,背景更是深厚,只要略施手段,區區一個小地方的郡主,還怕俘獲不了其芳心?

……

…………

柳纏風,大晉帝國疆域中神武錢莊的莊主,地位尊貴,絕對可媲美一方霸主,高高在上,俯瞰蒼生。

「莊主大人,就在其中。」

佝僂老者將林寒帶到了神武錢莊深處一座宅院前,道:「請。」

吱呀!

推開宅院大門,林寒看到了一個身穿樸素布衣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裡。

柳纏風不是想象中那種十分強勢和霸道的上位者模樣,他手捧一本書卷,面容儒雅,像個文秀書生,絲毫沒有任何大人物的氣勢。

但林寒踏入宅院的一瞬間,腦海中的黃金神火微微顫動,他調動魂師天眼,發現竟然看不透這柳纏風的修為,如淵似海,深不可測。

「你來了。」

柳纏風看向林寒,似乎故意要試探他,一股十分龐大的上位者氣息,從他身上轟然爆發,像一座大山,從天穹墜落,壓在林寒的身上。

這一瞬間,柳纏風從一個文弱書生,變成了一位高高在上的掌權者,擁有無匹的霸道氣勢。

若是普通年輕武者,恐怕早就匍匐在其身前。

林寒雖然年輕,但踏入武道一途后,遭遇了不知道風風雨雨,武道之心早就磨礪得如同一塊磐石。

他面色無波,十分從容,對著柳纏風拱了拱手,道:「風華絕代柳莊主,掌控天下錢脈,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林寒倒不是在故意拍馬屁,他能感受到,這柳纏風,無論是武道,還是手腕,絕非一般人能夠相比,與傳聞中的一樣,風華絕代。

柳纏風看到林寒竟然擋住了他的氣勢,眼神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詫異,他收回氣息,笑了笑道:「林公子的大名,這幾日,也是傳遍了整個風雲主城,殺春秋門少主,以神宮境修為,擊敗大晉真龍榜排名第九十六的天驕薛羽,還有敢和大晉六傑之一的楚驚才公然叫板,哪一件事,都是讓人敬佩。」

柳纏風之所以見林寒,也是好奇,這突然在風雲主城中冒出來的少年天才,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物。

現在看來,此子確實不凡,區區神宮境,面對自己的氣勢,能夠做到不卑不亢、從容應對,如果不折腰,就憑這份武道心性,日後也定是能夠稱霸一方的大人物,若是自己的兒子柳元,有此子一半氣質和心性,該有多好。

林寒不知道柳纏風這位大人物在想些什麼,他此次來,是為了儘快將小白給他的幾套武學和功法出手,賣出個好價錢,他直接道:「柳莊主,晚輩就不說客套的話了,晚輩想和柳莊主交易的,乃是幾套武學功法。」

「武學功法?」

柳纏風眉頭微微一皺,他本來還以為林寒從哪裡得到了什麼不出世的寶物和戰兵,但現在只是幾套武學功法?

不是柳纏風看不起林寒,只是在他看來,別說大晉帝國,就是整個靈武大陸,也不過是最低級的一級域,能出現什麼了不得的武學功法?

「柳莊主莫急,等我將那幾套功法武學拿出來,柳莊主仔細看看,再下定論。」

林寒笑了笑,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來一方木盒,緩緩打開。 當林寒將那盒子打開后,柳纏風將眼神投射過去,發現盒子中裝著幾本散發古老氣息的木卷。

一共三個木卷,每一卷上,都是印刻著成千上百個金色字體,密密麻麻,仿若一片金色的海洋,在書卷中涌動。

「這些是?」

柳纏風終於意識到自己似乎是小看了林寒,他從那三個木卷之上,感受到了一種蒼涼古韻之感,絕對不是凡品。

「滕雲龍步,三等初階聖級武學!」

「冰蠶聖經,三等高階聖級武學!」

「太乙青木訣,四等初階聖級功法!」

當看到那三卷中所記載的文字,就算是柳纏風這種霸主級別的大人物,都是感覺自己是不是眼神花了,出現了幻覺。

但當他凝神看著手中盒子中裝載的三本古卷,確確實實就在那裡,柳纏風再怎麼想保持淡然,都是無法掩飾眼神中的激動。

看到柳纏風這副模樣,小白在四聖圖中嘀咕一聲,「爛大街的幾套功法,至於這麼激動嗎。」

林寒聽到了小白的聲音,不由暗暗一笑。

本來小白準備直接拿出九等聖術,甚至是半帝級別的武學秘術,來換取巨額靈晶,但卻是被林寒立馬制止了。

若是他真的拿出來九等聖術,甚至是半帝級別的功法武學,恐怕,他還沒賣出去,自己恐怕已經被無數強者給分屍了。

畢竟,誘惑太大了。

就算是古聖人,超凡入聖的武道神話,恐怕遇到一套高等聖術,或者半帝武學,都會心中生出貪婪。

不過此時看到柳纏風那激動的神情,林寒心中暗暗疑惑,難道自己拿出三等或四等級別的聖術,還是有些招搖了?

若是柳纏風知曉林寒的想法,肯定會欲哭無淚。

因為,就算是他這個超越神通境級別的強者,平日里都是遇不到聖級的武學和功法,更別說高等聖術,甚至是半帝術,那簡直是不敢想象的存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