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2 年 4 月 8 日By 0 Comments

54、吉德羅·洛哈特的生日是哪一天?他理想的生日禮物是什麼?答:1964年1月26日,理想的生日禮物是一切會魔法和不會魔法的人和睦相處,或者一大瓶奧格登陳年火焰威士忌。

凡此種種一共三頁,能答上這些題的除了洛哈特的鐵粉以外,就只剩下艾達這種學霸了。

半小時后,洛哈特把試卷收上去,當著全班同學翻看著。洛哈特對學生的答卷很失望,因為這些小鬼居然如此不了解自己,這讓洛哈特有些傷心。

當洛哈特看到了艾達的試卷以後,他再次綻放了笑容,他說道:「好,非常好,艾絲梅拉達·崔斯特小姐真是我的知音啊,她了解我所有的隱秘。」

安吉麗娜和愛麗婭詫異地看著艾達,這不是她們所了解的艾達。之前聽到洛哈特的表現時,艾達可是對他嗤之以鼻的,今天這是親戚提前來了?

弗雷德和喬治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面部表情,兄弟兩個太了解艾達,就看艾達臉上的那個笑容,他們兩個就知道艾達絕對不會放過洛哈特的。

「滿分!我還會送出我的簽名照作為獎勵!」洛哈特說道,「讓我看看崔斯特小姐在哪?」

艾達舉起手,微笑著看向講台上的洛哈特。

「好極了!」洛哈特笑著說道,「非常好,一位美麗的小姐,格蘭芬多加十分!現在……」

的確好極了,赫敏說的沒錯,答對試卷就會獲得加分。既然分數已經拿到了,現在該干正事了!艾達在心裡想道。

看到艾達仍然舉著手,洛哈特決定滿足自己這位小粉絲一個願望,他親切地說道:「崔斯特小姐,你是還有什麼問題嗎?如果你想要合影的話,要等到下課以後才可以哦!」

蘇醒了,獵殺時刻!

「教授,聽說您曾經說過會帶領國家隊奪得魁地奇世界盃。近些年國家隊在世界大賽的表現上很令人失望,1994年的世界盃我們需要您!」

站起來的艾達言辭懇切地說道,彷彿她真的是洛哈特的粉絲,真的希望洛哈特帶領國家隊奪冠一樣。

眾所周知,三喵軍團的昵稱是歐洲華夏隊,贏得世界盃,別逗了,洗洗睡吧。

「啊,這……」洛哈特一時語塞,自己在上學時吹過的牛皮,這個小姑娘是怎麼知道的?

看著啞口無言的洛哈特,學生們似乎都明白了艾達想要做什麼,紛紛等著看一出好戲。

「教授,您說過,在奪得世界盃錦標以後,您會成為最年輕的魔法部部長。留給教授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但我依然相信您!」艾達虔誠地說道,彷佛是一個朝聖者,洛哈特就是她覲見的聖。

「啊,這……」洛哈特震驚,洛哈特不明白,眼前這個小姑娘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洛哈特仔細想了一下,自己好像沒有一個姓崔斯特的同學啊!

弗雷德和喬治跟著起鬨,他們兩個大聲喊道:「教授,您什麼時候成為魔法部部長啊!」

「就在今天!」李·喬丹不甘落後,跟著喊道,「就在今天!」

學生們哈哈大笑,現在的部長是康奈利·福吉,不出意外的話他還能在這個位置上坐好久,根本就輪不到洛哈特。

洛哈特是自己吹牛,說自己會成為最年輕的魔法部長,可有一個人卻是被大家公認的會成為最年輕魔法部長,這個人叫湯姆·里德爾,也可以叫他伏地魔。

「教授,上個學年霍格沃茨曾保存過魔法石,可我們都沒有見過。我剛好聽說,您在上學的時候曾說過會在畢業前製作魔法石,您製作的魔法石可以讓我們見識一下嗎?」

艾達繼續發問,「我相信慷慨的您一定會讓無知的我們見識一下魔法石的,對嗎?」

上個學年,奇洛妄圖偷取魔法石,阻止他的人正是艾達和哈利,這事學生們都知道,但大家可沒見過魔法石長什麼樣子,教室中所有學生都開始起鬨。

在魔法界,唯一已知製作出魔法石的人,只有尼可·勒梅,你就是累死洛哈特,他也拿不出魔法石。先不提魔法石已經被摧毀了,就算沒被毀掉,洛哈特也不敢打魔法石的主意。

「啊,這……」洛哈特此刻非常後悔,自己在年輕的時候為什麼說了這麼多不長腦子的話?

童年的洛哈特是個被寵環了的孩子,進入學校以後,他發現自己不再是最優秀的那個,這種強烈的落差讓他接受不了。渴望重新回到世界中心的他開始了自己的表演,艾達的這三個問題都是他年輕時吹過的牛皮。

牛皮自然是吹的越大越好,這樣才會吸引其他人的目光,誰會管能不能完成啊!洛哈特萬萬沒有想到,今天居然就有這麼一個杠頭出現了,揪著自己的那些牛皮不放。

「教授,您為什麼不說話?」艾達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泫然欲泣的樣子讓教室里的同學都感到一陣陣的心疼。

艾達說話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她紅著眼睛說道:「教授,您真的不能滿足一下粉絲的願望嗎?還是我惹您生氣了?」

教室里的學生在弗雷德和喬治的引導下,開始順著艾達的話說。學生們都在問洛哈特什麼時候當部長,什麼時候帶領國家隊奪得世界盃,能不能讓大家見識一下魔法石。

學生們七嘴八舌的聲音很快就頂破了教室的天花板,畫像中的洛哈特紛紛躲了起來,只剩下講台上的洛哈特獃獃地站著。

洛哈特似乎已經失去了語言的能力,也喪失了微笑的能力,就連他的頭髮都不再閃耀了。

此時,艾達終於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她繼續說道:「教授,學校中的學生總是在質疑您,我感到非常難過,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您的強大。」

洛哈特終於有了反應,他眼神中出現了一種叫作希望的光芒。

「您可能不知道,我在學生中剛好有點名氣,於是他們就和我打了一個賭,他們說您無法用咒語擊敗我。」艾達繼續說道,「教授,為了您的榮譽,我受傷也是沒有關係的……一切都是為了您偉大的榮譽。」

「所以,您能和我來一場決鬥嗎?」

洛哈特的眼神黯淡了,這人間不值得……

7017k冉啟明笑著點點頭,轉過臉又怒瞪平正平一眼,然後原來的一葷一素推向平正平,把整盤迴鍋肉拖到自己面前,「這是周想請我的。」

平正平沒表示,他不可能搶菜的,他又不是計斌。

下午四點多,火車到了終點站京城火車站。

十一個人,按照周想原來的排隊,很有次序的下了火車。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40章到小姨家(爆15) 「閹賊,你血口噴人,本官何曾謀反?」

杜國景張口怒吼,只是經過血魂鞭的嚴刑拷打,怒吼也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音。

「杜大人,咱家也不想和你多費口舌,既然咱家敢抓你,就有證據能弄死你,與其最後死在咱家手裡,還不如和咱家合作,到時候咱家替你向皇爺求個情,或許皇爺會饒你一命呢?」

見杜國景依舊喊冤,魏忠賢的臉也冷了下來,昨天他抓拿杜國景時,是暗中行動的,以西廠的勢力還能遮掩得住,但今天抓拿姚希孟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根本不可能瞞得住。

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所有人都揪出來,如果拖太久的話,說不定就有人敢鋌而走險,畢竟參與謀反是死路一條,直接造反也是死路一條,肯定會有人忍不住想要搏一把,到時候弄得京城大亂,他有功也是無功!

「呸!」

「閹賊!」

杜國景再次吐出一口血水,然後閉上了眼睛,這種事情怎麼能認,謀反之罪必死於疑,至於魏忠賢的求情,這話聽聽就好,當真了就是白痴了。

更何況他們之間根本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全都是當面定下計策的,魏忠賢所說的證據就是糊弄鬼的。

「既然杜大人不配合,那就別怪咱家心狠了!」

魏忠賢寒聲道:「給咱家狠狠地打,打到他說為止,若是還不說那就上化魂冰絲!」

「咱家倒要看看是你杜國景的骨頭硬,還是咱家的刑具硬!」

說完之後,魏忠賢便甩袖離去!

身後便又響起了獄卒鞭打的聲音和杜國景的慘叫聲。

「安排一下,我要親自對杜國景搜魂!」

走出西廠大牢,魏忠賢突然開口說道。

「公公,擅自對朝廷官員搜魂可是重罪啊!」

聽到魏忠賢的話,跟在魏忠賢身後的西廠千戶連忙勸道。

這搜魂可不比嚴刑,嚴刑拷打就算再狠,只要稍微把握一下輕重,一般都死不了,可是搜魂就不一樣了,搜完魂也就廢了,朝廷肯定會追究的。

「照咱家說的去做,有什麼後果,咱家背著!」

魏忠賢淡淡道,他自然知道這麼做的後果,一旦強行搜魂,杜國景不死也會變成白痴,如果沒有足夠的收穫,那他就等著被百官彈劾到死吧。

不過他更清楚,如果他再不表現出自己的價值,等朱由校親征歸來,他也就可以選個地方去養老了,畢竟已經查到了有人想謀反,卻沒能阻止,他這個西廠提督可就是廢物了。

既然是廢物,不扔了,還留著幹嘛!

………

奴兒干都司,虎兒文衛。

一支騎兵大軍正在艱難地跋涉,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惶然和疲憊。

「莽古爾泰貝勒,大汗為什麼還沒有回來救援?」

正白旗的固山額真潮穆特開口道,臉上帶著明顯的驚恐和不知所措。

「恐怕是被明人阻擋在朝鮮了!」

莽古爾泰嘆息道。

「那我們怎麼辦?」

潮穆特低沉道:「我們帶的糧食已經快吃完了,現在已經開始殺馬了,族人也無法為我們提供糧食,一旦沒有糧食,我們就完了!」

明軍一步步逼近,如今有他們在一旁牽扯,明軍還不敢分散追殺,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撤離其他族人,可是他們的糧食已經快沒了,又不敢離得太遠去其他部落籌集糧草,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而且建州就這麼大,族人們又能撤到哪去呢,其他部落可不會隨便收留他們這麼多族人,如果努爾哈赤再不回援,他們就完了。

「莽古爾泰貝勒,要不我們拼一次吧。」

這時候,一旁的布賽突然開口道:「只要能夠擊潰明人的騎兵,明人應該就會撤離的。」

聽到布賽的話,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這個辦法不是沒人想到,可是風險太大了,明人的騎兵是他們的兩倍,而且裝備也比他們更精良,他們唯一的優勢就是經驗豐富。

「可是一旦敗了……」

莽古爾泰遲疑了,一旦失敗,不但他們要死,其他族人也難逃一死!

「貝勒,就算不和明軍拼一次,我們又能撐多久,用不了半個月,我們的戰馬就要殺完了,到時候想拼都拼不了。」

布賽沉聲道。

沉默了許久后,莽古爾泰才口說道:「吩咐下去,備戰!」

他也不敢保證努爾哈赤什麼時候才回來,如果繼續拖下去,他們就沒有反擊的力量了。

……

另一邊,率領著騎兵的趙率教也發現了莽古爾泰的舉動,連忙趕到了中軍。

「你說莽古爾泰想要和我們決戰?」

朱由校詫異地問道。

「回陛下,偵騎發現莽古爾泰率領的兩旗騎兵停止了游弋,並朝著我們大軍的方向前來。」

趙率教躬身道。

「既然如此,那就迎戰!」

朱由校揚聲道:「朕親自率軍與他一戰!」

對於朱由校的決定,沒有人勸阻,以朱由校半聖之境的修為,對方絕對沒人可以匹敵,就算失利,朱由校想要返回大軍之中,也是輕而易舉。

很快,原本守衛在大軍兩冀的騎兵在朱由校的帶領下脫離了大軍,奔向遠方,蒼茫的大地上,兩支龐大的騎兵正在緩緩靠近!

雙方的大軍還沒有接觸,但是慘烈無比的斥侯戰卻是先一步打響。

有朱由校坐鎮指揮,趙率教便帶著斥侯迎上了女真人的斥侯!

女真人帶隊的則是正白旗固山額真布賽!

「殺!」

看到對方的瞬間,趙率教大吼一聲,一騎當先,刀中的長刀閃爍著森冷的寒芒,在戰場上,沒有人敢肆意散發神念,所以斥侯的勝負便尤為重要!

雙方的騎兵都形成了一道鋒矢的陣形,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接近!

轟!

趙率教與布賽撞在了一起,兩人座下的戰馬承受不了兩人恐怖的力量,瞬間變成了一地的碎肉。

緊隨其後的騎兵也撞在一起,一時間戰馬的嘶叫聲和兵器的撞擊聲響徹雲霄!

鮮血!

哀嚎!

纏繞在一起的騎兵就像巨大的磨盤,騎兵們就像豆子一樣,血肉被磨滅殆盡,無盡的血液滋潤著大地!

7017k簌簌簌。

咕嚕嚕,tui!

剛把牙齒刷乾淨的工藤新一便看到手機上顯示出「鬼澤老師」的字樣,他一邊抽取毛巾浸濕,一邊解鎖手機接通電話道:「喂?鬼澤老師這麼晚了有事找我嗎?」

「不好意思啊工藤,有打擾到你休息嗎?」

「沒有!我剛看完新買的推理小說,在洗臉呢。」

《柯南之警校第六人》第103章我差點沒攔住大哥掏伯萊塔 第九百九十三章醜聞爆發

墨錦城正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緊接着,外面就傳來了汪正急促的聲音:

「三少,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汪正的性子沒有陸行那麼沉穩冷漠,但是能夠讓他連續說出兩個十萬火急,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