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取彈,止血,包紮,呼喚,哭泣。

一切都正常進行。

諾伊爾似乎是最後一個反應過來的,他站在床前獃獃地看著昏迷不醒的格萊奧,有些木訥。

「諾……伊爾?」

聽到有誰喊自己扭過頭去看,隊長擔憂的臉映入眼帘。

諾伊爾獃獃地搖了搖頭。

伊蘭迪走近他,微微皺眉,「格萊奧會醒的。你……」他抬起手在他眼前晃晃,「你也醒醒?」

諾伊爾一怔,木木地看著伊蘭迪,「格萊奧……?」

伊蘭迪點了下頭,朝前一步抱住諾伊爾,「格萊奧沒事。」

諾伊爾站著沒動,腦海里把隊長的話過了一遍,點了下頭。

「你知道嗎你嚇著我們了,」伊蘭迪後退半步,雙手搭在他肩上,「諾伊爾,告訴我你沒事。」

「……我沒事。」諾伊爾抽了下嘴角,回頭看了一眼格萊奧。

「……」伊蘭迪看著他,心裡有些難受,想了想,說道:「你在這裡陪著格萊奧。」話落,轉身便走。

諾伊爾看了眼伊蘭迪,又扭頭看著格萊奧。

不覺眼眶一濕。 落天霖護送默螢披著一身傷回來,緒瑩、夜雪、白依迎上他們。

「早說不讓你親自去了。」伊奈斯扶默螢坐下,揉兩把她的腦袋。

默螢隨手捏起一枝棒棒糖熟練地剝開塞進嘴裡,眉頭一挑,「我又沒事。」

「來我房間里治療一下吧。」影瑰冷不丁地說了一聲。

「下次別去了,髮型都弄亂了。」伊奈斯用手理了理默螢紫色的頭髮。

重傷的落天霖一臉我想罵人。

沉淵金色的眼睛掃過在下站著的幾個手下,冰冷的目光掃過落天霖和默螢,「打不過硬闖,活該受傷。」她無視默螢和落天霖滿臉的不爽,視線定格在虛傀身上,「軍師,出謀劃策。」

虛傀一手支臉,一手托另一手肘,「我們折了一員大將(目送將軍去軍醫那裡接受治療),但我們也把對面屬性有優勢的成員打了個半死,我看,乘勝追擊吧。」

「那你點人。」沉淵翹二郎腿雙手扶在膝上。

虛傀的目光掃過幾個成員,他們也正瑟瑟發抖地看著軍師。

「緒瑩、夜雪、白依,由三當家伊奈斯大人帶領出擊。勢必拿下伊蘭迪或者諾伊爾,那麼他們必將隊伍大亂。」虛傀冷笑一聲。

「伊蘭迪,諾伊爾。」沉淵微微皺眉,「伊奈斯,辦下去。」

「是,大當家。」伊奈斯起身,帶上三個小將出發了。

「……確定在暗聯情緒爆炸的時候……」默螢口中的棒棒糖咔叭一聲。

「……」沉淵點了下頭,目送他們而去的目光里不覺含了點哀悼的感覺。

……

格萊奧漸漸轉醒,看著諾伊爾略微獃滯的臉,嘴唇動了動卻沒說出聲音。

諾伊爾俯下身輕輕親了下他的額頭,然後趴在他旁邊床沿。

格萊奧眯了眯眼,剛剛蘇醒的他神志不清而且感到很累,又慢慢閉上眼睛睡了。

伊蘭迪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兩個,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轉身離開了。

霸道總裁愛上我 ……

「只剩下三個了?」伊奈斯冷笑道。

伊蘭迪眯了眯眼,腳下一點直衝她而去。

緒瑩銀色的眼睛轉變為紅色,然而……

「同樣的招數請不要用第二次。」凱兮睜開魔瞳,妖媚的紫光將技能效果反彈了回去。

緒瑩當場定住。

伊奈斯迎上伊蘭迪,「同是姓伊多擔待吧我也是領命。魔神降臨。」黑色的能量旋轉著衝出,直奔伊蘭迪。

伊蘭迪雙手凝聚起閃電光球打了出去,技能抵消,咋舌一聲暗想被克也這麼厲害,「驚雷切!」技能再次脫手。

艾辛格挑了個自己克制的,技能對著白依一頓狂轟濫炸。

凱兮對夜雪,兩個超能系精靈對視之間殺氣騰騰。

——————————————————————————————————

格萊奧迷迷糊糊地又醒過來,看到諾伊爾還睡著沒忍心打擾他,於是又閉上了眼睛。

諾伊爾並沒有睡著,睜眼掃了一眼格萊奧以為他還沒醒也就沒叫他。

氣氛安靜。

信仰扶著門框站在門口看著他倆,心裡暗自不爽暗聯幾個戰鬥不帶她。感覺諾伊爾和格萊奧特別和諧露出一個腐女的笑容然後離開了。

聽到了腳步聲,諾伊爾和格萊奧同時往門口看了一下,只看到信仰離開的背影一閃而過。諾伊爾回過頭來看到格萊奧正看著自己,抬手揉揉他的臉,「醒了。難受嗎。」

格萊奧勉強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諾伊爾抬手捂在他胸口上感受著他的能量運轉,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

白依一個飛踢踹在艾辛格臉上疼得他倒抽一口涼氣,想到一個被自己克制的小姑娘這麼厲害感到特別心煩意亂,同時納悶兒似乎比上次交手時變厲害了。

緒瑩的技能十分鐘后失效,她拍拍身上的塵土轉而去幫夜雪,打得凱兮節節敗退,正準備給她最後一擊卻被伊蘭迪攔下,伊奈斯緊追伊蘭迪,三個精靈同時發大招朝他和凱兮轟過去。

凱兮站起來想要發動技能被伊蘭迪生生打斷護在身後,他雙手凝聚起能量打出去,兩波能量柱相撞,伊蘭迪明顯處於弱勢。艾辛格抽出空來去幫他,凱兮也朝他注入能量,白依腳下一點跳到己方陣營,補上技能。

「不甘心……」艾辛格加大能量輸入試圖反擊,伊蘭迪眉頭微蹙扭頭看著他,「別逼自己了,這次沒勝算……」

「光火弒天決!」

信仰不知何時來到,單手推出能量將對面能量柱后推了不少距離。

「那麼拼吧。」伊蘭迪笑笑,加大能量輸入。

技能炸開——

——————————————————————————————————

「實話實說,」諾伊爾的手掌按在他胸口上,「這兒疼不疼。」

「……」格萊奧點了下頭,輕輕推了推他的手。

諾伊爾換了個地方輕輕按了按,「這兒呢?」

「也……」格萊奧的聲音很低。

諾伊爾又換了個地方,手剛按上去他便痛得喊了出來,嚇得他趕緊把手縮了回去,揉揉格萊奧的腦袋以示安慰,盯著那裡看了一會兒,心裡一酸。 「我們回來了。」伊蘭迪站在門口看著已蘇醒的格萊奧和諾伊爾。

「嗯,」諾伊爾應了一聲,臉色慢慢沉下去,「他的精元,裂開了。」

「你說什麼?」大家面面相覷。

「格萊奧的精元受傷了!這是很嚴重的傷,」諾伊爾摟住他的肩膀,「他……萬一治不好會有後遺症……」

「怎麼治?怎麼……怎麼會這麼嚴重呢……」凱兮不安地捻著髮絲,「有辦法嗎?」

「沒有。」諾伊爾揉揉他的頭,「近期先別參加戰鬥。」

格萊奧靠在諾伊爾肩旁沒有說話。

鑒於信仰這次有立功大家決定晚飯不讓她做了。凱兮下廚弄了幾碟拿手的小菜擺上來,晚飯比較簡單。

————————————————————————————————

「信仰?」沉淵微不可微地一蹙眉,冷笑了一聲,「她也真夠拼的。」

「總之這次我們又落敗了。」伊奈斯抱起雙臂,「如果暗聯一直這麼下去,他們會越來越厲害的。」

『黑魂那邊倒是派來了一個新的幫手。』默螢吃著棒棒糖,拍了兩下手。

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精靈走出來,紫色的眸子獃滯黯淡。

「這精靈看起來莫名眼熟……」白依眉頭微蹙。

其他人表示沒見過。

「虛傀,下一戰你親自出陣領兵,都是你的餿主意。」沉淵站起身走下台階,拍了下它(無性別)的肩,便離開了。

虛傀點了下頭,目送大當家離開。

默螢一邊吃糖一邊指揮著,「RS,轉圈。」

那個精靈轉起了圈。

「RS,跳。」默螢饒有興趣地看著。

RS跳了一下。

「別玩了默螢。」伊奈斯揉她兩把,「退下。」

RS走人。

———————————————————————————————————

晚飯結束大家都沒有睡意。

艾辛格托腮看著窗外,「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比如呢。」伊蘭迪站在他旁邊。

「說不上來。」艾辛格閉上眼睛細細感受著,「有一種莫名的戰鬥系氣息,很強大……」

「總不會是蓋亞!」伊蘭迪拍了他一下子,「想太多了。」

「我倒希望是蓋亞。並不是。」艾辛格睜開眼睛看著伊蘭迪,「他很強大……」

「比你的本體還強大啊……那你覺得ta是敵是友呢?」伊蘭迪扶著他的肩。

「……是敵非友。」艾辛格長吐一口氣,「我很期待與這個精靈交手。」

「我很期待你獲勝。」伊蘭迪朝他自信一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