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2 年 2 月 23 日By 0 Comments

夜神二字佔領了整個球場,聲音一波接着一波,久久不絕!

非常熱烈駭人。

此時的幸村精市滿頭大汗地看着對面的千夜雲川,緩緩問道

「千夜雲川,剛剛我在幻境裏面看到的是真的嗎?

真的有那樣的東西?異次元網球?」

千夜雲川此時慢慢向著幸村精市走去,邊走邊說道

「幸村,等你的眼界不再是國中界的時候,你就知道,網球還有無限可能!

而且比你實力強的人還有很多,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說道這裏千夜雲川的氣勢猛然一動,異次元的氣息散發出來,雖然僅僅是一瞬間,但是幸村精市卻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這讓他吃驚不已,同時對於異次元網球更加嚮往了。

「千夜雲川,你的實力到底到達了什麼層次?」

聽到幸村的話,千夜雲川輕笑一聲,並沒有回答。

而是走到了他的身邊,拿起了自己的球拍。

然後轉身慢慢走向了冰帝的隊伍。

幸村精市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孤獨感,這種感覺以前他也有!

這個時候他大約知道千夜雲川的實力了。

看着千夜雲川的背影,幸村精市的目光閃爍。

「以前只有別人追趕我,現在也輪到我追趕別人了。

這種感覺還不錯!

異次元網球是嗎?總有一天歐文也會進入這個層次的!」

此時的幸村已經完全沒有在意輸贏了,而是直接走向了立海大的隊伍!

這場單打三的比賽由冰帝拿下,也就是說現在的比分已經到了2-0!

不過此時一軍的隊員關注的就只有一個點。

剛剛千夜雲川突然殺死比賽讓他們猝不及防。

而且他們沒有想到千夜雲川居然還會精神類的球技,直接讓幸村精市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雖然不用精神類球技也是這個結果,但是這兩者可不一般!

「沒想到千夜居然也會精神類球技,在和鬼對戰的時候沒有使用。

應該是這類球技對於異次元的鬼來說沒有作用吧?

不過精神類的球技確實很強,也不可能還是沒有效果,而是單純不想使用了!」

種島修二自己都沒有體會過精神類球技,自然不知道他的具體威力。

但是憑藉他的稀有程度,壓力不會弱!

「千夜的精神力非常強大,我也不知道他的精神力量能不能影響到我,不過我感覺多少還是有一點影響的!

畢竟是精神類的球技,就像種島說的一樣,這類型的球技實在是太少了!」

鬼十次郎會想起了自己和千夜雲川對決時候的場景,好像千夜雲川是沒有動用這個球技。

鬼的心裏也有點興趣,對於這個精神類球技,他還是很想體會一下的。

他打算等到千夜雲川回到訓練營了以後,就要和他打一場,試上一試。

不只是他,就連平等院鳳凰也是這樣想的。

「千夜居然這麼快就結束比賽了,看來這個幸村精市的實力也就那樣了!

不過這個精神球技,還是很有意思的呢!」

……..

冰帝的隊伍中。千夜雲川回來了以後,冰帝的眾人那是歡呼不已。

畢竟就只剩一場了,贏下接下來的單打二,冰帝就是全國大賽的冠軍了!

試問誰能不開心?誰能不興奮?

「部長,你真是太厲害了,對面的幸村精市居然毫無還手之力!

我們要拿下冠軍了,接下來我們已經贏定了!

跡部和亞久津的實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向日岳人的話音響起,讓冰帝的隊員眼神激動起來。

這時候宍戶拿着毛巾和礦泉水遞給了千夜雲川。

雖然他沒有出多少汗,但是還是結果了宍戶的東西。

「千夜的實力就不用多說了,接下來就是亞久津了!

我可不想打單打一,一鼓作氣結束吧!

沒有問題吧,亞久津?」

跡部的聲音響起,冰帝的單打二是亞久津!

聽到跡部的話,冰帝的隊員都看向了亞久津,眼神輕鬆。

他們相信亞久津!

而亞久津也是輕蔑一笑,然後臉上露出駭人的笑容說道

「放心吧,我要讓這個球場為我歡呼,也為冰帝歡呼!」 「你……」李氏顯然未有預料到玉葭竟會這般無懼無畏。

她好歹也是世家女子,便是連着爹娘都未有打過她,眼前這小門小戶的沖喜娘子居然敢這般不客氣!

當即便是氣的哇哇亂叫:「你敢打我?!你……」說罷,便是又揮舞着她那蝙蝠翅膀似的雙臂想要反打玉葭。

玉葭只憑藉着在道觀修行期間所鍛煉的臂力幾下就把李氏的右手臂給捏脫臼了。

「你……賤人!賤人!我母家不會放過你的!」

「你若再廢話,我就將你的左手也廢了。」玉葭甚至都懶得正臉面對李氏,只是輕蔑地威脅。

李氏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她本能地想哭想鬧,可一抬頭卻又見着玉葭那陰沉如閻羅一般的面龐,一時間被嚇得怔住,只畏畏縮縮地往大郎君謝昤身後退卻了幾步。

謝昤更是個膽小的,方才他為李氏出頭不過是顧著自己的面子,如今見玉葭這樣厲害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

反而是不讓李氏站在身邊,生怕待會被濺一身血。

他想像,便轉頭看着一邊的謝皓,用就討好似的笑容道:「五哥兒,你家娘子……真是厲害……」

謝皓方才目睹這一切,早就目瞪口呆,此刻更是沉浸在方才的場景之中未有緩和過來,還是被一邊的劉嬤嬤推了推才回到了現實之中。

「哦哦,姊姊是很厲害。」

方才還義正言辭想要保護玉葭的人,這會子早就躲在玉葭身後緊張地牽着玉葭的衣角了。

玉葭本來穩穩噹噹地站在地上,此刻身子則是不由自主地抖動了起來,回身一看,竟是謝皓在劇烈抖動着。

「你怕什麼……」玉葭沒好氣地問。

「對呀,我怕什麼……」謝皓點點頭,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快要將玉葭的衣衫給抓爛了,便是倏地鬆開了手。

只是鬆開了玉葭的手,他就抖的更加厲害了。

「你還是抓着吧。」玉葭翻了個白眼,自己怎麼會和這麼個膽小的人有宿命姻緣呢?

難道是上輩子他保護自己把這輩子該有的勇氣都用完了?

「放肆!你們眼裏都沒有我這個阿娘了嗎?」小柴氏目睹著這一切,心裏很無奈。

方才那樣的場面,竟然沒有一個人把自己放在眼裏!

她也是郡主啊!

「你們可真是孝順!」小柴氏越發覺得自己面上掛不住,非要通過責罵幾個人來找回面子,然而看見玉葭為了她阿娘這般大殺四方的模樣,便也不敢將火氣撒到玉葭身上。

便只得將怒氣轉移到李氏身上:「老大媳婦,你是長嫂,怎麼也這樣沒體統?說話這樣沒輕沒重的,也難怪葭娘氣惱!」

李氏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阿家!您!」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怎麼最後被罵的也是自己!

這侯府里居然還沒有一個人為自己做主。

她很鬱悶,當機眼角便沁出了淚珠。

「大嫂嫂,你哭早了,快些憋回去罷。」玉葭毫不留情地道。

「嗯?」李氏的哭本也是半真半假的,此刻被玉葭這麼一說便是本能地想要分辨,然而想着玉葭方才的樣子卻又不敢了。

她想着待會子查出來,總有玉葭好受的。

不一會兒,郡主派出去搜查玉葭房屋的下人便都回來了。

「啟稟娘娘,一切都無異常。五大娘子的房中並無麝香,只有一些檀香沉香等常見的香料。」

「啊?這……」李氏搖搖晃晃的,不由自主地呢喃道:「不可能啊……怎麼會……明明……」

一瞬間,她好似感受到了無數寒冷的冰刃齊刷刷地刺入她的身體。

她猛地一抖,抬眼一看,卻見屋內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怎麼不會?」謝皓從玉葭身後探出半個腦袋來:「大嫂嫂這話,倒好像是早就知道了我家娘子房裏會有什麼似的!」

「我……」李氏一時語塞,無奈之下便是沖着小柴氏轟然跪倒:「阿家明鑒啊!鳳之妹妹的安神香可是五弟妹送過來的,這可是宮裏娘娘們的物件,難道還是從宮裏出來就帶了麝香的嗎?這香只有五弟妹接手啊!」

「這話說的,」謝皓將身子從玉葭背後完全顯了出來:「這香料又經過宮中先生們的手,又經過無數下人們的手,最後又經了鳳之小娘的手。」

「難道大嫂嫂是想說,為大哥哥辛苦孕育子嗣的鳳之小娘不是人?」

謝皓一雙桃花眼賊溜溜地轉着:「哎呀,那可不得了了,這可是善妒啊!」

「你!」李氏被氣的七竅生煙,登時臉黑的如鍋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