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不得不說這個網友剛剛講出來的這句話,於樑還是非常喜歡的。

當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連忙對着網友輕輕點頭。

“說的不錯,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了,不過話又講出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樣子,這件事情我得趕緊回去先處理解決一下!”

“那我們大家必須得跟着你一起啊!直播間如果有人能夠幫襯上的話,一定不要吝嗇,如果需要什麼流動資金,我們直播間可以每人捐款。”

“說的是呀!咱們直播間他媽一人捐一毛錢都是100萬了,開什麼玩笑?這些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突然之間心裏就暖暖的。

Wωω ●тTk an ●¢ O

或許他現在纔算是真正明白什麼叫做衆志成城了。

只不過就在這時。

於樑卻連忙對着直播間的衆人擺了擺手。

“如果有誰能夠幫襯上的話,那請絕對不要吝嗇,畢竟我現在也確實沒有什麼好點的辦法,但這種事情完全沒有必要,尤其是集資!最起碼我暫時還不太需要這些。”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着直播間的衆人輕輕一笑。

“我知道你們大家心裏是怎麼想的!首先非常感謝你們,但現在爲止……這一次我必須要自己解決!”

剛好後腿也烤好了。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圍坐在火堆旁,吃着後腿,這塞得滿滿當當的肉,確實給兩個人增加了無限的安全感!

“真是好吃啊!”

奉子成婚:古少,求離婚 “這個料也太好吃了吧,比我之前在我們部落吃過的舒服多了,看來還是外面的世界好。”

於樑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在某種意義上來講,你現在應該是迴歸本心,這裏並不是外面的世界!”

“哈哈哈!樑爺這句話太騷了。”

“可以可以……這絕對是無縫銜接!”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吃飽之後,接着於樑邊的自己隨身攜帶的水缸,開始在外面弄雪。

然後放到裏面融化!

現在條件有限,所以兩個人也只能用這種方式取水了,雖然多少都有點尷尬。

而且兩個人現在也只能合着用一個杯子。

不過這種事情其實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在這種極其惡劣的條件之下,還是大家的生命安全更加重要。

兩個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跟直播間的人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這是這一夜他們睡得非常舒適。

從進入到這裏之後到現在,此時應該是最爲幸福的時候了吧。

……

當兩個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這纔看到外面天已經大亮,於樑下意識看了看手錶,此時已經是次日中午快十一點多鐘了!

“我靠……怎麼睡過了呀?”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一下子就激動了,連忙坐起身來。

也就在這時,一旁的烏拉揉着自己懵逼的大眼睛,轉過頭看着他。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瞬間就有些着急。

“不是說今天早上就走嗎?這他媽都到中午了,那個老爺爺也不過來叫我們!”

烏拉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一臉的恍然大悟。

“對呀,不是說今天就下山了嗎?”

此時直播間的衆人已經開始狂噴了起來。

“你們三個小時前就應該起來了,也不知道你們兩個人到底是幹啥的?一個個睡得跟死豬一樣!”

“兄弟們都在這裏討論好幾個小時了,你們這兩個人的睡姿真夠奇葩的!”

“我的天啊,樑爺,你原先在我心底裏的形象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你這個人也太不守時了吧,還好意思要給人家老頭子討一個公道,要是等着你討公道,老頭子估計都等死了!”

……

於樑看着直播間這些噴子,儘管他心裏多少都有點尷尬,不過於樑倒也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擺了擺手。

“實在是不好意思啊!今天我確實睡過了,這兩天在山裏一直精神緊繃,昨天晚上好不容易纔放鬆了一下,誰知道放鬆的有些過火。”

話音剛落,於樑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邊的烏拉也弄得差不多了。

當於樑打開大門的那一刻,豔陽普照在他身上,現在沒有下雪。

雖然外面的空氣依舊寒冷,但陽光照射在身上,多少還是有點兒溫暖的感覺。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總是有股懶洋洋的樣子……

讓他想起了小時候的冬天。

也就在這時,那老頭在另外一邊站了起來,轉過頭笑眯眯的盯着於樑和烏拉兩個人。

於樑一邊摸着自己的腦袋,一邊一臉尷尬地盯着人家。

“實在對不起啊,老爺爺,我們兩個人睡過了,您怎麼也不叫我們一聲?”

對面的老頭呵呵一笑。

“我瞭解你們年輕人,睡個懶覺也很正常,況且昨天已經摺騰到大半夜了。”

老頭子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一下子就炸開了鍋。

“我去,這破路也能開車?”

“兄弟們,昨天是不是有人頂在了最前線啊?給我們報告一下戰況啊。”

“我去,昨天晚上還有這等好戲嗎?最後我睡着了我都沒看!”

“連個錘子都沒有,只有樑爺的呼嚕聲!”

“老實人啊老實人,樓上的就是!捕捉到了一隻稀有動物。”

……

於樑走到了老頭面前,而此時老頭伸手指了指另外一邊。

就在雪地上搭建了一個簡易棚子,棚子上面還在冒煙。

“我給你們弄了點早飯!這裏條件有限,肯定不如你們在外面吃的,不過你們兩個人就湊合一下吧,吃完之後咱們就可以下山了。”

於樑一臉感激的表情。

“太謝謝你了,老爺爺……一睜眼就能吃上飯的感覺真好。”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簡單洗漱了一下。

這裏並沒有現成的水源,所以兩個人就用雪搓了搓臉頰。

於樑這傢伙皮糙肉厚,當然覺得沒什麼了,可是對面的烏拉卻小臉凍得通紅。

一邊搓着手掌,一邊不停的對着手掌哈氣。

於樑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裏的氣候比我想象的更加恐怖!看來我之前還是有些小看了。”

對面的烏拉擡起頭,白了他一眼。

“現在就別說這些了,咱們趕緊過去吧,我都餓死了快!”

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這個當然沒問題了。”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就像餓死鬼投胎一樣,連忙朝着棚子跑了過去。

“哇!……哇!……”

兩個人同時的驚呼,已經表明了這頓大餐到底有多麼豐盛。

有一大塊肉正在架子上面燒烤,而且看成色已經差不多了,另外一邊還有口破鍋,鍋裏到處都是野菜之類的東西。

“今天早上咱們的早餐就是肉和野菜湯,這裏太冷了,多喝點湯也暖暖身子。”

“嘿嘿,那我們兩個人就不客氣了!”

這兩個人一通亂吃,只不過對面的老頭子卻越看越開心。

“多吃點多吃點!你們兩個人彆着急啊,咱們吃完之後再行動。”

“我去,我感覺這老爺爺做的是真不錯!”

“我也感覺到了……這也太棒了吧!我好想跟他們一塊兒吃頓飯啊。”

“說那都是屁話,樓上的真不要臉,怎麼好意思提出這些來着?之前人家馬上都沒命了,你怎麼不想着跟人家一起共患難?”

“哈哈哈!兄弟不要這麼當真好不好?大家都是在開玩笑!”

……

一頓飽飯吃過之後,於樑有些舒適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這麼幾天以來,他還是第一次吃到這種飽飯。

“老爺爺,你的手藝是真不錯呀!太棒了。”

“就是就是!我太喜歡老爺爺的手藝了。”

ωwш_ тTk Λn_ c ○

……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